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樹斌案真兇被河北下破壞神經的藥物(多圖)
 
李威
 
2015-3-18
 



新華網3月16日奇聞:河北工作組暴打殺人強姦犯,因他認罪!



2005年3月16日,張煥枝(中)聽聞真兇另有其人,撲倒在兒子聶樹斌低矮的墳頭,
哭聲淒厲!

【人民報消息】2015年3月16日,新華網首頁法治欄目轉載京華時報的一則消息《聶樹斌案嫌犯:河北工作組打我 逼我否認強姦殺人》。

聶樹斌案兇犯是潛逃多年的姦殺案真兇王書金。其實這個案應該叫「康菊花姦殺案」。為什麼叫聶樹斌案呢?因為1994年7月,38歲的康菊花被姦殺後,公安局的專案組找不到兇手,7天7夜暴力逼供說話口吃的20歲聶樹斌,強迫他承認自己是強姦殺人犯,他受刑不過就成了冤死鬼。

1995年4月27日,時年21歲的聶樹斌以強姦殺人的罪名被執行死刑。這個案子就結案了。

但10年以後,2005年中國新年前,一個叫王書金的連環強姦殺手在河南滎陽落網,交代了其在河北強姦5名女性並將其中的4位殺死。被姦殺之一的是康菊花!

王書金隨後被移交河北廣平縣警方。廣平縣公安局副局長鄭成月與石家莊公安局交換案情時才發現,1995年石家莊公安局已偵結38歲受害者康菊花的案件,10年前已被執行死刑的兇犯叫聶樹斌。經過媒體曝光,就有了「聶樹斌案」。

10年後,真兇王書金的供詞毫無疑問說明聶樹斌是冤死的。但是當年因為迅速結案,這個專案組的不少人都被提拔上去。那麼,發現殺錯了人,這個問題可就大了,所以公安和法院都竭力否認辦錯案。

記者去採訪聶樹斌的媽媽張煥枝,當她聽到自己兒子是冤死的,老人幾乎昏厥過去。她久久才回過神來,哽咽著說,聶樹斌被執行死刑後,10年來全家人背負著強姦殺人犯家屬的惡名,無法面對世代而居的鄉親們投來的眼光。她曾指著門口那棵老槐樹發誓:一定要將事情搞個水落石出。

可是,從2005年張煥枝發過誓,到2015年,又是一個10年。

河北省高院不承認康菊花被王書金姦殺

2013年9月,為了維護石家莊公安局的利益,也是為了河北公檢法之間的經濟利益鏈不要斷裂,河北省高院二審宣判,不承認石家莊強姦殺死受害者康菊花的是王書金,但認定王書金的另外三起強姦殺人罪。這意味著冤死的聶樹斌得不到昭雪。

2013年的幾次開庭,法庭陳述時間,王書金堅稱自己是西郊玉米地案真兇,「跟別人沒有關係」。但河北省高院雖然最終判處王書金死刑,但4命案中卻堅決把康菊花命案除外。

2013年死刑判決後的一次會見,王書金對自己的律師彭思源說,「死就死了,但案子弄不明白,就是去了那邊,冤死的人(聶樹斌)肯定會找我算賬,兩個鬼會打起來。」

西方國家在沒有證據的前提下不採用犯人的口供定罪,是為了對犯人負責。而中共的公檢法在有證據的前提下不肯給犯人定罪,是因為犯人定了罪,自己也得被定罪,所以堅決不許犯人說出真相。正因為此,3月16日,新華網轉載京華時報的消息,透露河北工作組為了把聶樹斌冤死案定成姦殺鐵案,暴打真兇王書金,逼他翻供,否認自己強姦殺害了康菊花。

多黑暗的司法系統!多殘忍的「偉光正」!

聶樹斌案真兇王書金被下了破壞神經的藥物
  
據京華時報3月16日報導,昨天,王書金的辯護律師彭思源在河北磁縣看守所會見了王書金。據其透露,3月13日,山東省高院的5名法官赴磁縣看守所訊問了王書金,王的回答與此前一致,承認他是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康菊花的兇手。

在習近平提出還原歷史真相的前提下,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令山東省高院對「聶樹斌案」異地覆查。山東省高院安排5名法官組成聶案合議庭。

記者獲悉,3月13日,山東省高院的法官到河北磁縣看守所提訊了王書金。3月16日,應王書金的要求,辯護律師彭思源前往看守所會見了他。彭思源證實法官提訊一事。據彭思源稱,王書金在法官提訊後,主動向看守所提出想見律師。為什麼?他有一個強烈的不祥預感。

據辯護律師彭思源介紹,春節前王書金因跌了一跤致輕微腦梗,住院3天,輸液一週多,同時被打胰島素控制糖尿病。

問題就出在這裏。治療後,王書金感覺頭暈、反應遲鈍,還出現不清醒現象。

據內部知情人說:47歲的王書金跌了一跤就得腦梗了?那是笑話!王書金根本沒得什麼腦梗,是有人以此為藉口下令給他使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為的是使他的話不被采信。

知情人說,給王書金使用的就是一種經常用在被關押法輪功學員身上的破壞神經的藥物。

王書金趁清醒忙見辯護律師


新華網3月16日此報導截圖。
會見時,王書金告訴辯護律師彭思,3月13日上午,山東省高院的5名法官、一名書記員和兩名錄音錄像工作者共8人到磁縣看守所訊問了王書金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強姦殺人案的經過。

王書金告訴彭思源,山東法官要求他作客觀陳述,他回答山東高院法官的內容與被逮捕一開始時交代的一致,即他是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強姦殺人案的兇手。

據京華時報3月16日報導,彭思源說,王書金告訴他,13日見法官後感覺很慌,急於想把作案過程向法官解釋清楚。但他普通話很不標準,帶有很重的家鄉口音、語速也快。法官為了聽清楚,偶爾打斷他,這讓他心裡更慌,加之「腦梗」治療後自己反應變慢,表達更不清楚。這一切都加劇了他的擔心,因此向看守所提出想見律師。王書金的另一辯護律師朱愛民表示,他也將於近日前往看守所會見王書金。

真兇王書金擔心什麼呢?擔心在錄像機前,自己提供的真實供詞會以「腦梗反應慢」,「表達不清楚」為藉口而不被採用。這樣,自己一被槍斃,那聶樹斌就徹底無法昭雪了,自己死的都不踏實。

京華時報的報導中有一段使用了黑色重體字,這段內容是:

王書金稱曾向工作組說了假話

王案二審二次開庭前,王書金曾向辯護律師透露,河北方面曾派工作組進駐看守所「做工作」,逼他翻供,要他否認是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強姦殺人案的兇手。彭思源說,王書金在山東省高院的法官提訊時說:「雖然我現在腦袋不清醒,但當初回答警察的提問是清醒的!原來講的是真話,只是在工作組面前說了假話。」

「因為工作組的人打了他,他忍受不了才說了假話。因此他向山東高院法官聲明:他在工作組面前講的一切都作廢!」彭思源解釋說。


還原歷史真相難在這裏



因為外交部高官急需換腎,聶樹斌符合條件指數,於是就被按需殺了。

2014年底呼格吉勒圖案已經成功開了還原歷史真相的先河,而還聶樹斌清白非常難的原因是牽扯到活摘其腎臟的黑箱作業,據說是為急救原外交部亞洲司副司長章含之而下指示殺聶樹斌的。

那麼,是誰下的命令,這個案子就牽扯到誰,但這僅僅是1995年江澤民當政期間活摘器官的一個案例。5年以後就不是個案,而是像薄瓜瓜說的「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特別是得到了某首長(江澤民)的支持,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公檢法部門、軍隊、醫院都在參與!」瓜瓜說,只不過他父母開了頭,要死江澤民也得一塊死,不能江下完命令讓他父母獨自承擔罪責!

所以,聶樹斌案擔負的還原歷史真相,不僅是為聶樹斌個人昭雪,還直接觸及到必須完成「要死大家一塊死」這個重任。這個重任到了最高層那就是制裁始作俑者江澤民及其黨政軍中的左膀右臂周永康、徐才厚,還有狗頭軍師曾慶紅等,所以阻力就大。

兩會期間,與會的山東省人大副主任、前省政法委書記才利民透露,覆查結果「兩會後將見分曉」。

什麼意思,兩會上江系還能折騰出什麼動靜來?!

2015年2月份剛卸任的山東省省政法委書記才利民,1955年1月生於河北寬城。從參加工作,到2006年3月成為副省長,都在河北省。2006年4月平調到山東省任副省長。2012年到2015年2月任山東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河北的聶樹斌案說是異地到山東複審,等於是走形式。根據山東政法委書記才利民的履歷,此案他應該回避。因為他是河北人,擔任過河北省副省長,在老家河北的根子更深。看來上面也知道,山東省委總跟著江澤民跑,政法委更沒幹什麼好事,才利民當政法委書記期間,也沒與江系脫鉤。所以,2015年2月後,才利民只擔任省人大副主任。

今年2月剛上任的山東省政法委書記是夏耕,1957年1月生於黑龍江五常。1981年7月南京大學經濟系經濟管理專業畢業,2000年7月南京師範大學與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合辦研究生班畢業,獲經濟學碩士學位,2006年7月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政治經濟學專業畢業,獲經濟學博士學位。

根據他的簡歷,是一位學者。活摘器官與他沒有機會沾邊。讓這樣經歷的人當山東省政法委書記,考慮的應該算是周全。

聶樹斌案已經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百分之百是個冤案。任何不想吃江系人血饅頭的人,都知道應該怎麼處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