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的腸子沒有老江的那麼花花(多圖)
 
楊奇
 
2005-12-19
 

(左)假大款王文洋(右)大貪官江綿恒
【人民報消息】據說老外一直學不會咱們的麻將,原因就在於,人家沒有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這麼多花花腸子,這一套對他們來說太複雜了。他們最典型的賭博,就是輪盤賭,全憑運氣或概率。別說外國人,就是在外國長大的中國人的腸子也沒那麼花花。

大概在幾年前吧,看到一則消息,說美國在三軍中展開了學習「孫子兵法」熱潮。當時看到此消息後一方面深感自豪,看來老美還是得向中國人借智慧;一方面也覺得疑惑,難道象什麼「借刀殺人」、「落井下石」、「偷梁換柱」、「過河拆橋」、「瞞天過海」等等計謀還需要正兒八經去學習嗎?對中國人來說,這些可都是一種遇事時的自然反應而已。

後來才知道,這些名詞不是咱們老祖宗用在日常生活中的,在古代只是用於體現兩軍作戰的智慧,以智取勝。可現代人道德敗壞後,甚至用這些東西來對付親人和朋友。例如「落井下石」這個詞已經成為現代社會中那些最沒有良心的人的寫照。最典型的就是恩將仇報的中共元老薄一波,他坐中共監獄時被胡耀邦釋放,而且進入中央高層,最後迫害胡耀邦的會議竟然是薄一波主持,調門還挺高。而江綿恒的「瞞天過海」就是假借與假大款王文洋合資的名義盜用國庫的錢,實則王永慶的兒子一分沒出。

這些年有一件事情頗讓我痛心,那就是我們的現實在不斷地糟踏好詞,比如「小姐」,比如「同志」。還有一個被毀掉的好詞是:「老實」,今天如果誰稱讚另外一個人「老實」,那他肯定跟你急,因為「老實」幾乎已經成為「無能」、「笨」的同義詞。

這怪不得哪個人,社會越來越墮落,連江澤民當部長時到美國都悄悄的找「小姐」,讓洋妓說這個大肥佬出手挺大方的。上樑不正下樑歪,中國人的道德在急劇的下滑,現實重塑了民眾的價值觀。

同樣,我們今天說一個人「能幹」,一般指的是這個人會整關係,會玩手段,會下黑手,會搞女人,會撈大錢。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裡羅幹、賈慶林、黃菊等人除了黑不就是黃嗎?我們的社會機制有利於此類人的生存和發展,而很多人都很羨慕或景仰此種「能幹」的人。


江澤民的假爹江上青
誰沒有見過,那無處不在的假煙假酒假藥假文憑假結婚證假親戚假避孕藥假老鼠藥假……中共前總書記的出身都能造假,我想不出對中國人而言,還有什麼不能造假的,我只能說自己的想象力太有限了。

在澳洲,我們聽說這麼一件事。澳洲人是比較願意為人民服務的,包括為中國人服務,可是後來卻提到中國人就冒火,就不太願意搭理。原來,有一些中國人在那邊生活時發現,如果他裝作不太懂英文,老外就會熱情的開車把他送到目的地。於是很多中國人為了省錢就這麼幹。但是人家畢竟也不至於笨到屢屢上當還毫無知覺的地步,次數多了,也感到被當成「二百五」、「三八」愚弄了。從此後就不樂意為中國人服務了。

我還聽一個朋友說起歐洲的事情。在歐洲的一些國家,手機是可以免費領取的。歐洲人一般是確有需要才去領,可中國人聽說此事後,就一次次的領,多的領了十幾個。人家雖然「笨」,但總還是有智力的吧,發現後就出臺了規定,凡中國人只能領取一隻手機。這還算沒有斬盡殺絕,給中國人留了點顏面。

有位網友說他見識過一個50歲的美籍華人,他說起這麼一件事:在留學期間,他用批發價花9臺的價錢買了10臺錄音機,而後逐一把9臺錄音機退回商店,這樣他就免費擁有了一臺錄音機。他講起這個故事的時候還十分自豪。

還有一位網友則貢獻了另一則真實的故事:他在英國遇到過一個同胞,此人先買了一份保險,保險範圍中有一臺子虛烏有的電腦。然後他謊稱自己的手提電腦被盜,結果成功的騙到了保險金。他逢人便吹噓:「英國人真蠢,沒派人來查,就把錢賠了。」

可是我們真的聰明嗎?我們有沒有計算過,為了這樣的「聰明」,我們人與人之間失去了互信的基礎,我們支付了多大的社會成本?澳洲從此不肯載中國人、歐洲電信從此限制中國人領手機,這是小事,可是一點小聰明敗壞的是人類的道德,禍及的是一個民族的未來。

這且不管它吧,在我們自己國內,一個缺乏「誠信」的社會至少有幾大弊,其中之一的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被敗壞,所有人都生活在一種不安全感之中。我已經說過,「不安全感」是中國人不守道德之因。

互欺、互不信任的最明顯表現就是彼此防範,其物化形態是什麼?就是城市樓房裡家家戶戶都有的防盜門、防盜窗,就是中國遍地都是的高高的圍牆。我們都把自己關在了鐵「籠子」裡。那些醜陋的鐵柵欄、那些一重重的鐵門,是一個社會人心腐爛變質的見證!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為自己如此防範他人而感到羞愧,應該為自己如此被防範而感到恥辱!

新西蘭的奧克蘭郊區風景非常優美,那一帶住著大批的中產階級。他們住著一層(最多兩層)的房子,有些是木結構的,給人感覺用力一腳就能踢開。房子外面一般有一道由灌木和花草建成的籬笆,透過籬笆上的漂亮的「天堂鳥」可以看見小院子裡的果樹長滿了金黃的胡柚,有的人家地上也落了不少。這是他們住宅的基本格局,在全澳洲,大致也是如此。沒有鐵門,沒有高墻,沒有防盜窗。在堪培拉,我們只在兩個地方看到了混凝土建成的圍牆,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一個地方是駐紮著軍隊的總理府,還有一個地方是「中國大使館」!

在澳洲期間,我帶著一本《小說月報》,在裡面讀到張抗抗的一個小說《芝麻》,裡面寫到以騙別人出名的河南人,自己所承受著的苦果,他們彼此之間,即使是鄉親、同村人,也不得不厲行著嚴格的防範措施:家裡有頭家畜,男人不得不一夜夜摟著小畜娃睡覺,因為以前曾經大意,天天睡竈房挨著羊睡覺,可七只羊還是被人偷走了!那裏「家家的牛都跟人睡,若是頭母牛,男人和牛就像是夫妻差不多。」還有一個人,睡覺時把牽牛的繩繫在手上,可半夜裡那牛仍然被人偷走!這就是中國人與人之間的互信關係的寫照。我相信張抗抗這樣的作家是不會寫荒誕小說的,可她敘述的故事聽來卻不能不給人一種荒誕感。


江澤民要求德國焊死下水道鐵蓋!
比這更荒誕的還有,我印象最深的是江澤民當國家主席時,出訪德國出的一個大醜,他要求把他車隊經過的路邊下水道鐵蓋全部焊死;去深圳參加典禮時除了幾百警衛外,還外加坦克車護駕;去香港參加富豪論壇時走水路,要求用強燈把河底照的通亮……等等等等,都已經成為中共領導人舉世聞名的醜聞。

前面我說到過西方人比較看重法律,他們通常也比較把承諾當回事。在中國,官方的新華網和人民日報,還有央視的「實話實說」都是句句謊言,現在中國大陸人誰還固守「一諾千金」,那真要成爆炸新聞上報紙了。

在澳洲期間,不知何故,我已經逐漸習慣於那種信任的感覺,對於所購物由商家托運一事,沒有半點懷疑,我相信他們會準時把貨物寄到機場。在某個農場,我與可愛的考拉合拍了一張照片,因為是用數碼相機拍的,我向他們提出能否把照片發到我信箱,他們說可以。我就留下了我的Email地址。儘管他們那兒是農場,上網可能也不太方便,但我知道他們會守住諾言,哪怕我很快就會回到遙遠的中國,哪怕我這輩子大概也不會再回到布裡斯班的那個農場。我回到家,打開電子信箱,看到那封郵件已經靜靜的等在那兒,郵件名是:koala photo,打開郵件,裡面說,「相信你現在已經回到了中國,我們把照片寄給你,希望澳大利亞的旅行令您愉快,並且在這兒所經驗的一切都會給你留下美好的回憶。」

那時候,面對著屏幕,我在心裡說,是的,我感覺,非常美好。

什麼時候我們的國家也看重法律,人民之間看重承諾,恢覆信任,拆掉心理上的籬笆呢?


(資料來源:佚名網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