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紙上談救黨 羅幹開槍滅中共(圖)
 
青晴
 
2005-12-10
 

官逼民反,中共非滅不可! (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當官的強掠民眾土地到了瘋狂的程度,最厲害的莫過於江澤民的兩個兒子,在上海黃金地段圈地賺錢,住了幾代的市民被迫一夜遷走,而且最霸道的是,江綿恒、江綿康一分錢都不付!替搬遷戶伸冤的律師鄭恩寵被判三年徒刑,至今還在獄裏。

汕尾鎮壓事件預示中國動亂升級

近來,廣東汕尾武警開槍鎮壓市東洲村民事件已發生五天,據村民講被射殺的農民和農民代表多達70多人。該衝突事件起源於汕尾市當局在紅海灣東洲鎮興建發電廠,強徵土地,而沒有給予當地村民合理補償。

東洲鎮的村民以捕魚為主,生活靠海。市政府貪官除了充公村民的土地外,還把興建發電廠的範圍封鎖,包括村民出海捕漁的海港。地沒有了,港口也沒有了,又沒有獲得賠償,生活無來源,村民感到很無奈、無助和憤怒。

村民說,武警和防暴警察於6日抵達發電廠時,村民都和平的坐在路上,並沒有反抗。警察一到來就向他們施放催淚彈,並開槍射殺他們。

當局為了將衝突的責任推向村民和村民代表,把冤死農民的屍體換上警服後拍照,以此陷害村民。政府到了這種程度也就是做到了極限。紐約時報報導說,這是 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血腥鎮壓事件後,中國安全部隊對普通百姓動武造成死亡人數最多的事件。汕尾鎮壓事件預示中國動亂升級。

掩耳盜鈴使中共政權更加岌岌可危

爭鳴雜誌12月刊報導,11月初,中辦、國辦轉發了由中紀委、中組部、中辦、國辦、中央黨校聯合做的調研報告《關於三十一省(區)、市地方政治、社會、經濟等民意調研概況》。

其中提到危及中共政權的十大問題之一的就是「社會治安混亂,人民生命財產得不到保障」。此問題最差劣的前六名中,第一名就是廣東省!

這個報告原做為發給五中全會的學習文件之一,但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內部遭到反對而未果。在政治局委員中有六名地方諸侯,其中五人(劉淇、張立昌、張德江、陳良宇、俞正聲)反對。反對的理由是:該報告總體上是消極、負面,擴散後易引起人心混亂,甚至會鼓動群眾把矛頭針對地方黨委。

該報告可以扣壓,但危及中共政權的十大問題並不會自行消失。12月6日廣東汕尾武警開槍射殺請願農民的惡劣事件只能使岌岌可危的中共政權更加搖搖欲墜。

胡錦濤憂慮失去工農支持 政局會亂

前不久,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全總主席尉健行,提交了一份關於工會工作的調研報告。

該報告披露:在職職工參加工會的人數,八十年代初是百分之九十二,九十年代是百分之八十,2004年僅為百分之三十五。現在有百分之九十名存實亡。工會被腐敗官員操控,變成壓制、剝削職工的機構,以工會的名義,為貪官污吏們搞非法經濟活動。

胡錦濤在尉健行的調研報告上,寫下了據說是他主政以來字數最多的批語,要點是:當前社會上較突出的危機中,最嚴峻的就是失去職工、農民的支持。一旦失去他們的支持,社會、政局就會動亂,最後導致崩潰。

胡錦濤心知肚明,他連下發自己的講話稿都做不了主,豈能扭轉官逼民反的局面?既然如此,那麼胡錦濤為何非在中共這棵樹上吊死不可呢?

血案前羅幹出現在汕尾

當政幾年來,胡錦濤總是紙上談兵,而羅幹手下的公安開槍決不寫在紙上,不但把冤死的農民換上警服拍照做偽證,而且毀屍滅跡,不許家屬收屍。
  
在12.6東洲血案前,羅幹曾秘密出現在汕尾。2月6號晚,廣東省汕尾市數千武警和防暴警察動用了坦克和自動步槍,對手無寸鐵的東洲鎮村民開槍,一些農民跑到河邊還是不免一死。汕尾地方當局動用武警坦克不過是在完成這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的直接命令而已。

有投書說:公安向東洲廣播說:“沒有開過槍”。但村民收集了很多子彈殼,子彈殼打著“91”或“61”的樣式,投書還說「全是衝鋒槍的子彈」!有目擊者說,70多人被打死, 幾十人受傷和失蹤。

羅幹下令開槍的證據被強行銷毀

被害者魏立錦的母親攜著兒子的照片每天跪在馬路上為兒子喊冤。而當地政府也每天派公安迅速將她拖回家去。據村民講,魏立錦是被槍打傷了腿,而後被武警補槍打死的。當死者家屬第一次看到他時還有完整的屍身,兩天後準備將兒子接回家入土安葬時,卻發現屍身已被弄成炸藥炸死的形狀,面目全非,屍體被動了手腳,肚子上弄些鐵油、油漆讓人看不清楚有槍眼。身邊還放了兩顆炸藥。

第一個被槍打中的江光革的父親在汕尾政府工作組多日的“思想工作”下,被迫在政府指定的文件中簽字,承認自己的兒子是死於自帶的炸藥。當局還逼迫這位老人交出了事件當天拍攝的江光革體內子彈位置的X光底片。羅幹下令開槍殺人的證據被銷毀了。次日,江光革的父親便瘋了。

據目擊者描述:這位有冤無處伸的老人手中拿著一根棍子,一個人獨自的來來回回走在村中的大路上,一邊走,一邊用棍子打著地面,嘴裏不停的念叨:“一二三,打貪官!” “一二三,打貪官!”

殺人後,武警還挨家挨戶搜索和逮捕,目前村內一片死寂。到處都是官方橫幅和紅色的標語,寫著“穩定最重要”、“不要相信煽動者”。居民被警告如果他們必須解釋他們家屬的死因,就簡單說他們的親戚是被自己的炸彈炸死的。一位害怕報復而採用匿名的居民表示,家屬同意死者「是因為意外爆炸而死亡」的就可以獲得大約12萬人民幣。

胡羅從不同角度推動中共滅亡
  
鎮壓後,大陸媒體全部命令噤聲,沒有任何一家敢報導這次流血鎮壓。香港無線電視記者前去東洲採訪遭警方扣留,更要寫「悔過書」!真是天下奇聞,打死農民的殺人犯不悔過,報導實情的記者倒要懺悔自己說真話!

中共從政治局到最基層官員和公檢法,制度性的說謊,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當地政府、廣東省政府、廣東省公安廳對殺人事件“無可奉告”,北京外交部網站上的例行記者會記錄也把12月8日外國記者就汕尾事件提問的這一部份刪除。

12.6汕尾東洲血案是89年以來中共對手無寸鐵的中國民眾又一次暴力鎮壓事件,汕尾血案是中共殺人歷史的延續。新華網12月20日報導,胡錦濤主持中共政治局開會,談的不是如何檢討世界矚目的汕尾血案,而是「部署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這種用鮮血當胭脂的做法連那些對中共依然抱有幻想的人都跌破眼鏡。

羅幹越殺人,胡錦濤越保鮮;胡錦濤越保鮮,羅幹越殺人;在這二位不同角度的推動下,中共滅亡豈能不即在眼前?!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