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檢這一舉動 江澤民回外地難(多圖)
 
瞿咫
 
2015-9-10
 



習近平運籌帷幄,江澤民驚恐難言!



2000年凶狠無邊,江澤民現在只剩下「難以承受的痛苦」!

【人民報消息】「躲的了初一,躲不過十五」,這是老輩人傳下來的一句話。

9月3日,習中央舉行了一次史無前例的勝利大閱兵,慶祝抗戰勝利,也慶祝反法西斯70周年。全國休假一天,待遇和「十一」一樣。

久沒露頭兒的江澤民被調到北京來了,江不敢來又想來,怕被扣下,又想出風頭。登上了天安門城樓,被安排站在習近平身邊,成為最可靠的護衛。江系要炸,旁邊就是江主子,掂量著辦,最後還是炸不了。

喬石、萬里去世,均降半旗,江澤民沒份兒出席遺體告別。自說是在外地,其實是沒資格參加。9月3日,召江澤民進京,站在習近平身邊,渾身的不自在都掛在臉上。

據江系媒體、香港《爭鳴》雜誌9月刊報導說,8月份《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不點名批評江澤民下臺後仍然干政。文章一出,中辦、中宣部僅10日至13日這4天,就接到70多個省部黨委、宣傳部致電,等候指示,以便對江發表統一看法。

《爭鳴》雜誌說,江澤民於8月15日以「老黨員、老同志」的名義致函中央政治局,提出「我的幾點意見」。

「意見」主要是針對習近平的那個政策:2015年5月1日起全面實行立案登記制「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近20萬法輪功修煉者及其親屬向兩高(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遞了對江澤民的控告信,有10萬多控告者收到回執。

江喉舌《爭鳴》雜誌說,江的「意見」稱,不能把今天的決策、政策來對照、檢驗之前的決策,要「尊重」當年、當時的環境,否則會陷入無止境的爭議、分歧中。說江在習近平當政這兩年多來有著「難以承受的痛苦」。

《爭鳴》《動向》這兩個曾經的正義雜誌早已經墮落為江澤民的喉舌,編造新聞,專門為江澤民塗脂抹粉,並惡意攻擊習近平。不過,2015年的《爭鳴》9月刊終於說了一句實話:江澤民正在痛苦,這個痛苦使其「難以承受」。

薄瓜瓜對江喊話:要死我們一起死

什麼痛苦呢?就是薄瓜瓜說的「要死我們一起死」。為什麼要拉江澤民一起去死?薄家有帖子說明理由。

2013年8月19日,@薄家族人在新浪微博發佈帖文:「對某一氣功團體(法輪功)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也不能讓熙來夫婦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只不過他們倆開了頭。」

薄熙來案一審判決無期徒刑後,「@瓜瓜薄2013」發佈微博說:「公訴書還是把我牽涉進來了!別怪我不義了: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不能讓父母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特別是得到了某首長(江澤民)的支持,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公檢法部門、軍隊、醫院都在參與!只不過他倆開了頭。要死大家一塊死!」

薄瓜瓜的意思是,他父母要終生坐牢,江澤民必須得死刑,這樣司法才是一碗水端平。

江澤民希望周永康死刑立即執行的原因

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呢,包括他的長子周斌都為了錢,讓自己有資格進入地獄。周斌利用父親周永康的權力介入司法案件,收取巨額金錢後為犯事的人「平事」和「撈人」。周斌曾收取2000萬元後,把甘肅二號黑幫頭目撈出獄,而此人是手段殘忍的殺人犯。

周斌收取2000萬元為一個真正的死囚「平事」和「撈人」後,死囚犯改名換姓後被洗白再回社會犯事兒。

周斌只需付給相關司法人員數十萬元好處,就可以把死囚犯換成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的司法系統裡,調包一個死囚犯的黑市價格大約是300萬元人民幣。

把死囚換成被關押和被秘密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周斌又進行另一筆交易──販賣器官。說是執行死刑,其實是把法輪功學員押到器官移植手術地點,活摘完他們的器官,然後讓他們活活疼死。周斌還會得一大筆販賣器官的巨款。

這就是為什麼江澤民希望將周永康判處死刑,這樣就少了一個證人。

江澤民想讓基層警察替死

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會,江澤民失去了軍委主席職位,驚恐萬狀。於是派人到美國試探法輪功口風,提出可以像文革那樣也槍斃一些惡警來償還法輪功修煉者的命。為換取法輪功不起訴,還說可以比文革處理得更嚴厲些,可以死多少法輪功學員就槍斃多少警察。法輪功方面不接受。

人家確實無法接受,是江澤民出於妒忌心開動國家機器鎮壓法輪功的。說起來理由很可笑,說法輪功有上億修煉者,人數遠遠超過中共黨員,又說法輪功修煉者尊敬自己的師父,而中共黨員沒人尊重他,那些巴結他的都是為了當官。於是,江澤民終於壓不住中燒的妒火,於1999年去法國出訪前夕,接受法國媒體採訪時,擅自把法輪功稱作「邪教」。政治局常委們知道後都不同意,所以中國法律條文裡沒敢加上這一條。

鎮壓法輪功最高峰時,江澤民私自動用高達三分之一以上的國家財力,連時任總理朱鎔基都不知道,2003年3月兩會卸任以後,朱鎔基看到自己當總理時的真正財政報表時,哭暈過去,送醫搶救。

現在,江澤民要被押上審判臺了,說有著「難以承受的痛苦」,那就對了。這才是開始。

最高檢察院的實質性審江大演習


癩蛤蟆頭兒目前到了這個階段!
最高檢察院實質性審江大演習發生在2015年9月9日。

據新華網9月9日報導,最高人民檢察院9日首次召開刑事申訴案件公開審查論證會,就一起故意殺人申訴案公開審查案件事實和證據、聽取申訴方和受邀人員意見。

報導說,據悉,除申訴代理人、案件承辦人之外,論證會邀請了12名社會各界人士作為本次論證會的評議員參加。最高檢刑事申訴檢察廳負責人介紹,論證會所涉及的故意殺人申訴案是由申訴廳直接受理承辦的案件,該案案情重大、疑難複雜、十分典型。選擇這樣一個有代表性的案件,舉行第一次公開論證會,無論是在不服法院生效刑事裁判申訴案件的規範辦理上,還是在刑事申訴案件公開審查上,都具有一定的指導意義。

在習近平的具體指示下,近年來,刑事檢察申訴廳堅守防止冤假錯案底線,加大不服法院生效刑事裁判申訴案件辦理力度,承辦了一系列得民心的有重大影響的案件,通過辦理典型案件,糾正冤假錯案,突顯了檢察機關的法律監督職能。

報導說,論證會上,申訴代理人首先陳述了申訴理由,案件承辦人發表了覆查意見。隨後,評議員就案件事實、證據、程序和法律適用問題向承辦人進一步了解了情況,並針對該案原審判決予以定罪量刑的證據是否確實充分、檢察機關對該案是否應當依法提出抗訴或再審檢察建議監督意見分別發表了自己的看法。12名評議員還對案件處理進行了表決,並當場宣布了評議結果。

評議員、北京市合達律師事務所律師余塵表示,檢察機關邀請第三方參與刑事申訴案件的處理,不僅增強了辦案透明度,也提高了申訴人對刑事申訴案件處理結果的信任度。聽證過程中,不同身份的評議員從不同的角度發表觀點和見解,讓申訴人或申訴代理人聆聽到社會各界對案件的意見和看法,有助於保證嚴格公正司法,確保案件的程序公正與實體公正。

報導最後說,本次公開論證的意見和案件審查報告將報送檢察長提請最高檢檢察委員會討論決定,覆查決定將依照法律規定擇日宣告或送達申訴人。

9月9日,江澤民在哪裏呢?還在北京。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江澤民出現在張震將軍的追悼會上。但是,中央電視臺重播時把江的鏡頭刪除到一秒鐘不到。

一位工作人員透露說:「江澤民快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