四申請三欲退!榮毅仁最終慘蓋二號大血旗(圖)
 
作者:蕭良量
 
2005-12-27
 

「紅色資本家」榮毅仁並不快樂
【人民報消息】1916年5月在江蘇無錫出生的榮毅仁今年去世。1937年,21歲,他畢業於上海聖約翰大學歷史系。誰都知道他是民主黨派民建的成員,可誰都不知道他生前曾四次申請加入中共,入黨後又三次要求退黨未果。雖然臨終遺言是「脫離人民的黨沒有希望」,但最終遺體上覆蓋了中共邪黨二號大血旗!

榮毅仁晚上哭白天裝笑

1956年,中共建政6年後,開始強行掠奪私有企業,美其名曰是「實行私營工商業公私合營」。40歲的榮毅仁晚上哭、白天強裝笑臉(共產黨透露的),把祖輩辛苦創下的資產56間紡織、面粉等企業統統上交。時任中共上海市長的陳毅,在大會上拿他當標桿,宣稱:榮毅仁是紅色資本家、人民共和國的資本家。

由於「紅色資本家」榮毅仁的很多親屬在海外,為了迷惑外面世界,中共對財大業大的榮毅仁沒敢下狠手置於死地,而是用他當招牌去宰吃更多人的肉。

榮毅仁對中共的狠毒是很清楚的,光他四周那些不是整死就是自殺的昔日企業家朋友的遭遇就足以使他心驚膽戰,感到只有加入中共,成為它的一份子才算是上了保險。

榮毅仁一生中四次申請加入中共, 從1951年中共建政不到兩年時,35歲的榮毅仁就申請入黨,經過了34年,直到1985年69歲之際才被批准!

35歲第一次申請入黨

1951年6月,榮毅仁任華東軍政委員財政委員會委員時,提出入黨申請。陳毅勸導他時說的很露骨:你留在黨外更方便,能做更多的事,再過10年,等你過45歲生日時,我做你的入黨介紹人。陳毅沒想到自己在文革中死的那麼慘。

41歲第二次申請入黨

1957年12月,時任上海市副市長的榮毅仁經歷了反右斗爭,更感到需要一個保護傘,他第二次提出了入黨申請。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柯慶施說:你還是留在民主黨派、工商界中工作。你入了黨,大大小小資本家都入了黨,那我這市委書記的位子也難以坐正。

柯慶施說的沒有錯,法國的流氓無產者寫的國際歌歌詞更是毫不掩飾:「最可恨那些毒蛇猛獸,吃盡了我們的血肉。一旦把他們消滅乾淨……」這裏「毒蛇猛獸」指的就是有油水可揩的企業家啦,中共不搶光他們的資產,自己的荷包怎麼能鼓的繃破了?不吃盡他們的血肉,把他們消滅乾淨,豈不擔心有一天上門討債?所以中共建政後,資本家只是中共的搖錢樹,搖不下錢來的就砍!

現在時代不同了,中共國第一副主席曾慶紅前年就下指示,不但國際歌禁唱,而且禁奏,因為老百姓一唱國際歌,中共就自動把「毒蛇猛獸」和自己對上號了。在政治局大談反貪的政法委書記羅幹前幾天去阿根廷官訪時,用盜竊的現金為自己買礦山,準備逃跑後路了。 為了不讓官逼民反的火焰高漲,哪裏有「民」起來抗爭,羅幹就命令用衝鋒槍和坦克「把他們消滅乾淨」。汕尾殺人那麼多天后,還在抓那些活著的人!

46歲第三次申請入黨

1962年10月,榮毅仁任紡織工業部副部長期間,向周恩來提起陳毅說45歲時介紹他入黨。周恩來說:「陳老總不是食言。我的意見,你還是在黨外自由,如進入黨內,政治活動太多,會埋沒你的專長,是很可惜的。」周恩來的話可以證實,共產黨什麼也不生產,只搞階級斗爭。

文革結束後,榮毅仁經常慶幸自己,如當年入了黨,在文革中就成了走資派、階級異己分子、美國特務,三料的反動分子,必死無疑。

69歲第四次申請入黨

親身經歷和親眼目睹了那麼多苦難,逃過死劫的榮毅仁69歲時想入黨的心依然未減。

1985年4月,經過了34年的爭取,榮毅仁第四次向人大常委會黨組遞交了入黨申請書,當時正值榮毅仁任第六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入黨介紹人為國務院副總理萬里、人大副委員長彭沖。1986年2月,榮毅仁增補為人大常委會黨組成員,分工負責經濟和民主黨派工作。

好容易入了黨,成為黨政雙料高官後,榮毅仁又有過三次退黨經歷。第一次要求退黨與「六四」有關;第二次要求退黨是因為與江澤民發生齟齬;第三次要求退黨是2000年6月,這時榮毅仁已退休,代表各大花瓶黨派出面,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開放民主黨派參政議政的建議,江澤民叫榮一邊涼快去,榮毅仁一怒之下,不再參加黨的活動,直到2002年12月江下臺。

榮毅仁的最後遺言


胡在榮毅仁的追悼會上慰問其家屬
今年10月初,胡錦濤曾到醫院探望病危的榮毅仁。榮毅仁拉著胡錦濤的手說:要大膽些,怕什麼?要抓緊時間,莫失不多的時間,人民寄望於你!一個公平、公正、公義的社會,一個國強民富的社會,一個民主與法治的社會,是我一生的追求!

10月19日上午,榮毅仁彌留之際口述了一份題為《我要對黨說幾句》的遺言,交給了前來探望他的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賀國強等。

該口述遺言大致如下:一個喪失信念的政黨,一個不受法律約束的政黨,一個脫離廣大人民的政黨,一個追逐金錢利益的政黨,是沒有希望的,是背叛人民共和國的。

幾十年,走到2005年的今天,榮毅仁對中共依然抱著極大的幻想,他沒有看到中共的罪惡不是個別人造成的,是制度性的,那從上到下無所不在的罪惡件件都罄竹難書!

11月3日上午,在中共為榮毅仁舉行的告別儀式上,一生追求民主法治、國強民富的榮毅仁的遺體被慘蓋中共邪黨二號大血旗(那是政治局常委死後的待遇),讓參加遺體告別的人感到不三不四!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