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時事評論家精彩剖析中共黨文化
 
2005-12-25
 
【人民報消息】著名時事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日前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指出,中共的黨文化,就是把中國傳統文化中最壞的東西和西方文化中最壞的東西結合在一起,兩壞相加的結果。中共是靠反中國傳統文化起家的,同時靠引進俄國人和德國人的陳舊破敗思想,來統治中國人。中共黨文化中,最惡劣的一環,就是摧毀人的信仰,破壞人的道德。中共黨文化的毒害,已經深入民族骨髓,體現在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也反映在被蒙蔽的大眾日常生活中,影響著他們的思維和觀念。而《九評共產黨》,毫無疑問,這是一部揭露中共本質、破除中共黨文化、有助於社會進步的佳作和力作,有利於提高人們對共產黨本性的認識,有利於人們破除中共黨文化的遺毒,有利於推進中國的民主和人權事業。

以下內容是大紀元記者辛菲根據訪談整理而成:

什麼是中共黨文化?

中共的黨文化,就是把中國傳統文化中最壞的東西和西方文化中最壞的東西結合在一起,兩壞相加的結果。是謊言文化、欺騙文化、流氓文化、痞子文化之大成。

有人以為中共的黨文化與中國傳統文化有關,其實,只是有一點點關係,那就是,它繼承了中國傳統文化中最壞的部份,諸如不擇手段的帝王術,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玩陰謀,耍詭計,造謠言,熱衷內鬥,損人利己,以整人為樂,甚至人吃人。

中國傳統文化,自有其精華,諸如仁義禮智信、忠孝廉恥、敬天敬神、重德行善、樂天知命、以民為本,推行明君仁政,等等,這一切,都被共產黨所拋棄,甚至“批倒”、“鬥臭”。他們批孔批孟,砸爛孔家店,拆毀孔廟,可謂數典忘祖。很顯然,中共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態度,是“取其糟粕,去其精華”。

中共從西方撿來馬克思主義,以為自己就“西化”了,實際上,馬克思主義,只是西方思想中的一個流派,而且從未在西方占據主流,到後來,更是完全被揚棄。中共引進馬克思主義,以及後來的斯大林主義,就是引進了西方文化中最壞的部份,那便是,崇尚暴力革命和恐怖專政,鼓吹一個階級消滅另一個階級的族群“滅絕論”。

西方文明中好的東西,諸如理性文明,民主,人權,自由,博愛,法制,秩序,宗教信仰,宗教情懷,等等,共產黨都一概拒絕,同樣是“取其糟粕,去其精華”。

馬克思曾有一個論調,說,資本主義來到人間,從頭到腳都滴著骯髒的血。他指的是原始資本主義階段。不幸今天的中共,就應驗了這一點。中共的所謂“改革開放”,就是搞最壞的資本主義。不擇手段,唯利是圖,從頭到腳都滴著骯髒的血。比如,西方原始資本主義時期,曾盛行“圈地運動”,現在,共產黨搞的強行拆遷,強行徵地,暴力拆遷,暴力徵地,就是血腥的新“圈地運動”。最壞的資本主義,和最壞的封建主義,這就是當今中國社會現狀。

中共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最大破壞者

有人說,中共現在也宣傳中國傳統文化了,也修復了一些文革中被破壞的文物古跡了,似乎中共“變好了”,甚至於還有人誤以為,中共就代表中國文化了。事實上,中共從來就是“披著羊皮的狼”。雖然時時根據需要變換其表象,但是,其狼的本性從來沒有改變。最主要的證據就是,中共政權,就是建立在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上。

剛才已經提到,中共是靠反中國傳統文化起家的,同時靠引進俄國人和德國人的陳舊破敗思想,來統治中國人。他們一奪得政權,就開動其控制的國家機器,最大程度地、全方位地摧毀中國傳統文化。尤其在中共發動的文革中,他們破壞了絕大多數的古跡,毀掉了絕大多數的文物,焚燒了無數珍貴書籍。連孔廟,也就是我們祖宗的牌位,都砸毀了。這是中國傳統文化史無前例的浩劫,中共的罪行,遠遠超過秦始皇的焚書坑儒,無數倍地超過。

文革結束後,中共恐懼於自己的滔天罪行,在海內外華人的譴責下,他們勉強做了一些所謂的“修復工作”,也就是搞了很多贗品,來蒙騙世人,蒙混過關。而且在修建這些贗品的過程中,中共各級貪官,利用工程,大吃回扣,以次充好,偷工減料,從中漁利……這些,都是對我們傳統文化的褻瀆。

贗品就是贗品,是假貨,而不是真跡。事實上,中國大多數文物古跡,都在文革中,被中共永久性地毀滅了。連人們現在看到的孔廟,都是贗品,都是假貨。在幹盡破壞與毀滅之能事之後,今天,中共竟有臉在海內外唱高調,宣傳所謂“中國傳統文化”。好一頭披著羊皮的狼!掛著羊頭賣狗肉,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做賊心虛。中共今天的所作所為,絕對不能證明他們能代表中國文化,而且也不可能擺脫他們破壞中國文化的歷史性罪行。

手上抓著一些贗品給大家看,並不能代表中共就真心實意回到中國傳統文化當中去。這是他們繼續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褻瀆和羞辱。這就好比一個殺人犯,殺人之後,還繼續拿被害人的家屬來為自己做宣傳,給自己臉上貼金一樣。企圖掩蓋殺人罪行的騙人伎倆,改變不了殺人犯的罪惡本質。

中共對我國傳統文化的破壞,是鐵板釘釘子,永遠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企圖掩蓋罪行而做的冠冕堂皇的表面文章,除了證明他們的虛偽和心虛,並不能蒙混過關,都是徒勞的表演,歷史必將清算他們的罪行。

中共宣揚無神論,敗壞民族道德

中共黨文化中,最惡劣的一環,就是摧毀人的信仰,破壞人的道德。

我說過,西方文明中,最優秀的部份之一,就是宗教情懷,以及這一情懷所表現的博愛。在擁有宗教信仰和宗教情懷的國家,人們都怕下地獄,都想上天堂,這樣就促使人們在凡間生活時,盡量做好事,不做壞事;講誠信,唾棄虛假和欺騙。因此在西方,人們普遍誠實,心地善良,有信用,助人為樂,這都是西方文明長期熏陶的結果。

在歷史上,中國本來是一個信神的國家,也是一個宗教大國,從遠古洪荒到近代,中國人信神,拜神,敬天地,祭祖先,人們充滿對上天和神的敬畏……也正因為如此,中國被成為“神州”。

中國統治者,歷來有仁君和暴君之分。人們認為,仁君是上天派來的,人們要尊重他。而暴君是違背天意的,上天要懲罰他,人民有權起來推翻他。連皇上都自稱是天子。皇上昏庸的話,就會天降異象,來懲罰他。這些都是中國人信神的表現。

中國傳統小說當中,也都頌揚誠實與善良,譴責凶殘暴戾貪婪腐敗,而且,每每用人神合一的方式,來表現正義與良知。如《西遊記》、《封神榜》等,天地神鬼,愛憎分明。

中共篡權和當政,宣揚無神論,所謂“砸爛舊世界”,就是砸爛一切,摧毀一切,包括人對神的信仰。砸爛的結果,中國人什麼也不信了,整個民族的道德崩潰了,禮崩樂壞。大多數中國人變壞了,變得越來越自私,越來越狠毒,損人利己,不顧他人死活,真正奉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些人,因為不信神,不怕下地獄,就不怕幹壞事,天良喪盡。所以有人說,當今中國,什麼都是假的,只有騙子是真的。

這一切,都是中共宣揚“無神論”的結果。非但如此,中共還存心破壞傳統道德,詆毀宗教。而當中國人現在要復甦宗教觀的時候,很多人要信神,信教,有信仰,甚至煉功的時候,共產黨都瘋狂予以打壓和圍剿。也就是說,中共用“無神論”摧毀了中華民族的道德底線,如今,中共又繼續迫害、摧殘宗教人士、法輪功人士,這種做法,就是阻撓中國道德復甦、道德重建。

中共是中國文化復興、道德復甦的最大的絆腳石。

黨文化的具體表現

中共黨文化的毒害,已經深入民族骨髓,體現在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也反映在被蒙蔽的大眾日常生活中,影響著他們的思維和觀念。

(一)中共和中國的關係

中共聲稱自己代表中國,代表中國人民,甚至於是無所不包的“三個代表”。事實上,中國有五千年歷史,中共統治,迄今不過是其中第五十幾年。西漢時,王莽篡位,他建立的“新朝”,儘管也維持了16年,卻不被史學家所承認。中共奴役人民,證明是竊國大盜,這個暫時的當權者,決不能代表中國,更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因為,無數事實證明,中共是中國和中國人民利益的最大損害者。

共產黨鼓吹自己帶來了新中國,事實恰恰相反,中共背叛了辛亥革命的主旨,背叛了民主與共和的精神,厲行專制復辟,把站起來的中國人民,又拉回到跪下去的黑暗年代。血雨腥風,鴉雀無聲,人人自危。比舊中國還要舊中國。越來越多的人覺悟到: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二)社會穩定?政權穩定?

中共宣揚“穩定壓倒一切”。實際上,現實中國,到處都是衝突,人民抗爭不斷,烽煙四起。上訪群眾的冤屈,拆遷戶的眼淚,農民的憤怒,這一切,都被中共宣傳機器掩蓋起來。如果全面曝光,人們可以看到,中國一直處於動亂之中,極不穩定。

在民主國家,新聞自由,將一切都表面化,尤其是將社會不良現象表面化,看上去“很亂”,然而,恰恰是這種曝光,民意得以宣泄,避免衝突升級,使民主國家俱有極高的社會穩定性。

中共一心維護其政權穩定,但它統治下的社會卻不穩定;而民主國家恰恰相反,政權可能不穩定,但是國家和社會國家是穩定的,長治久安。比如過去二百多年的美國。獨裁者要的是政權穩定,而不是社會穩定;民主國家要的是社會穩定,而不是政權穩定。

(三) 經濟發展?

中共公開宣傳:幸虧有“六四”鎮壓,中國經濟才有今天。事實上,如果“六四”時期,作出另一個選擇,讓中國實現民主,今天的中國經濟成果,會輝煌的多,一定是現實的數倍。至少腐敗受到制約,避免民族如此巨大的損失。

正是因為“六四”屠殺,導致社會道德滑坡,貪污腐敗橫行,中國的經濟成果被營私舞弊者掠奪,形成高成本、高消耗、高污染、高破壞的惡性循環。

中共宣傳機器自吹,中國經濟增長如何如何高,說中國的經濟增長是世界“首屈一指”,“一枝獨秀”,“世界第一”。然而,就去年而言,亞洲國家中,韓國和泰國經濟增長,都高達10%,怎麼能說中國的8%、9%,就是世界第一呢?今年,臺灣經濟增長也高達6.25%,中共卻一直誹謗臺灣經濟下滑。

中共宣稱,環境污染是經濟發展不可避免的。事實是,西方國家和亞洲“四小龍”在發展經濟的過程中,同時治理環境,經濟發達的同時,環境治理達到最佳。這些,都有目共睹,足以證明中共黨文化理論的荒謬。

(四) 領土問題,誰愛國?誰賣國?

如果用中共黨文化去看臺灣問題、西藏問題等,似乎任何民族或任何群體要求民族自治或民族自決,就罪不可赦。實際上,許多後果都是中共自己種下來的。

比如,回頭看1949年,臺灣和大陸同屬一個中國,即中華民國,是一個統一體。然而,正是因為中共的武裝割據,造成分裂。中共自立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硬是將海峽兩岸切成兩國。因此,如果說到分裂,中共才是民族分裂的罪人。所謂“反分裂法”,是反現狀,反中共自己。

西藏與中國,有三百多年的共同歷史。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達賴喇嘛或者班禪喇嘛出走境外,並客居那麼長時間。只有到了中共統治時代,才出現了這樣的“奇蹟”:西藏最高宗教領袖長期流亡國外。這都是共產黨造成的。他們打著愛國旗號,幹的都是賣國禍國的一套。

另一個史實,已經眾所周知。中共一直鼓吹自己抗日,其實,真正抗日的是國民黨,而不是共產黨。

(五) “無神論”者的病態迷信

共產黨從來都是對人民宣傳一套,自己做一套。中共官員一方面向民眾灌輸無神論,另一方面,其各級官員,包括中共高層,卻迷信算命,燒香拜佛。

以毛澤東為例,毛聲稱自己是無神論者,什麼都不相信,但是他一生最“迷信”,從沒停止過抽簽算命,連什麼時候進北京,親兵編號8341,發動文革,等等,都是算命的結果。

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共黨員幹部,都求神拜佛,私底下拜這拜那。因腐敗落馬的安徽省副省長,就經常上五臺山拜佛。包括毛澤東在內,中共幹部,動輒就說“死後去見馬克思”,這幾乎是他們的口頭禪,證明他們也相信陰曹地府,相信人鬼相通,各事其主。當然,這一說法,也證明,他們早已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而願意充當德國人的信徒和子孫。

中共宣稱”無神論”,也把自己打扮成無神論者。目的是讓老百姓變壞,可以形成一個巨大的邪惡場,有利於以惡為本的中共政權茍延殘喘。

(六) 搞政治?

法輪功學員揭露中共,宣傳“九評”,有人評論這是“搞政治”。那麼,什麼是“搞政治”?

在文明國家,政治只是人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是人民的生活方式之一。人們要生活,社會要進取,就必然面臨選舉、投票、表決,等等,就像人們要上班下班、上車下車、應聘辭職一樣,再平凡不過。是政治,也是生活。政治與生活,並沒有嚴格界限。民主化,就是平民化。

但在中共那裏,“政治”一詞,被極端化,往往上升到“階級鬥爭”的高調。中共“搞政治”,就是爭權奪利,就是你死我活,就是打砸搶。這實際上是政治的糟粕,政治中最黑暗的東西。而且,只有中共有權搞政治,老百姓並沒有權力搞政治。否則,就是“破壞穩定”。

站在中共對立面的人們,所謂政治,也只不過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說正常人應該說的話,做正常人應該做的事。尤其在捍衛自身天賦人權方面,堅持真理,該說就說,該做就做,無所謂政治不政治。

一旦中國實現民主,大家都歸於平民。民主政治就是平民政治。如果在選舉中,誰上去了,那他就是一個公務員,誰下來了,他回歸一個普通平民。而不是像現在中共所造成的那種印象,把政治和生活對立,把政治和人性對立,把政治人物和平民對立。

顯然,中共不僅用政治迫害的手段對付人民,而且還用“搞政治”的帽子來嚇唬人民和打壓人民。任何人都追求美好的生活,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信仰,包括選擇煉功的權利。人民要過的,不過是正常人的生活。但中共搞“政治掛帥”,“黨領導一切”,“一元化”,企圖把老百姓的一言一行,包括日常生活中,都納入政治,納入監管,理所當然受到人民的反感和反抗。

這種反抗行為,本來與“搞政治”沒有關係,但中共毫不手軟的迫害,卻把反抗者更深地卷進去,捲入中共所謂的“政治”。說到底,用“搞政治”來詆毀民運人士或法輪功學員,是一個陰謀,目的在於迫使後者什麼也不做,心甘情願地接受迫害,充當奴隸。

如何破除黨文化?

如今的多數中國人,“生在紅旗下,長在紅旗下”,如崔健所唱“紅旗下的蛋”,喝共產黨的狼奶長大,身上或多或少,都有毒素。要擠出毒素,擠出狼奶,需要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恐怕要首先反躬自省,清洗和淨化自己的靈魂,從思想、精神、文化、社會、歷史等全方面,清除中共黨文化遺毒,跟中共黨文化徹底決裂,擁抱人類文明的普世價值,擁抱東方和西方文明中最優秀的成份,培養一個正常民主國家中國民所應具有的正常心態。

與此同時,新的思想啟蒙運動,應該在中國大地上展開,在對歷史和現實的大認識、大交流、大辯論、大開放中,明辨是非,激濁揚清。

說到《九評共產黨》,毫無疑問,這是一部揭露中共本質、破除中共黨文化、有助於社會進步的佳作和力作。

《九評共產黨》寫得非常好,用簡煉的文筆和有力的事實,邏輯分明地論述了共產黨的實質和本性,對共產黨進行了系統而深刻的批判,有利於提高人們對共產黨本性的認識,有利於人們破除中共黨文化的遺毒,有利於推進中國的民主和人權事業。

說到退黨退團,這是人們捍衛權利、反抗專制暴力的所有方式中,最溫和的一種,可以定義為,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運動。這樣一種方式,也是在共產黨的淫威下,中國老百姓所能選擇的最簡單最容易的抗爭方式。

類似《九評》研討會和退黨大潮的活動應該多多開展,廣為推廣。相信一切有良知的人們,人性未泯的人們,都會從中受到啟發,自覺與中共決裂。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