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克-槍聲-謊言 汕尾殺人是有計劃有預謀的
 
2005-12-29
 
【人民報消息】天安門「六四」學生領袖王丹日前在自由亞洲電臺發表文章「12.6慘案把全中國受迫害者逼向何方?」說,汕尾東洲村的槍聲震驚了世界,十六年後,北京街頭慘烈的一幕在南國重演,依舊是熟悉的坦克,依舊是熟悉的槍聲,依舊是同樣不能自圓其說的謊言。

文章說,殺戮之後,中共再次倒因為果,由新華社出面,將村民的維權行為定性為暴力犯罪事件。對於開槍射殺村民的行為,卻輕描淡寫地解釋為:「在特別緊急的情況下,現場指揮員處置失當。」問題是,誰給了現場指揮員如此處置「緊急事態」的權力,在通訊如此發達的今天,將殺人的責任推給現場指揮員,實在令人難以信服。

東洲村的維權行動已經持續相當一段時間,並引起各界關注,中共決策者不可能沒有各種處置預案,允許現場武警攜帶軍用子彈,已經可以說明高層的真實態度,而且,事發當晚,即使在釋放催淚彈後,真地遭遇村民的所謂「圍攻」,中共武裝也完全應該暫時後撤,擴大包圍圈,仍然可以對村民實施控制,但他們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開槍,然後有條不紊地展開了抓捕。

我們都知道,近年來,中共警方用於鎮壓和監控的裝備越來越先進,在坦克者都已經開到現場的情況下,肯定已經啟動警用車輛上的錄像裝置,相信廣東有關方面有完整的錄像資料可以再現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為什麼到現在為止,卻只有一篇漏洞百出的新華社文稿呢?1989年的六四事件後,著名的醜類人物袁木聲稱外國記者手裡幾百米的膠片資料是偽造的,那麼,十六年後,偽造錄像的技術應該更先進了吧,為什麼中共政權連偽造的錄像資料都不能拿出來給世人看呢?

做賊必然心虛。我們有理由懷疑,東洲村殺人是有計劃有預謀的,而不是現場指揮員的處置失當所造成。這個所謂的現場指揮員是誰?既然已經被刑事拘留,為什麼連他的名字都不敢公開?這個被刑事拘留的人,是真實,還是被虛構出來的?或者,只是一個提前準備好的替罪羊?在黑箱作業的中國,至今沒有答案。

也許,中共根本就不打算給外界一個像樣的交代,他們歷來是只迷信強權和暴力的。但在針對普通農民的殺戮行為之後,中共還指望民間的維權保持克制嗎?當壓制和迫害的底線降到取人性命之下,做出焚屍滅跡的事來,不要忘記陳勝吳廣密謀造反時的心態:「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是啊,橫豎都是個死,誰還一直克制下去?

如同六四事件成為歷史的轉捩點和一個時代的象徵一樣,發生在12月6日的東洲村慘案,基本上給2005年風起雲湧的大規模維權事件和針對維權的嚴厲鎮壓作出具有象徵意義的註解,那就是,中共恢復了用坦克和子彈大量殺害平民的傳統。我們可以預言,中國民眾的維權行為將趨向於多樣化和複雜化。12.6慘案的結果很可能將刺激中國廣大受迫害者突破和平抗爭的底線。中共頑固勢力及其追隨者,必將付出難以預料的代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