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災的廣州房管局長咋英雄4年就栽了(圖)
 
喬劁
 
2015-8-21
 



北大博士後,44歲便出任廣州市正局級幹部李俊夫一人當四個一把手,好不得意。



正在侃侃而談的李俊夫四年從抗災英雄到雙開送監獄。

【人民報消息】北大博士後,44歲便出任廣州市正局級幹部,有著「學者型官員」之稱的廣州市國土房管局原局長李俊夫曾因為是援建汶川英雄」,一度風頭無兩。然而,他很快便爛掉了:這邊大肆收取老板賄賂,那邊苦心經營抱領導大腿,更在短短6年間與多名女子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多達兩位數……

8月19日,廣東省紀委官方網站「南粵清風」披露了廣州市國土房管局局長李俊夫上任四年多來的墮落軌跡。

「你知道嗎?當年『5·12』大地震後,我帶領廣州援建工作小組奔赴汶川災區,冒著餘震和次生災害不斷的危險,夜以繼日,戰天斗地,3年重建任務兩年圓滿完成,當地老百姓都叫我『英雄』!」一說起自己這些「光輝往事」,李俊夫就口若懸河,眼睛開始熠熠生光,彷彿又回到了那個激情迸發、神采飛揚的年代……但是很快他發現,面前的聽眾只有兩位表情嚴肅略帶冰冷的辦案人員,四周不再是麥克風簇擁而是四面白墻,他才意識到了自己的真實處境,聲音放低下來,嚅嚅道:「都過去了……」

為什麼都過去了呢?

這讓人想起原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的兩個秘書,一個無期徒刑,一個死刑立即執行。被執行死刑的秘書李真臨死前對記者說,本來希望做一個好秘書,但看到省委書記程維高的子女腐化生活,把自己的信念徹底摧毀了,最終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僅僅4年爛到千瘡百孔

新快報8月20日報導說,李俊夫歷經「官─商─官」的人生大轉型,44歲便出任廣州市正局級實職幹部;他帶領著廣州對口援建汶川前線工作組在援建期間立下大功;他一人身兼市國土房管局、市住房保障辦、市「三舊」辦、市土地開發中心四個「一把手」,躊躇滿志,意氣風發。

在公眾面前,李俊夫營造的是一個學識淵博、思路清晰、奮發有為的英雄式人物,然而,短短4年時間,這個風光的人物背後,早已千瘡百孔。

經查,李俊夫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夥同親屬、特定關係人收受他人所送款物折合人民幣共2000多萬元,構成嚴重違紀違法。2014年11月18日,李俊夫被移送司法機關,後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隨著李俊夫的落馬,一起包括市國土房管局測繪管理處處長曾某、市住房保障辦工程前期處處長徐某、工程管理處處長馬某等人利用手中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先後多次收受他人所送巨額賄賂的市國土房管系統系列腐敗案被揭露在了大家面前。

全案涉案人員51人,共查處市國土房管系統幹部16人,涉案總金額達1.3億多元人民幣。

全家腐敗,花樣翻新

報導說,就任廣州市國土房管局局長後,為貪腐方便,李俊夫通過全面攬權、扶植親信、排除異己等手段統攬權力,逐步形成腐敗「小圈子」。利益上的互利互惠,促成了工作上的心照不宣,經過李俊夫授意,管招標的、管設計的、管工程建設的幾個關鍵部門領導全部投身於為工程承包商提供「貼身服務」,李俊夫徹徹底底的把「公家」變成「私家」。

「一人當官,全家腐敗」,李俊夫主政一方,其妻子親屬包攬工程、批發項目,套取巨額利益跟著一起大發橫財。

李俊夫本人是北京大學博士後,其妻王某湘是武漢大學的法學博士,在實施職務犯罪時,設下三四道「防火牆」。李俊夫本人很少直接過手財物,都是其妻王某湘、二姨子王某偉來實現受賄的。

王某湘、王某偉打著「信佛」的幌子,搞了一個所謂的「佛友」圈子,實際是利益圈子。很多找不到門路打通關係的老板聽聞後紛紛跳入了這個「佛友」圈子來拉關係,用大量價值數百萬元的沉香、天珠、和田玉等「雅賄」,來實現拉到工程項目的目地。

案發後,李俊夫交代說:「這些老板之所以幫我做這些事情,送這些錢給我,一是因為看到我仕途比較順利,有感情投資的因素在裡面,二是感謝我為他們的房地產開發、『三舊』改造等工程幫了忙,不是白白花錢……」可見大家都心知肚明。

權錢色,與其有性關係的女子達兩位數

據介紹,李俊夫深諳「潛規則」之道,認為實幹苦幹是不懂為官、不懂生活的愚蠢做法。大權在握,除了錢和權之外,他又有了新的追求,那就是淫亂。

通過房地產開發商陳某等送錢送物來接近美色,這個套路其實早已經成為中共官場的常態,李俊夫也不例外。據其在調查期間交代,僅2008年8月以來,與他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的女性就達兩位數之多。

用房地產開發商的錢去玩兒女人,廣州市國土房管局局長也就成了房地產開發商的辦事員,李俊夫大肆利用手中的權力為他們牟取利益,到最後感到危險時,卻已經無法抽身。

從「救災英雄」到成為蛀蟲

李俊夫是北京大學博士後,被社會上稱為「學者型官員」,其妻王某湘是武漢大學的法學博士。這樣高學歷的夫妻檔確實不多。

作為年輕的領導幹部,李俊夫帶領著廣州對口援建汶川前線工作組的在援建期間立下大功。回到廣州,他一人身兼市國土房管局、市住房保障辦、市「三舊」辦、市土地開發中心四個「一把手」,在各級會議和眾多媒體前經常侃侃而談、頻頻亮相,並開始獨斷專行、我行我素,想提拔誰就提拔誰,想讓誰幹這個工程就讓誰幹。

為貪腐方便,李俊夫通過全面攬權、扶植親信、排除異己等手段統攬權力,逐步形成腐敗「小圈子」。利益上的互利互惠,促成了工作上的心照不宣,經過李俊夫授意,管招標的、管設計的、管工程建設的幾個關鍵部門領導全部投身於為工程承包商提供「貼身服務」。

李俊夫在落馬後寫的材料中說,「一到位,(我)就快刀斬亂麻,對工作中有不同意見,不能按自己要求完成任務的幹部,隨意調整崗位」,「對那些不屬於『自己人』的幹部,則採取堅決手段調整到其它崗位」。

不是蛀蟲沒長「大腿」

在短短的四年時間內,李俊夫變成了一個插手「民生工程」、聚斂數千萬財富、與多名女性發生不正當男女關係、把時間都放在抱領導「大腿」的「官場蛀蟲」。

在中共官場,在蛀蟲窩裡,不想當蛀蟲就是不可靠份子,所以處境危險,連家人的命都可能被危及。至於說抱領導「大腿」,說明那個領導也是蛀蟲,有「大腿」可抱。不是蛀蟲沒長「大腿」。

經查,李俊夫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夥同親屬、特定關係人收受他人所送款物折合人民幣共2000多萬元,構成嚴重違紀違法。這位2008年的救災英雄,在2014年11月18日被移送司法機關,後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這腐爛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點兒?不快。李俊夫還需要用時間去研究從哪個角度抱領導的「大腿」,黃麗滿、陳至立、李瑞英、宋祖英們就簡單多了,只要摟著江的脖子,再在床上這麼一滾……不玩笑,不需要4年,4分鐘都不需要,國庫就得掏銀子替江養活著這些通姦女人,一直養活到死。這個體制滋潤不?難怪江澤民當政時,宋祖英高唱《好日子》!

迷信「潛規則」

吹牛拍馬、吃吃喝喝、跑官要官等「潛規則」在官場盛行,也成為李俊夫的信條之一。 這不能全賴李俊夫,他要是不這樣做,那他就是中共體制的異類,就得被淘汰。

報導說,當前建設工程領域僧多粥少,競爭激烈,利潤可觀,施工企業為承攬工程不惜採取高額回扣、巨額行賄等非法手段,用我的錢買你的權,用你的權謀我的利。在這種情形下,手握大權的李俊夫自然就成為各種利益群體拉攏腐蝕的對象。社會上一些企業家、商人,面對著這些可以帶來豐厚利益的資源,各顯神通,不擇手段,大肆行賄,開始了一系列的瘋狂爭奪。

據廣州市紀委官方微博通報稱,2014年7月3日晚間,廣州市國土資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長、黨委書記李俊夫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李俊夫成為萬慶良被帶走後的廣州市首位被紀委帶走調查的局級官員。他這時候才知道習近平說出的話不是逗著逗著大家玩兒的。

報導說,此前,時任廣州市紀委新聞發言人梅河清曾表示,李俊夫之案是根據中央巡視組交辦的案件與線索,由廣州市紀委監察局來進行核查。其後,該案經由廣東省檢察院指定管轄,最終由廣州市檢察院承辦。

同年底,時任廣州市土地開發中心土地整理部原副部長的黃華輝,被指收賄8900餘萬元,成為「小官巨貪」的典型。梅河清證實,黃華輝案是李俊夫系列腐敗案中的一個,案情與李俊夫有交織。

李俊夫抱的「大腿」是誰

8月19日,廣東省紀委披露的相關案情中稱,李俊夫苦心鉆營抱領導大腿。這個「大腿」是哪位領導,廣東省紀委一定明晰,但目前尚沒有通報。

另據省紀委透露,李俊夫的妻子已經外逃,目前紀檢部門正聯合有關部門對其進行追捕。

李俊夫案是個非常能說明問題的案件,一個不知道以道德為人生標準的人,很難把握住自己。沒出名、沒手握實權時,還看不太出來,一旦權力在握,有一點誘惑就會一頭栽進去,一爛到底。△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