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魂飛魄散!阿根廷下屆總統猝死(圖)
 
李威
 
2010-10-28
 

讓江逃避審判的阿根廷夫妻檔總統,男猝死。
【人民報消息】世界上首對輪流當總統的夫婦到目前只有一 對,就是阿根廷女總統克里斯蒂娜和她的丈夫、前任總統及下任準總統基斯奈爾(又譯基甚內爾)。

60歲的基斯奈爾2003年5月至2007年12月擔任阿根廷總統。隨後他的妻子克里斯蒂娜在選舉中獲勝,繼他之後出任總統。基斯奈爾卸任後依然活躍政壇,為妻子出謀獻策,在今年5月的南美洲國家聯盟特別首腦會議上,基斯奈爾當選為該組織首任秘書長。他打算妻子到任後,他再參加明年10月的總統大選,接替妻子重當總統。如此,總統一職就由他們夫妻倆包了。這是江澤民夢寐以求的事,因為這夫妻倆是江在阿根廷的庇護馬弁。

2009年12月,行政、司法、執法三權分立的阿根廷發生了一件轟動世界的大事,12月17日,位於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阿根廷聯邦法院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的法官拉馬德里德經過嚴謹的調查之後,下令在阿根廷境內和世界範圍,全面逮捕犯下「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前政法委書記羅幹,押到法庭接受被控審判。

一週後,12月24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姜瑜對此項裁決首度作出回應,聲稱這一裁決有「政治動機」,「破壞了」阿根廷與中國雙邊關係,要求阿根廷政府「妥善處理」這一裁決。

於是,親共的夫妻檔、阿根廷前任總統基斯奈爾和現任女總統基斯奈爾夫人,表面不干涉司法公正,但卻指使司法機構用刁難和誣告法官拉馬德里德個人的手法,讓他在元旦前被迫辭職。他辭職時,女總統親信負責交接,專門向拉馬德里德法官索要了「訴江案」的全部資料,為的是讓此案無疾自終。

老天是無形的,但災難是有形的。

1月27日阿根廷全國大部分地區連日遭受熱浪襲擊,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部分地區的最高氣溫突破了40攝氏度,發布高溫「橙色警告」。

2月19日,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再次遭難,由於遭暴雨襲擊,當天□c多地區的街道被洪水淹沒,僅僅一天的降雨量積水最深處竟達1.2米!

6月的世界杯足球賽,馬拉多納領軍奮戰的阿根廷隊足球隊遭遇自1974年世界杯以來36年最慘敗局,以0:4的懸殊比分慘敗給德國隊。重溫馬拉多納時代的輝煌已經遙不可及。一離開公眾的視野裏,馬拉多納再難自抑,倒在自己女兒達爾瑪懷裏失聲痛哭,「這是我生命中難以承受之痛,實在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親共的基斯奈爾計劃的挺好,準備明年10月的總統大選接替妻子再過總統癮,但中國有句話是「人算不如天算」。人可以算計到極處,但結果如何就不是人能控制的了的。

10月27日,阿根廷前總統基斯奈爾與總統妻子克里斯蒂娜及其家人在阿根廷南部城市卡拉法特市渡假時,因心臟病猝死,死時僅60歲。

據法新社報導,基斯奈爾的私人醫生路易斯·博納莫27日召開新聞發布會說,基斯奈爾當時正和妻子渡假,因心臟病突發被送往當地醫院搶救,結果不治身亡。

基斯奈爾不但是死了,而且在死之前還花了不少錢、遭了不少罪。上個月他曾接受心臟手術,這是基斯奈爾今年第2次接受心腦血管疾病手術。今年2月,他還曾因右側冠狀動脈出現問題住院接受了手術。東切西切、左縫右縫,在最先進的醫療技術保鏢下,前總統基斯奈爾最終還是沒能保住命,夫妻倆的計劃成為泡影。

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古人說「天人合一」, 天文學家發現宇宙中轟轟烈烈的,該炸的炸、該死的死,該新生的新生。那宇宙的變化不可能不反映到人間來。基斯奈爾助惡為虐遭到天譴,使阿根廷接連不斷的災難有個了結。當然,最失望最驚恐不安的莫過於江澤民。

幫助江解套的阿根廷前總統及下屆準總統基斯奈爾猝死,反倒令在紐約上市的阿根廷債券價值上揚,其中南美最大商業銀行加利西亞銀行股價飆升26%。投資者普遍認為「基斯奈爾時代」已經終結,阿根廷即將起死回生。可見基斯奈爾的死是順天意而行。

基斯奈爾一死,被阿根廷夫婦檔總統擱置的阿根廷聯邦法院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的命令:「在阿根廷境內和世界範圍全面逮捕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前政法委書記羅幹,並押到法庭接受被控審判」,應該啟動在即了。中共高層的權鬥必然隨之趨於更加激烈。江為了自身生死也得進行「最後的鬥爭」。

毫無疑義,阿根廷前總統和下屆準總統基斯奈爾的死,對中共政壇的激蕩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