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仿薄熙來!瀋陽黨官不顧個人安危(多圖/視頻)
 
姜青
 
2015-12-29
 



寒冬臘月,瀋陽重點街道青年大街給樹安裝假葉子!



工人正在忙碌著給冬眠的樹木安裝升級版假楓葉。



瀋陽黨官兒不顧個人安危,讓假樹葉迎風招展!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12月26日轉載了中新網一組3張高清圖片,圖片是東方IC的版權作品,題目是《瀋陽一大街給樹安裝假葉子,寒冬臘月一片春色》。

這一組圖片共同使用一個圖片解說:「2015年12月24日,遼寧瀋陽,入冬的瀋陽樹木無葉,而在瀋陽重點街路青年大街上,工作人員正在忙碌著給冬眠的樹木安裝升級版楓葉。翠綠的、金黃的葉子遠遠看去十分醒目。但在此經過的市民紛紛吐槽,此舉不但會破壞樹木還會誤導小孩子。」

瀋陽是遼寧省的省會,遼寧省前省長是薄熙來。給冬眠的樹木染綠是薄熙來的絕活兒啊。

怎麼,現在老省長判無期徒刑了,現任的省委幹部、市委幹部也想步其後塵?

薄熙來升官的內幕

1984年10月,薄熙來因為離婚不付兒子薄望知(後更名李望知)的贍養費,被元配李丹宇趕出北京,通過父親的關係,去了遼寧省大連市金縣(現金州區),當縣委副書記。1988年任大連市委宣傳部長;1990年成為大連市副市長,1993年2月當大連市長之後,在這個位置上就卡殼兒了,一當就是6年多,還是大連市委副書記、市長,沒有繼續上升的徵兆。這可把野心勃勃的薄一波和薄熙來急壞了。

於是,薄一波就在北京鼓動「三呆婊」江澤民去大連視察,江答應了。薄一波打聽到江啟程的日期後,馬上通知兒子趕快投其所好。江澤民好哪一口兒呢?好吹牛皮、好張揚。

於是,大連市長薄熙來就違背中央當時的規定,率先在廣場豎起了江澤民畫像。老江到大連視察時,薄熙來讓車隊故意從大連市中心的人民廣場緩行一圈。

果然,江澤民看到自己的巨幅畫像豎立在廣場上,頓時心花怒放、手舞足蹈。回到下榻的地方,馬上與薄熙來密談。薄訴苦說,這麼多年了,還當個小城市的市長,有點「懷才不遇」的感覺。江大笑說:「我來當你的伯樂!」薄熙來喜出望外。

江接著說:「現在最大的事,在我看來,就是法輪功的問題,他們發展的太快了,再這樣發展下去,想控制都難。我想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你拿出辦法來,你就不用發愁『懷才不遇』了。」薄熙來想了想,試探的問:「我倒是想出一個辦法來,不知可行不可行?」「你說出來聽聽看」江說。

薄熙來壓低聲音說:「移植器官。煉法輪功的人身體比一般人好,移植他們的器官完全可以放心。這樣一來把他們消滅了,二來器官價錢很高……」在江澤民讚許目光的鼓勵下,薄熙來又說:「可以從大連開始。」

江澤民回到北京後不幾天,1999年8月,官職生銹的大連市長薄熙來就被提拔為遼寧省委常委、大連市委書記。一年零4個月之後,2000年12月,薄熙來再被提拔為遼寧省委副書記、代省長,兩個月之後去掉「代」字,成為省長。薄熙來以為有江澤民撐腰,自己馬上就可以進政治局,於是當了遼寧省長就不把省委書記聞世震當回事,開會時公開拍桌子叫陣,兩人的關係緊張到不說話,影響到工作。

聞世震是遼寧人,普通家庭出身,中學在瀋陽,1965年8月畢業於大連工學院(現大連理工大學)機械製造系,工程師。從生下來,到1965年在遼寧省大連油泵油嘴廠當技術員開始,直到成為遼寧省委書記,聞世震沒有離開過遼寧省。

與土生土長的聞世震相比,薄熙來在遼寧省沒有根。硬要說有根的話,那也是靠他父親薄一波給挖坑栽下去的,一提一拎就出來。薄熙來那根兒抓不住土,也不想抓住土。薄熙來認為只要投江所好──鎮壓佛法修煉者,自己就能成為中共的領導人。所以,在遼寧省委,薄熙來趾高氣揚、目中無人,口碑非常差。

2004年2月,在遼寧省委實在呆不下去的薄熙來再次通過父親薄一波的關係,調回北京,在新成立的規模很小的商務部任部長。

薄熙來在當遼寧省長時的糗聞


3萬只烏鴉每天給薄熙來送200公斤大便!
成千上萬的烏鴉襲擾大都市,這恐怕是世界級的奇聞,這奇聞發生在2003年3月的瀋陽,薄熙來當遼寧省長時期。 當時別看薄和省委書記聞世震互相撬杠子,可是有個杠子他可撬不動。那就是烏鴉。

瀋陽人越來越注意到,自從薄熙來當遼寧省長以來,不知從哪天起,每到傍晚,那些黑乎乎的烏鴉轉眼之間就如天兵一樣冷不防地出現在城區上空,並不時地發出聲聲沙啞的怪叫。有人估算,這些烏鴉,最多的時候,保守的數字也有3萬只!

烏鴉們將糞便當空拋撒,猶如一個個大雨點似的落下來,重重地摔在大廈精緻的玻璃幕墻,摔在整潔亮麗的馬路,摔在行進著的汽車的棚頂,同時也摔在無辜的行人的頭上……一位出租車司機說:「這一段,你不知什麼時候,走著走著,就常聽到車的棚頂咚咚地響了起來,我知道就是那些傢伙又向我開炮了。」一位行人向記者訴苦:「前幾天上南京街路的時候,一不小心幾泡烏鴉屎就打在身上和頭上,動靜挺大,頭頂還有些疼痛,這些東西太不像話了!」一老人無奈嘆道:「真沒辦法,城市的上空竟來了這麼多的造糞機器!」據有關部門估計,烏鴉每天向瀋陽市區投下的糞便,足有200公斤!

據東北大學一位生物學教授認為,這決不是烏鴉的錯,以前為什麼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呢,為什麼薄熙來當省長烏鴉就扔臭屎呢?:他主持正義說:「烏鴉是一種主食害蟲、對人類很友好的鳥類。對於瀋陽的烏鴉之災,人們沒有理由去怪它們,因為責任在於人類自己!」記者請教過多位有關專家:怎樣讓烏鴉軍團撤離瀋陽?他們的回答如出一轍:「無計可施。除非人類改變自己!」

谷開來的母親對薄熙來沒當上國家一把手忿忿不平,認為自己女婿與習近平不一樣。確實不一樣。人家習近平在福建任職期間,曾到三明市的大金湖旅遊區乘坐竹筏漂流,其間有一條大鯉魚突然跳到他的竹筏上面,令同行者震驚,感覺習會成為一個「人物」。薄熙來因為在全國開了頭兒活摘器官,因此當上了遼寧省省長,每天能收獲200公斤烏鴉屎。

不過,這裏咱要轉載一則烏鴉的故事,說明烏鴉可不是冷血動物,它們只是針對壞人、惡人,才會天降大糞的。

烏鴉被豪豬攻擊後向好心人求救幫忙拔刺


小烏鴉向好心人求救!
2013年7月15日,GAWKER網站刊登了一則暖新聞,還有視頻,證明這個說法。此新聞題目是「烏鴉被豪豬攻擊後向人求救幫忙拔刺」(Raven Asks Human for Help with Painful Quills After Porcupine Attack)。

報導說,這是加拿大諾省(Nova Scotia)發生的事情,一隻羽翼未豐的年幼烏鴉在與豪豬決鬥之後,雖然活了下來,但右側小小臉頰上掛著一堆白色的豪豬刺。豪豬的刺帶有倒鉤,紮到肉裏已經很痛,拔出時連肉都會被帶出,所以更加疼痛難忍。

聰明的小烏鴉知道,活下去的唯一辦法就是找人幫忙拔刺,而且它竟然知道誰有善心可以幫助,而不是趁機靠近它把它弄死。

視頻顯示,它在格蒂·克利女士(Gertie Cleary)的農舍圍欄上不停啊啊叫了近一個小時,以此吸引人的注意。果然,克利女士和她的女兒聞聲趕來。

克利女士說,站在圍欄上的小烏鴉右側臉上被紮的像針山一樣,顯然承受相當大的痛苦。她感覺的到它在等待幫助,所以想也沒多想,戴上厚厚的布手套把尖刺一根一根拔除,「它就像個孩子,每拔一根刺就疼的尖叫一次,但還是乖乖停在那裏等待後續治療。」而克利女士也不是用「霸王硬上弓」的方法,而是在烏鴉拔刺時痛的張開大嘴啊啊叫之後,用手撫摸它的羽毛,以此安撫它的緊張情緒,並釋放善意,同時見縫插針的拔除小烏鴉臉上的倒鉤刺。小烏鴉在疼痛難忍之時,也會張嘴咬克利女士的手,但最終它沒有逃離,直等到豪豬刺全部被拔除。

所有尖刺拔除以後,烏鴉仍然沒有飛走,克利女士就把它帶回她女兒的房子,並用狗食和水餵養。到了隔天,烏鴉看起來已經恢復了許多,它在恩人的家門前徘徊一陣子,最後才飛走。現在這隻烏鴉已經成為她們家的常客,與這一家人相處的相當溫馨!

一位動物保護組織的人說;如果克利女士沒有幫忙拔刺,小烏鴉很可能活不下去。

可見,一般人不太喜歡的黑色烏鴉,也知道分清善惡的。

薄熙來刷綠半邊枯樹欺騙溫總理,未得逞

2003年,溫家寶去遼寧考察,為了獲得總理的好印象,薄熙來讓把車隊經過的迎賓路兩側的枯樹一夜之間塗上綠油漆,不是全塗滿,而是只塗車隊經過可以看到的那個角度。另外,還讓工人把枯草地噴上綠漆,並把挖的慘不忍睹的太湖街一天之間重新鋪平。

薄熙來的聰明都用在歪的邪的方面了,但他騙不過溫家寶,反而讓溫家寶給收拾了。

2007年十七大,薄熙來進入中央政治局,溫家寶堅決反對把這個禍害留在北京當副總理,而是把薄送去重慶市任市委書記。氣的薄熙來會後狠命踢會議專車撒氣。

2012年2月6日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逃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2月8日由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帶回北京。3月人大會議,是溫家寶最後一次召開總理記者會,最後一次行使權力。


李肇星(左)幾次提出結束記者會均被拒絕,直到
溫家寶表達完處理薄熙來的明確態度,才散會。
3月14日,主持總理記者會的人大新聞發言人李肇星是江系鐵桿兒,害怕溫家寶談到王立軍牽扯到薄熙來,最後拉出他的主子江澤民,所以在溫家寶回答問題時、抓耳撓腮、坐立不安,幾次跑過去向溫家寶提出結束記者會,都被一口拒絕。

記者會馬拉松了約三小時,溫家寶在等待有關王立軍事件的提問。在近三個小時的時候,溫家寶終於等來外媒提到「重慶王立軍事件」。溫家寶語氣特別高昂,以至於整個會場鴉雀無聲,他面帶罕見嚴肅表情講出了「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並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汲取教訓」時,震驚全場。

第二天,2012年3月15日,中央向全世界宣布: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下臺。

溫家寶了不起,他借著自己最後一次以總理身份公開露面的機會,借助六百名中外記者的筆,傳遞了他在處理「重慶大閻王」薄熙來問題上的明確態度。

新華網12月26日刊登的《瀋陽一大街給樹安裝假葉子,寒冬臘月一片春色》,說明有些官員表面看是跟習近平對著幹,其實是跟自己過不去。大家想,冬天連樹葉子都要造假,這樣的官員幹什麼不會造假呢?這種人鐵定是要下臺的。

上面的新聞告訴我們,連鳥類都能分清善惡,對善人惡人都有不同的對待,更何況人。

上天總是千方百計的給人製造機會,為了讓人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但是,最終,還是人自己說了算。△



烏鴉知道好賴人!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