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心動魄!胡錦濤當政時的場景再現(多圖)
 
田恬
 
2015年9月8日發表
 



這匹幼年斑馬在試圖遊過馬賽馬拉野生動物園的一條河時遭到了一條鱷魚的攻擊。



斑馬的頭被這條鱷魚的血盆大口緊緊咬住。

【人民報消息】非洲東部國家肯尼亞的馬賽馬拉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即馬賽馬拉國家公園,是全肯尼亞最大、最受歡迎的國家公園,始建於1961年,佔地1800平方公里,與坦桑尼亞的塞倫蓋提國家公園隔河相望。保護區內動物繁多,數量龐大,約有95種哺乳動物和450種鳥類,是世界上最好的野生動物保護區之一。

很難同時看到的非洲五獸:大象、獅子、豹子、犀牛和水牛經常在這裏出沒,而難以計數的羚羊、長頸鹿、河馬、狒狒和狼則日夜在草原上徘徊。這裏是動物最集中的棲息地和最多色彩的荒原。每年9月到第二年1月的野生動物大遷徙就在這兩個公園之間進行。

每年馬賽馬拉都會上演世界上最偉大的自然奇觀,那就是舉世聞名的動物大遷徙。從7月到10月,位於北方的馬賽馬拉因連綿的降雨而孕育出新鮮青草地,芬芳的青草氣味,將一百三十萬原居於南面塞倫蓋蒂的牛羚深深吸引,使之匯聚成爲動物世界最大的一組移動羣體。牛羚遷徙氣場很大,憑着人多勢衆,無懼水裏那兇殘的大鱷魚,前仆後繼的,前呼後擁的橫河跨境,完成遷徙。

損失?是有的。老弱病殘往往是大鱷魚盯住的目標。但是人多勢衆,損失會小。單槍匹馬,再壯,也架不住圍剿。

英國《每日郵報》9月6日刊登了肯尼亞的馬賽馬拉野生動物園的一個驚心動魄的場面。一匹幼年斑馬,年輕力壯,想獨自趟過肯尼亞瑪拉河,但中了埋伏。頭部被一條兇殘的老鱷魚緊緊咬住。一番拼死掙扎之後,斑馬僥倖逃脫。

不料,就在此時,另一條埋伏在渾濁的河水中的老鱷魚突然竄出水面,張開血盆大口,不是咬斑馬頭部,而是咬住斑馬柔軟的脖子,讓已經筋疲力盡的小斑馬無力掙扎,更無法翻身。攝影師眼睜睜的看着小斑馬被拖入水中,成爲鱷魚們的盤中餐。如果它是隨着大部隊一起遷徙,斷不會被犧牲掉。




一番掙扎後,這匹斑馬僥倖逃脫。



埋伏在河水中的另一條鱷魚突襲這匹剛剛逃脫的斑馬。



這匹斑馬最終沒能擺脫第二條鱷魚的捕殺,被緊緊咬住脖子,拖入水中。

假如,年輕力壯的幼年斑馬再一次脫離鱷魚之口,沒人知道,在渾濁的河水中還有沒有埋伏的鱷魚,還有幾條準備吞噬它的鱷魚。所以,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是必不可少的,更不可孤軍作戰。還有,不可趟渾水。

這不禁讓人想起正邪大戰在中共體制內高層的體現。習近平之所以能夠成功走到今天,最核心的一點是他順天意而行,成了「天才」,有了智慧,有了力量和底氣。

與志同道合的人組織鐵三角班子,不打無正義之仗,不打無準備之仗,一旦出擊迅雷不及掩耳。

「還權於民」。什麼是還權於民?就是主政者能順民意而行,代表人民說話,讓人民認可,這就是還權於民。習中央確確實實在一件件的有條不紊的制定和落實與民生民權有關係的措施,所以才有了不可逆轉的雄厚的民意支持。

讓「渾濁的」官場之水逐漸變的清澈起來,無論鱷魚大小,看清一條就清理一條,看清一條就清理一條,隨着河水越來越清,鱷魚在裏面真呆不住了,因爲環境不適合它們的生存了。

這組照片很像胡錦濤當政時的場景,所以他在2013年3月人大會議主席臺上掩面而泣。值得欣喜的是,習近平沒有重複胡錦濤的錯誤,讓江老鱷魚們張開血盆大口卻連連咬死自己人。△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91,07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