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雪菲再爆中共警察強姦罪行 (圖)
 
——──法輪功學員周雪菲在伯明翰聲援600萬退黨集會上的發言
 
大紀元記者傑生 (美國)
 
2005-12-24
 



法輪功學員周雪菲在伯明翰聲援600萬退黨集會上發言

【人民報消息】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各位來賓:

下午好!

我叫周雪菲,來自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阿拉巴馬州伯明翰,受邀參加這個活動,我感到非常榮幸,很高興啊,趕快就來了。記得在10月22日,就是將近兩個月以前吧,那時呢,我們在亞特蘭大聲援500萬退黨,如今一轉眼,退黨人士又已高達6,401,278 人,將近650萬了。在這裏的各位,有的見過面,也有第一次結識的,還有的,是從中國大陸來的受過惡黨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就在幾天以前,我看到國際網站明慧網登出的一則消息,就是大家都已曉得的、河北涿州發生的強姦法輪功女學員的惡性事件,那個叫做何雪健的強姦犯連續強姦了兩位農村的中老年法輪功學員。這個中共惡黨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大家也都又看見了。

那麼緊接著,12月13日,我又看到「丈夫進退兩難,遭強暴的韓玉芝失去音訊」的明慧報導,由於怕被秋後算賬,被中共惡黨陰毒報復,本拼了命去向派出所討公道的受害人韓玉芝的丈夫劉建增等於是被迫妥協了,不敢為自己的妻子、為兩個孩子的母親,討回這個公道,那麼韓玉芝從悲憤的向她丈夫講:我被強姦了,到她悲憤的被迫離家出走,下落不明,作為一個女性,我從這悲憤的被迫出走中知道她受到多大的傷害。

作為來自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我也知道當年,就是2000年6月,到現在五年半了,那時我們給逼得沒法,一上訪就是警察守在門口,問到名姓把你再捉回去,所以我就到了中南海打豎幅,給他們(警察)帶到了一個地方,問是什麼派出所,還不敢告訴我,後來我才調查到是府右街派出所,就當年1999年「425」和平請願的府右街一帶。那天下午把我們抓進去外面就是暴雨傾盆,我在裡面被他們車輪問話,就是給這個中共偽政權來所謂「審問」哪,對做好人的人他們要「審問」,那麼我就不報自己的姓名地址,我在裡面也不知道幾點,我就記得很清楚啊,那個個子不高的,看起來受過教育的、瘦弱的、看著模樣30多歲的一個警察就突然威脅我,「啊你不說,那到了晚上12點以後,看我怎麼著你!」我想身為女性,聽到這麼個話那威脅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之後他又連續威脅了幾遍,最後我流淚了,覺得真是……我們也不能講罵人的話吧,那就說­­他們就等於是這個邪惡中共的工具呀。

我也是坐過牢的,在邪惡的廣東婦教所,地址就在佛山市三水區一區大□渦。2003年,我當時在這個迫害法輪功的所謂專管大隊二大隊,305房間,我睡在靠陽臺的那面,那麼我的斜上床,那個年青的女孩子,法輪功學員,廣東湛江的,一個大姐臨走之前告訴我她的事,也就她知道,那麼為了給今後作證,大姐走之前就告訴了我,這個湛江的女孩子是在派出所給警察強姦了送來勞教的,她是個未婚的、年輕的姑娘!涉及到隱私啊,那樣嚴酷的環境下,難以啟齒,那就說,這樣的案例沒有被披露出來的,那是怎樣的慘烈事實。

得知韓玉芝這樣離家出走後,就在幾天前,我就形成了一個想法,我現在就說出來啊:在這幾年的迫害中,羅幹這個大惡人,在這個大陸公安系統、政法委系統伸進一隻黑手,它罪不可恕,神是不能饒恕它的,它的罪無可赦免,那麼我今天說,我這個矛頭就是對準羅幹。中國有句古話:慶父不死,魯難未已。邪惡不除,國無寧日。

好,我就講這麼多。謝謝大家。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