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历史负责 聂案真相复查再延期(多图)
 
——聂树斌案定要水落石出
 
唐奇潇
 
2015-9-17
 



2015年9月15日早上9点半,张焕枝拿着延期通知书与律师一起走出法院。



母亲为聂树斌伸冤10年,终于有了盼头。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唐奇潇综合报导)聂树斌案是个典型的冤案,这个冤案复杂就复杂在活摘器官的始作俑者江泽民还没有被绳之以法。而这个冤案与内蒙呼格案最大的不同恰恰就在于聂树斌被活摘器官,是因需杀人。

河北省高级法院的领导利用职权,十几年来跟随江泽民作恶,血债累累。通过他们的手,活摘无辜者器官,赚到不少血钱。这就是聂树斌案昭雪的难点。

2005年2月,聂树斌案真凶王书金因为另外多起奸杀案在河南荥阳落网。提审时,主动说出自己是「聂树斌案」真凶,并说出了当时的环境细节。但是,河北省高院一口咬定王书金不是这个案子的真凶,非说10年前执行死刑的聂树斌就是案犯。这里面一定另有隐情。

当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听《河南商报》记者说自己儿子背负的奸杀罪另有真凶时,老人几乎昏厥过去,她久久才回过神来,哽咽着说,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后,10年来全家人背负着强奸杀人犯家属的恶名,无法面对世代而居的乡亲们投来的眼光。从此以后,张焕枝一直为儿子平反奔波。

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级法院睁眼说瞎话,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驳回真凶王书金的认罪,坚决维持原判,聂树斌的冤情依然没有昭雪。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开启了中国异地复审的先河。

2014年12月22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向聂树斌母亲送达立案复查决定书。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上访10年后,聂树斌冤死20年后,2015年3月17日,聂的律师首次获准查阅该案完整卷宗,发现卷宗里面有不少怪事。

据聂树斌代理律师透露,经字迹核对,聂案卷宗中至少8处当事人签名涉嫌造假,包括聂树斌本人及其父母的签字都是假的。

还有,1994年10月1日,聂树斌被刑事拘留,酷刑折磨加欺骗,要他承认自己是强奸杀人犯。聂树斌的父亲去送衣物给他,被告诉说已经处决了,但是卷宗里在此之后,却出现了聂树斌向河北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的手书。已经处决的人不可能提出上诉。


聂树斌被枪决现场暴露他是因有人
需要器官而在冬季被处死。
更奇怪的是,说是河北省高院1995年4月25日作出判决,两天后,聂树斌被执行死刑。但是,聂树斌被处死时却穿着冬季的羽绒服。他姐姐聂淑惠确认照片上确实是聂树斌的冬装,因为领子上的毛线护领是她亲手织的。聂树斌到底是什么时候处死的?是因需要他的器官,而拖延到冬季吗?!

还有个极大的破绽,今年3月18日上午,聂树斌亲属代理律师李树亭表示,经他连夜阅卷(聂树斌案及与该案有关的全部原始案卷材料)发现:在聂树斌的所有供述里始终没有提及王书金交代过的案发现场出现的那串钥匙;聂案卷宗里的司法文书,如一审起诉书送达回证、判决书送达回证等聂树斌的签名均不是出自聂本人,已至少发现8处签名问题。

报道说,据介绍,律师阅卷时发现,聂树斌卷宗中的起诉书及送达回证、验明正身的笔录、刑事判决书送达回证等法律文书的签字都不是聂树斌所签。

「上诉状是聂树斌亲笔所写,上述提及的法律文书上聂树斌签字的笔迹与上诉状的笔迹不一致。」李树亭判断,出现这种情况,一是这些法律文书是后补的,二是有可能是别人代签的。

聂案侦查卷显示,欠缺聂树斌被抓后的前七天口供。侦查卷里的第一份口供是七天后出现的,是「有罪供述」。

阅卷律师陈光武表示,卷里除了聂的有罪供述外,没有其它证据,奸杀案居然没有任何实物证据,就能定案!

阅卷律师李树亭说,曾被他视为聂案关键点的案发现场的一串钥匙,在案卷材料中,聂树斌并未供述,可见他不知道死者的这串钥匙的存在。

据报道,自称是真凶的王书金在供述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时,曾提到过案发现场有一串钥匙。他称,自己觉得没有用就没拿,钥匙放在被害人的西边。

被害人康菊花的父亲曾向聂案律师李树亭提过有这串钥匙,称1995年「破案」后他去公安局送锦旗时,警方将钥匙归还给了他。

真凶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说,他所查阅的聂案卷宗中的凶杀现场警方笔录,显示在康菊花左脚西侧偏南30厘米处有一串钥匙。但经过七天七夜的酷刑逼供,聂树斌卷宗中却没有出现他供述这串钥匙的字句。

还有怪事,2015年3月16日,新华网首页法治栏目转载京华时报的消息《聂树斌案嫌犯:河北工作组打我 逼我否认强奸杀人》。

王书金坚持承认自己是真凶后,跌了一跤被送医治疗,治了三天,出来就神智不清了。还被录像证明他神智不清。王书金被录像后,立即找自己的辩护律师,说过去证明自己是奸杀凶犯时「神智很清」。

为了不许真凶王书金讲真话,居然对他使用神经药物。这说明聂树斌之死里面牵扯着大人物,是有人非要使用他的器官不可,这也就牵扯到河北高院的靠山们。河北高院有了撑腰的,所以敢公开与习近平对抗。

2014年12月12日,最高法院指令山东省高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异地复查。

2015年4月28日,山东高院召开聂树斌案听证会。

2015年6月11日,经最高法院批准,决定延长聂树斌案复查期限三个月,至2015年9月15日。山东高院聂树斌案复查合议庭法官约见了申诉人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姐姐聂淑惠,以及代理律师陈光武、李树亭,就该案沟通情况。

最高检察院审江的实质性大演习

2015年9月9日,最高检察院自中共1949年建政以来,第一次邀请评议员参加公开审查论证会。这证明习近平让中国的司法向西方靠近。

据新华网9月9日报道,最高人民检察院9日首次召开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审查论证会,就一起故意杀人申诉案公开审查案件事实和证据、听取申诉方和受邀人员意见。

报道说,据悉,除申诉代理人、案件承办人之外,论证会邀请了12名社会各界人士作为本次论证会的评议员参加。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负责人介绍,论证会所涉及的故意杀人申诉案是由申诉厅直接受理承办的案件,该案案情重大、疑难复杂、十分典型。选择这样一个有代表性的案件,举行第一次公开论证会,无论是在不服法院生效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的规范办理上,还是在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审查上,都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在习近平的具体指示下,近年来,刑事检察申诉厅坚守防止冤假错案底线,加大不服法院生效刑事裁判申诉案件办理力度,承办了一系列得民心的有重大影响的案件,通过办理典型案件,纠正冤假错案,突显了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能。

报道说,论证会上,申诉代理人首先陈述了申诉理由,案件承办人发表了复查意见。随后,评议员就案件事实、证据、程序和法律适用问题向承办人进一步了解了情况,并针对该案原审判决予以定罪量刑的证据是否确实充分、检察机关对该案是否应当依法提出抗诉或再审检察建议监督意见分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12名评议员还对案件处理进行了表决,并当场宣布了评议结果。

评议员、北京市合达律师事务所律师余尘表示,检察机关邀请第三方参与刑事申诉案件的处理,不仅增强了办案透明度,也提高了申诉人对刑事申诉案件处理结果的信任度。听证过程中,不同身份的评议员从不同的角度发表观点和见解,让申诉人或申诉代理人聆听到社会各界对案件的意见和看法,有助于保证严格公正司法,确保案件的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

报道最后说,本次公开论证的意见和案件审查报告将报送检察长提请最高检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复查决定将依照法律规定择日宣告或送达申诉人。

山东高院:案情复杂,复查再次延期

9月15日,聂树斌案的复查到期,9月14日,聂树斌案的代理律师陈光武在微博上曾表示,复查被驳回的可能性不大。

据新京报报导,9月15日上午,聂树斌母亲张焕枝与代理律师李树亭在山东省最高法院被告知,经最高法院批准,法院决定再次延长聂树斌案复查期间3个月,至2015年12月15日。

9月15日早上9点左右,聂树斌母亲张焕枝与代理律师李树亭进入山东省高院,进行约谈。9点半左右,张焕枝和李树亭走出山东省高院。她拿着已经签收确认的复查期限通知书,告诉记者,复查被再次延期至12月15日。
  
山东省高院表示,在与合议庭交流过程中,合议庭已告知张焕枝和律师李树亭,在上次延期调查期间,聂树斌案的代理律师补充递交了新的证据材料,提出了调取部份新证据和开展有关工作的申请。合议庭研究认为,聂树斌案相关复查工作需要进一步展开。鉴于工作涉及面广,案情较为复杂,经最高法院批准,决定再次延长复查期限3个月。
  
张焕枝:「不在乎再等3个月」

新京报报导说,对于复查再次延期,张焕枝的心情有些复杂。她表示,自己确实看到了山东省高院对于案件正在积极地工作,又担心夜长梦多,发生什么变数。她安慰自己说:「都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不在乎再等3个月了。」
  
无罪只是时间问题,但不排除再次延期。15日,陈光武因病缺席了与山东省高院合议庭的约谈。在得知再次被延期一事后,陈光武表示,并不意外,日前他和李树亭律师递交若干份调查申请,山东高院不可能完成调查。此次延期不存在恶意拖延问题,山东高院是真想把案情搞清。该说法得到了律师李树亭的认同。

最重要的是,最高法的决定权没有在江泽民派系的人手里,所以这次延期是好事,是配合整个司法向好的方向推进而决定的。
  
李树亭表示,在今年7月29日,他确实向合议庭提交了两份新证据。一份是聂树斌被关押期间其狱友的叙述,还有一些视频材料。他同时申请合议庭对证据中提到的聂树斌的狱友等进行调查。
  
聂案复查再延期:真相要对历史负责

新华网9月16日,在首页的要闻里用重体字转发新京报的文章「聂案复查再延期:真相要对历史负责」,非常罕见,也非常令人振奋。

报导说,就广受关注的大案聂树斌案而言,无瑕疵的真相比几个月的等待更能被接受。相关司法机关要做的,就是严格依法进行复查,以对历史负责、对法律负责的态度,给出公正答案。

继6月11日决定延期三个月的复查期限后,昨日上午,山东高院对外宣布,聂树斌案因案情复杂,经最高法批准,决定再次延长聂树斌案复查期限三个月,至2015年12月15日。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签收延长复查期限通知书。

这已是聂树斌案复查第二次延期。再度延期的消息甫出,也牵动舆论视线:有人质疑其「久拖不决」,理解者亦不在少数。


10年前,张焕枝得知儿子聂树斌冤死,
哭倒在他的坟上。
人死不能复生,但真相值得追寻。聂树斌案铸案至今已有20年,申诉时间超过10年,之于其家属和公众,追问此案真相的意义已超出个案是非本身,更关乎司法纠错的决心。而原案办理留下的诸多疑点,和调查过程中律师发出的案卷作伪质疑,也累加着舆论追问真相的动力。

从司法实践角度看,山东高院延期也是源于现实考量:刑事诉讼法本没有就申诉复查期限进行规定,但最高法在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中,作出了「至迟不得超过六个月」的规定。这是根据一般情形及司法效率而制定,也是为了给法院内部自我加压。如今,聂树斌案的申诉复查已突破了司法解释设定的审查期限,并不意味着司法解释规定的期限就不具有约束力。

报导说,放眼全国而言,如聂案般的疑难复杂案件毕竟是个例。对特别疑难复杂的案件在期限上可以批准延长,在刑事诉讼法里体现得很充分,如该法155条规定:因为特殊原因,在较长时间内不宜交付审判的特别重大复杂的案件,由最高检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延期审理。这也是基于案件办理的实际需要和人权保障之需。

而今,最高法批准聂案复查再次延期,也与上述意图一脉相承:拿时间换空间,让时间服从案件复查,而非由时间逼着复查走。这本质上也是对司法规律的尊重,犹如取消结案率等考核指标一般。正如有法官所说:不能因为赶时间,对事实和法律不负责任。若一味地受制于规定的期限匆促作出结论,让真相打了折扣,那是更大的不负责任。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复查合议庭没跟着外界质疑声走,而是根据复查需要层层报请延期。

上次复查听证会后有参与人员感慨,聂案的复杂程度远超想象,公众也一再呼吁所涉及的疑点须全面查清。

报导说,聂案从定案到现在,其间伴随着中国法治进程或者说理念、技术等维度的巨大变迁,这也决定了其历史性意义。在此背景下,无瑕疵的真相比几个月的等待更能被接受。相关司法机关要做的,就是严格依法进行复查,以对历史负责、对法律负责的态度,给出公正答案。

江系的疯狂威胁撼不动习近平的决心

聂案代理律师介绍,有消息称近期河北方面一名官员在一次会上公开放言:「聂树斌案是铁案,不管在山东查还是河北查结果都不会改变。」代理律师就此情况跟山东高院合议庭法官沟通,对方表示,此案复查不会受任何方面的压力和影响,复查结果只会遵从事实和法律。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告江的信寄出的已经有近20万人次,最高法、最高检收到的超过10万个诉状,而且已经启动了司法程序。

聂案再延期3个月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按理来说,一个奸杀案没有什么复杂的,真凶已经现身,冤死者应该平反昭雪。但是,为什么政府的官方网站会公开说「聂案的复杂程度远超想象」?因为这里面牵扯着活摘器官问题,而这个问题又牵扯到江泽民的活摘器官的政策,所以解决聂案与处理江案同步走,可以事半功倍。

聂案一定会等来公正的判决,因为习近平要以此为例,真正做到对历史负责、对法律负责、对人民负责。△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