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歷史負責 聶案真相覆查再延期(多圖)
 
——聶樹斌案定要水落石出
 
唐奇瀟
 
2015-9-17
 



2015年9月15日早上9點半,張煥枝拿著延期通知書與律師一起走出法院。



母親為聶樹斌伸冤10年,終於有了盼頭。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唐奇瀟綜合報導)聶樹斌案是個典型的冤案,這個冤案複雜就複雜在活摘器官的始作俑者江澤民還沒有被繩之以法。而這個冤案與內蒙呼格案最大的不同恰恰就在於聶樹斌被活摘器官,是因需殺人。

河北省高級法院的領導利用職權,十幾年來跟隨江澤民作惡,血債累累。通過他們的手,活摘無辜者器官,賺到不少血錢。這就是聶樹斌案昭雪的難點。

2005年2月,聶樹斌案真兇王書金因為另外多起姦殺案在河南滎陽落網。提審時,主動說出自己是「聶樹斌案」真兇,並說出了當時的環境細節。但是,河北省高院一口咬定王書金不是這個案子的真兇,非說10年前執行死刑的聶樹斌就是案犯。這裏面一定另有隱情。

當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聽《河南商報》記者說自己兒子背負的姦殺罪另有真兇時,老人幾乎昏厥過去,她久久才回過神來,哽咽著說,聶樹斌被執行死刑後,10年來全家人背負著強姦殺人犯家屬的惡名,無法面對世代而居的鄉親們投來的眼光。從此以後,張煥枝一直為兒子平反奔波。

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級法院睜眼說瞎話,裁定王書金非聶樹斌案真兇,駁回真兇王書金的認罪,堅決維持原判,聶樹斌的冤情依然沒有昭雪。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聶樹斌案進行覆查,開啟了中國異地複審的先河。

2014年12月22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向聶樹斌母親送達立案覆查決定書。

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上訪10年後,聶樹斌冤死20年後,2015年3月17日,聶的律師首次獲准查閱該案完整卷宗,發現卷宗裡面有不少怪事。

據聶樹斌代理律師透露,經字跡核對,聶案卷宗中至少8處當事人簽名涉嫌造假,包括聶樹斌本人及其父母的簽字都是假的。

還有,1994年10月1日,聶樹斌被刑事拘留,酷刑折磨加欺騙,要他承認自己是強姦殺人犯。聶樹斌的父親去送衣物給他,被告訴說已經處決了,但是卷宗裡在此之後,卻出現了聶樹斌向河北省高級法院提出上訴的手書。已經處決的人不可能提出上訴。


聶樹斌被槍決現場暴露他是因有人
需要器官而在冬季被處死。
更奇怪的是,說是河北省高院1995年4月25日作出判決,兩天後,聶樹斌被執行死刑。但是,聶樹斌被處死時卻穿著冬季的羽絨服。他姐姐聶淑惠確認照片上確實是聶樹斌的冬裝,因為領子上的毛線護領是她親手織的。聶樹斌到底是什麼時候處死的?是因需要他的器官,而拖延到冬季嗎?!

還有個極大的破綻,今年3月18日上午,聶樹斌親屬代理律師李樹亭表示,經他連夜閱卷(聶樹斌案及與該案有關的全部原始案卷材料)發現:在聶樹斌的所有供述裡始終沒有提及王書金交代過的案發現場出現的那串鑰匙;聶案卷宗裡的司法文書,如一審起訴書送達回證、判決書送達回證等聶樹斌的簽名均不是出自聶本人,已至少發現8處簽名問題。

報導說,據介紹,律師閱卷時發現,聶樹斌卷宗中的起訴書及送達回證、驗明正身的筆錄、刑事判決書送達回證等法律文書的簽字都不是聶樹斌所簽。

「上訴狀是聶樹斌親筆所寫,上述提及的法律文書上聶樹斌簽字的筆跡與上訴狀的筆跡不一致。」李樹亭判斷,出現這種情況,一是這些法律文書是後補的,二是有可能是別人代簽的。

聶案偵查卷顯示,欠缺聶樹斌被抓後的前七天口供。偵查卷裡的第一份口供是七天後出現的,是「有罪供述」。

閱卷律師陳光武表示,卷裡除了聶的有罪供述外,沒有其它證據,姦殺案居然沒有任何實物證據,就能定案!

閱卷律師李樹亭說,曾被他視為聶案關鍵點的案發現場的一串鑰匙,在案卷材料中,聶樹斌並未供述,可見他不知道死者的這串鑰匙的存在。

據報導,自稱是真兇的王書金在供述石家莊市西郊玉米地強姦殺人案時,曾提到過案發現場有一串鑰匙。他稱,自己覺得沒有用就沒拿,鑰匙放在被害人的西邊。

被害人康菊花的父親曾向聶案律師李樹亭提過有這串鑰匙,稱1995年「破案」後他去公安局送錦旗時,警方將鑰匙歸還給了他。

真兇王書金的辯護律師朱愛民說,他所查閱的聶案卷宗中的兇殺現場警方筆錄,顯示在康菊花左腳西側偏南30厘米處有一串鑰匙。但經過七天七夜的酷刑逼供,聶樹斌卷宗中卻沒有出現他供述這串鑰匙的字句。

還有怪事,2015年3月16日,新華網首頁法治欄目轉載京華時報的消息《聶樹斌案嫌犯:河北工作組打我 逼我否認強姦殺人》。

王書金堅持承認自己是真兇後,跌了一跤被送醫治療,治了三天,出來就神智不清了。還被錄像證明他神智不清。王書金被錄像後,立即找自己的辯護律師,說過去證明自己是姦殺兇犯時「神智很清」。

為了不許真兇王書金講真話,居然對他使用神經藥物。這說明聶樹斌之死裡面牽扯著大人物,是有人非要使用他的器官不可,這也就牽扯到河北高院的靠山們。河北高院有了撐腰的,所以敢公開與習近平對抗。

2014年12月12日,最高法院指令山東省高院對聶樹斌案進行異地覆查。

2015年4月28日,山東高院召開聶樹斌案聽證會。

2015年6月11日,經最高法院批准,決定延長聶樹斌案覆查期限三個月,至2015年9月15日。山東高院聶樹斌案覆查合議庭法官約見了申訴人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姐姐聶淑惠,以及代理律師陳光武、李樹亭,就該案溝通情況。

最高檢察院審江的實質性大演習

2015年9月9日,最高檢察院自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第一次邀請評議員參加公開審查論證會。這證明習近平讓中國的司法向西方靠近。

據新華網9月9日報導,最高人民檢察院9日首次召開刑事申訴案件公開審查論證會,就一起故意殺人申訴案公開審查案件事實和證據、聽取申訴方和受邀人員意見。

報導說,據悉,除申訴代理人、案件承辦人之外,論證會邀請了12名社會各界人士作為本次論證會的評議員參加。最高檢刑事申訴檢察廳負責人介紹,論證會所涉及的故意殺人申訴案是由申訴廳直接受理承辦的案件,該案案情重大、疑難複雜、十分典型。選擇這樣一個有代表性的案件,舉行第一次公開論證會,無論是在不服法院生效刑事裁判申訴案件的規範辦理上,還是在刑事申訴案件公開審查上,都具有一定的指導意義。

在習近平的具體指示下,近年來,刑事檢察申訴廳堅守防止冤假錯案底線,加大不服法院生效刑事裁判申訴案件辦理力度,承辦了一系列得民心的有重大影響的案件,通過辦理典型案件,糾正冤假錯案,突顯了檢察機關的法律監督職能。

報導說,論證會上,申訴代理人首先陳述了申訴理由,案件承辦人發表了覆查意見。隨後,評議員就案件事實、證據、程序和法律適用問題向承辦人進一步了解了情況,並針對該案原審判決予以定罪量刑的證據是否確實充分、檢察機關對該案是否應當依法提出抗訴或再審檢察建議監督意見分別發表了自己的看法。12名評議員還對案件處理進行了表決,並當場宣布了評議結果。

評議員、北京市合達律師事務所律師余塵表示,檢察機關邀請第三方參與刑事申訴案件的處理,不僅增強了辦案透明度,也提高了申訴人對刑事申訴案件處理結果的信任度。聽證過程中,不同身份的評議員從不同的角度發表觀點和見解,讓申訴人或申訴代理人聆聽到社會各界對案件的意見和看法,有助於保證嚴格公正司法,確保案件的程序公正與實體公正。

報導最後說,本次公開論證的意見和案件審查報告將報送檢察長提請最高檢檢察委員會討論決定,覆查決定將依照法律規定擇日宣告或送達申訴人。

山東高院:案情複雜,覆查再次延期

9月15日,聶樹斌案的覆查到期,9月14日,聶樹斌案的代理律師陳光武在微博上曾表示,覆查被駁回的可能性不大。

據新京報報導,9月15日上午,聶樹斌母親張煥枝與代理律師李樹亭在山東省最高法院被告知,經最高法院批准,法院決定再次延長聶樹斌案覆查期間3個月,至2015年12月15日。

9月15日早上9點左右,聶樹斌母親張煥枝與代理律師李樹亭進入山東省高院,進行約談。9點半左右,張煥枝和李樹亭走出山東省高院。她拿著已經簽收確認的覆查期限通知書,告訴記者,覆查被再次延期至12月15日。
  
山東省高院表示,在與合議庭交流過程中,合議庭已告知張煥枝和律師李樹亭,在上次延期調查期間,聶樹斌案的代理律師補充遞交了新的證據材料,提出了調取部份新證據和開展有關工作的申請。合議庭研究認為,聶樹斌案相關覆查工作需要進一步展開。鑒於工作涉及面廣,案情較為複雜,經最高法院批准,決定再次延長覆查期限3個月。
  
張煥枝:「不在乎再等3個月」

新京報報導說,對於覆查再次延期,張煥枝的心情有些複雜。她表示,自己確實看到了山東省高院對於案件正在積極地工作,又擔心夜長夢多,發生什麼變數。她安慰自己說:「都等了這麼長時間了,不在乎再等3個月了。」
  
無罪只是時間問題,但不排除再次延期。15日,陳光武因病缺席了與山東省高院合議庭的約談。在得知再次被延期一事後,陳光武表示,並不意外,日前他和李樹亭律師遞交若干份調查申請,山東高院不可能完成調查。此次延期不存在惡意拖延問題,山東高院是真想把案情搞清。該說法得到了律師李樹亭的認同。

最重要的是,最高法的決定權沒有在江澤民派系的人手裡,所以這次延期是好事,是配合整個司法向好的方向推進而決定的。
  
李樹亭表示,在今年7月29日,他確實向合議庭提交了兩份新證據。一份是聶樹斌被關押期間其獄友的敘述,還有一些視頻材料。他同時申請合議庭對證據中提到的聶樹斌的獄友等進行調查。
  
聶案覆查再延期:真相要對歷史負責

新華網9月16日,在首頁的要聞裡用重體字轉發新京報的文章「聶案覆查再延期:真相要對歷史負責」,非常罕見,也非常令人振奮。

報導說,就廣受關注的大案聶樹斌案而言,無瑕疵的真相比幾個月的等待更能被接受。相關司法機關要做的,就是嚴格依法進行覆查,以對歷史負責、對法律負責的態度,給出公正答案。

繼6月11日決定延期三個月的覆查期限後,昨日上午,山東高院對外宣布,聶樹斌案因案情複雜,經最高法批准,決定再次延長聶樹斌案覆查期限三個月,至2015年12月15日。聶樹斌母親張煥枝簽收延長覆查期限通知書。

這已是聶樹斌案覆查第二次延期。再度延期的消息甫出,也牽動輿論視線:有人質疑其「久拖不決」,理解者亦不在少數。


10年前,張煥枝得知兒子聶樹斌冤死,
哭倒在他的墳上。
人死不能復生,但真相值得追尋。聶樹斌案鑄案至今已有20年,申訴時間超過10年,之於其家屬和公眾,追問此案真相的意義已超出個案是非本身,更關乎司法糾錯的決心。而原案辦理留下的諸多疑點,和調查過程中律師發出的案卷作偽質疑,也累加著輿論追問真相的動力。

從司法實踐角度看,山東高院延期也是源於現實考量:刑事訴訟法本沒有就申訴覆查期限進行規定,但最高法在關於適用刑事訴訟法的司法解釋中,作出了「至遲不得超過六個月」的規定。這是根據一般情形及司法效率而制定,也是為了給法院內部自我加壓。如今,聶樹斌案的申訴覆查已突破了司法解釋設定的審查期限,並不意味著司法解釋規定的期限就不具有約束力。

報導說,放眼全國而言,如聶案般的疑難複雜案件畢竟是個例。對特別疑難複雜的案件在期限上可以批准延長,在刑事訴訟法裡體現得很充分,如該法155條規定:因為特殊原因,在較長時間內不宜交付審判的特別重大複雜的案件,由最高檢報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延期審理。這也是基於案件辦理的實際需要和人權保障之需。

而今,最高法批准聶案覆查再次延期,也與上述意圖一脈相承:拿時間換空間,讓時間服從案件覆查,而非由時間逼著覆查走。這本質上也是對司法規律的尊重,猶如取消結案率等考核指標一般。正如有法官所說:不能因為趕時間,對事實和法律不負責任。若一味地受制於規定的期限匆促作出結論,讓真相打了折扣,那是更大的不負責任。這或許也是為什麼,覆查合議庭沒跟著外界質疑聲走,而是根據覆查需要層層報請延期。

上次覆查聽證會後有參與人員感慨,聶案的複雜程度遠超想象,公眾也一再呼籲所涉及的疑點須全面查清。

報導說,聶案從定案到現在,其間伴隨著中國法治進程或者說理念、技術等維度的巨大變遷,這也決定了其歷史性意義。在此背景下,無瑕疵的真相比幾個月的等待更能被接受。相關司法機關要做的,就是嚴格依法進行覆查,以對歷史負責、對法律負責的態度,給出公正答案。

江系的瘋狂威脅撼不動習近平的決心

聶案代理律師介紹,有消息稱近期河北方面一名官員在一次會上公開放言:「聶樹斌案是鐵案,不管在山東查還是河北查結果都不會改變。」代理律師就此情況跟山東高院合議庭法官溝通,對方表示,此案覆查不會受任何方面的壓力和影響,覆查結果只會遵從事實和法律。

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告江的信寄出的已經有近20萬人次,最高法、最高檢收到的超過10萬個訴狀,而且已經啟動了司法程序。

聶案再延期3個月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按理來說,一個姦殺案沒有什麼複雜的,真兇已經現身,冤死者應該平反昭雪。但是,為什麼政府的官方網站會公開說「聶案的複雜程度遠超想象」?因為這裏面牽扯著活摘器官問題,而這個問題又牽扯到江澤民的活摘器官的政策,所以解決聶案與處理江案同步走,可以事半功倍。

聶案一定會等來公正的判決,因為習近平要以此為例,真正做到對歷史負責、對法律負責、對人民負責。△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