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黨校校長劉雲山驚見江氏牛皮癬被治癒(多圖)
 
——中央黨校門口鏟除江題詞的真正意義不簡單
 
青晴
 
2015-8-23
 



8月21日,中央黨校南門江澤民題詞的巨石被整塊鏟掉!



江澤民在中央黨校題詞的巨石被鏟走後,已平整的現場。

【人民報消息】新華社福州8月13日新媒體專電,題目是《「墨寶」成「遺羞」,落馬官員題字該咋處理》,作者是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塗洪長、郭圻。

來自福建省會「福州」的新華社新媒體「專電」,讓人不能不聯想到曾經在福建任職17年有餘的習近平。

從1990年,習近平升任福州市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到2002年10月十六大召開前一個月,從福建省省長任上轉任浙江省省長,習近平在福建省一共工作了17年零4個月,在省會福州市工作、生活了12年。

為什麼這篇「專電」會想到習近平那裏去了?原因有二。

一、劉雲山把持著新華社,新華網常常拖延刊登或不刊登習近平、李克強和王岐山的重要講話,所以一些讓江系敏感的消息,「鐵三角」就要通過能調動的媒體來發出自己的聲音。

二、《「墨寶」成「遺羞」,落馬官員題字該咋處理》寫的雖然是已經落馬的貪官污吏到處題詞的醜事,但無人不知,這直指的是江澤民。

江過留詞

2001年山東大學百年校慶,江澤民題詞:「團結進取開拓創新為把山東大學辦成國內外知名的高水平的大學而奮斗」,這個題詞不但上了山東大學校刊,也登到了一些大報上。這樣還不過癮,這個蛙樣手跡後來製成了一個4米高的碑,立在山東大學進門的正前方。

不過,2003年3月兩會,江澤民被迫卸下國家主席職位之後,山東大學正門的這塊巨碑就無影無蹤了。

江澤民任中共總書記期間,中共特別在中央辦公廳下設置了一個「題字處」(部、局、處的級別的「處」),有專職的處級幹部應付處理其泛濫般的題詞。

江澤民題詞的絕對數,難於統計。12年前,2003年9月18日,谷歌統計的國家領導人的「題詞」數目如下:江澤民33800條;毛澤東22800條;鄧小平19400條。

江澤民的題詞遍布全國各地,各行業。既有清華、北大的題詞,也有中學校慶的題詞;既有「中華世紀壇」的大型題詞,也有方寸大小郵票上題詞。到公司要題詞,視察工廠,新建大橋也要題詞。去山東的濟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隊、上海防火委員會等均「江過留詞」;連「漁網廠」也一網打盡,到天津看拆遷也要賣兩筆。甚至喬石已經題字的地方,江也要重寫,並讓替換上。

1982年,浙江省余姚(縣)市河姆渡遺址經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河姆渡遺址博物館」的館名是喬石寫的。一來喬石1949年至1954年曾經在浙江工作過,另一個原因是喬石夫人是余姚人。

1992年9月,江澤民去參觀河姆渡遺址,看到是喬石寫的題詞,一下子妒忌心就上來了,臉沉的很厲害,當場也寫了一個館名。博物館領導嚇的要命,不知如何是好,想來想去,終於找出一個藉口,說博物館需要整理內部,閉了館。1993年5月重新對外開放時,參觀者發現,河姆渡遺址門口的喬石題詞拿下去了,掛上了江的蛙爬字。

在任忙題字,落馬鏟字忙

新華網福州的那個專電是篇好作品,下面摘錄其中一部份請網友們欣賞:

「大老虎」現形,怎麼處理他留下的「墨寶」似乎成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最近中國石油大學就因此陷入輿論漩渦:先是刻意用火箭模型遮擋住了落馬「著名校友」(周永康)的題詞署名,後又將學校新聞網上與其有關的報導悉數刪除。

近年來,因落馬官員「墨寶」去留而引發的尷尬並不鮮見。正因為個別官員對題詞秀書法的熱情超乎尋常,處處留墨,有的甚至開出價格不菲的「潤筆費」,一俟烏沙落地,那些帶著官氣的「墨寶」一夜之間也成了讓人不忍直視的「遺羞」。

一個滑稽的現象是,某官員在位時其「墨寶」往往洛陽紙貴,求者如堵,而一旦褪去權力光環卻身價立降,甚至變成了廢紙一張。

相比中國石油大學遮擋題字落款的「溫和」做法,各地對於落馬官員「墨寶」的處理方式顯得更為直接,哪怕是刻在石頭上,也是一個字:鏟。

重慶市原副市長王立軍事發後不久,在重慶市公安局內,由其題寫的「劍」「盾」碩大圓石隨即被磨去字樣。在福建省廣播影視集團大門入口處,有一塊耗資不菲的巨石,刻有該集團原董事長舒展書寫的繁體大字「龍」,在今年5月舒展落馬後,「龍」字被迅速鏟掉。

那些酷愛題詞、題字的落馬官員「書法家」們也許沒想到,自己龍飛鳳舞的墨跡會在倒臺之後成為「牛皮癬」一樣的尷尬存在,並留下諸多話柄。

2013年底,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陳安眾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陳安眾素有「才子」之名,喜歡題字,在其主政過的地方經常能看到他的各種題詞,其落馬後,江西省內許多單位都在忙著同一件事──撤下陳安眾的題詞。

2009年落馬的廣東省原政協主席陳紹基也是個書法愛好者,為人題寫的「黃花晚節香」被稱道一時。在當年的「廣東省古村落」評選活動中,位高權重的陳紹基被力邀題詞,但在舉行揭匾儀式時,陳已經落馬,活動不得不改期,各地亦忙不叠去除流傳甚廣的「陳氏墨跡」。

在落馬官員中,常見有「題字癖」者,田鳳山、成克傑、胡長清、王有傑等巨貪在任上都留下了不少「墨寶」,題詞覆蓋風景名勝區、機關辦公樓、學校、醫院等地方。其中胡長清因為超乎尋常的「高產」,坊間甚至流傳出了這樣的段子:「男廁所女廁所男女廁所,東寫字西寫字東西寫字」「東也胡,西也胡,洪城上下古月胡;北長清,南長清,大街小巷胡長清。」

事實上,2008年的《國務院工作規則》即規定,「國務院領導同志不為部門和地方的會議活動等發賀信、賀電,不題詞」,2012年12月中央出臺的「八項規定」更是嚴格了「不題詞、題字」的要求。

閩西某山區縣一位宣傳系統的幹部告訴記者,隨著「八項規定」的貫徹實施,現在官員通過題刻來彰顯「存在感」的風氣收斂了很多,「其實官員字再好,也沒必要掛在牆上、刻進石頭裡;書法再好,也不如實事幹得好。」(摘錄完)

處處題詞鏟,時辰不待江

江澤民當政時期,1998年3月兩會期間,吉林省吉林市與會馬屁黨官接受江寫的兩首詩,拿回去後,刻在市政府對面,靠近江邊的一塊石頭上。儘管現在一半的刻字被路邊大樹的樹葉遮擋,但2015年7月22日被細心市民發現,已經被人用灰白色的油漆塗抹了相當一段時間了。尤其江的名字部份被特別的加重塗抹。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江當政時期,在自己發跡地給上海空軍政治學院寫了一段題詞「政治合格、軍事過硬、作風優良、紀律嚴明、保障有力」,被用斗大突出字體鑲在學院教學樓外牆上。


上海空軍政治學院將江的題字移除。
2014年8月6日,有人拍攝了幾張工人吊在空中鏟除這段題詞的現場照片。圖片顯示,再鏟除最後的兩個字「澤民」就完事大吉了。這個當然不是習近平的命令,而是上海空軍政治學院的領導人自己掂量著辦的。

2015年9月3日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習近平決定進行大閱兵。3月國務院專門發佈活動通知,活動的主題是「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珍愛和平、開創未來」,並對紀念活動作出總體安排。

這是中國第二個法定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也是首個決定放假的抗戰勝利紀念日。

江集團當然要搗亂,江澤民的父親是汪精衛南京偽中央政府的漢奸高官,而江自己是漢奸政府培養的未來接班人,參加了接班人第四期訓練班。一提「抗日戰爭勝利」江就極度毛骨悚然。

2015年8月12日深夜,江系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張高麗們在天津搞了一個多種類劇毒品的倉庫爆炸案,這個喪盡天良的爆炸案是蓄謀已久的,從2014年已經開始準備了。選擇在哪一天實施,是根據需要來決定的。


網易刊登江的黨校題詞被鏟消息。
8月23日,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預演活動在天安門地區及長安街沿線舉行。8月21日,擺在中央黨校南門江澤民題詞的巨石被整塊鏟掉,引起極大的轟動。

中央黨校門口鏟除江題詞的真正意義

中央黨校現任校長是劉雲山。胡錦濤連任兩屆總書記都兼任中央黨校校長。為什麼習近平接任後不兼任中央黨校校長了呢?因為給這個部門降級了。

劉雲山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裡的江鐵桿兒,中央黨校門口連江澤民題詞的巨石都不見了,整塊鏟掉了。這表明劉雲山雖然是校長,中央黨校門口的江澤民題詞挖不挖掉,他做不了主。挖掉擱哪兒去呢?那就是劉雲山的事了,他愛擱哪兒就擱哪兒,反正不能擱在中央黨校門口。

這個舉動的意義,與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7月20日被「辭職」、江綿恒1月6日被免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還不一樣。

不一樣在哪裏呢?



8月22日,大陸網絡熱傳「江澤民被控制」的圖片。

8月12日,江系人馬在天津製造了罕見的大爆炸,

8月13日,習近平在福州以《「墨寶」成「遺羞」,落馬官員題字該咋處理》打個招呼。

8月21日,中央黨校門口的江澤民題詞連石頭一起被挖掉,就是對「落馬官員」題字處理的具體措施。也是一種「你懂的」的預告。

8月22日,大陸網絡熱傳一張「江澤民被控制」的圖片。這能是偶然的嗎?

8月23日,抗戰勝利閱兵預演。

報導稱,今年閱兵與往年不同,取消了新建閱兵村,而是改為分散式保障,把閑置營房改造成閱兵部隊營房。同時,此次閱兵部隊運輸首次使用高鐵和飛機,首次租用地方企業運力,提高了兵力投送的效能。

這說明習近平對江系的陰謀有所防範,也說明在江澤民的左膀右臂徐才厚和郭伯雄落馬之後,在徐才厚和郭伯雄的親信們被制裁之後,軍權已經基本掌握在為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不惜自身安危的習近平手裡。

可以預見,在一塊塊江氏牛皮癬被鏟除之時,逆天的江澤民繩之以法在即。△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