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仿薄熙来!沈阳党官不顾个人安危(多图/视频)
 
姜青
 
2015-12-29
 



寒冬腊月,沈阳重点街道青年大街给树安装假叶子!



工人正在忙碌着给冬眠的树木安装升级版假枫叶。



沈阳党官儿不顾个人安危,让假树叶迎风招展!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12月26日转载了中新网一组3张高清图片,图片是东方IC的版权作品,题目是《沈阳一大街给树安装假叶子,寒冬腊月一片春色》。

这一组图片共同使用一个图片解说:「2015年12月24日,辽宁沈阳,入冬的沈阳树木无叶,而在沈阳重点街路青年大街上,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着给冬眠的树木安装升级版枫叶。翠绿的、金黄的叶子远远看去十分醒目。但在此经过的市民纷纷吐槽,此举不但会破坏树木还会误导小孩子。」

沈阳是辽宁省的省会,辽宁省前省长是薄熙来。给冬眠的树木染绿是薄熙来的绝活儿啊。

怎么,现在老省长判无期徒刑了,现任的省委干部、市委干部也想步其后尘?

薄熙来升官的内幕

1984年10月,薄熙来因为离婚不付儿子薄望知(后更名李望知)的赡养费,被元配李丹宇赶出北京,通过父亲的关系,去了辽宁省大连市金县(现金州区),当县委副书记。1988年任大连市委宣传部长;1990年成为大连市副市长,1993年2月当大连市长之后,在这个位置上就卡壳儿了,一当就是6年多,还是大连市委副书记、市长,没有继续上升的征兆。这可把野心勃勃的薄一波和薄熙来急坏了。

于是,薄一波就在北京鼓动「三呆婊」江泽民去大连视察,江答应了。薄一波打听到江启程的日期后,马上通知儿子赶快投其所好。江泽民好哪一口儿呢?好吹牛皮、好张扬。

于是,大连市长薄熙来就违背中央当时的规定,率先在广场竖起了江泽民画像。老江到大连视察时,薄熙来让车队故意从大连市中心的人民广场缓行一圈。

果然,江泽民看到自己的巨幅画像竖立在广场上,顿时心花怒放、手舞足蹈。回到下榻的地方,马上与薄熙来密谈。薄诉苦说,这么多年了,还当个小城市的市长,有点「怀才不遇」的感觉。江大笑说:「我来当你的伯乐!」薄熙来喜出望外。

江接着说:「现在最大的事,在我看来,就是法轮功的问题,他们发展的太快了,再这样发展下去,想控制都难。我想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你拿出办法来,你就不用发愁『怀才不遇』了。」薄熙来想了想,试探的问:「我倒是想出一个办法来,不知可行不可行?」「你说出来听听看」江说。

薄熙来压低声音说:「移植器官。炼法轮功的人身体比一般人好,移植他们的器官完全可以放心。这样一来把他们消灭了,二来器官价钱很高……」在江泽民赞许目光的鼓励下,薄熙来又说:「可以从大连开始。」

江泽民回到北京后不几天,1999年8月,官职生锈的大连市长薄熙来就被提拔为辽宁省委常委、大连市委书记。一年零4个月之后,2000年12月,薄熙来再被提拔为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两个月之后去掉「代」字,成为省长。薄熙来以为有江泽民撑腰,自己马上就可以进政治局,于是当了辽宁省长就不把省委书记闻世震当回事,开会时公开拍桌子叫阵,两人的关系紧张到不说话,影响到工作。

闻世震是辽宁人,普通家庭出身,中学在沈阳,1965年8月毕业于大连工学院(现大连理工大学)机械制造系,工程师。从生下来,到1965年在辽宁省大连油泵油嘴厂当技术员开始,直到成为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没有离开过辽宁省。

与土生土长的闻世震相比,薄熙来在辽宁省没有根。硬要说有根的话,那也是靠他父亲薄一波给挖坑栽下去的,一提一拎就出来。薄熙来那根儿抓不住土,也不想抓住土。薄熙来认为只要投江所好──镇压佛法修炼者,自己就能成为中共的领导人。所以,在辽宁省委,薄熙来趾高气扬、目中无人,口碑非常差。

2004年2月,在辽宁省委实在呆不下去的薄熙来再次通过父亲薄一波的关系,调回北京,在新成立的规模很小的商务部任部长。

薄熙来在当辽宁省长时的糗闻


3万只乌鸦每天给薄熙来送200公斤大便!
成千上万的乌鸦袭扰大都市,这恐怕是世界级的奇闻,这奇闻发生在2003年3月的沈阳,薄熙来当辽宁省长时期。 当时别看薄和省委书记闻世震互相撬杠子,可是有个杠子他可撬不动。那就是乌鸦。

沈阳人越来越注意到,自从薄熙来当辽宁省长以来,不知从哪天起,每到傍晚,那些黑乎乎的乌鸦转眼之间就如天兵一样冷不防地出现在城区上空,并不时地发出声声沙哑的怪叫。有人估算,这些乌鸦,最多的时候,保守的数字也有3万只!

乌鸦们将粪便当空抛撒,犹如一个个大雨点似的落下来,重重地摔在大厦精致的玻璃幕墙,摔在整洁亮丽的马路,摔在行进着的汽车的棚顶,同时也摔在无辜的行人的头上……一位出租车司机说:「这一段,你不知什么时候,走着走着,就常听到车的棚顶咚咚地响了起来,我知道就是那些家伙又向我开炮了。」一位行人向记者诉苦:「前几天上南京街路的时候,一不小心几泡乌鸦屎就打在身上和头上,动静挺大,头顶还有些疼痛,这些东西太不像话了!」一老人无奈叹道:「真没办法,城市的上空竟来了这么多的造粪机器!」据有关部门估计,乌鸦每天向沈阳市区投下的粪便,足有200公斤!

据东北大学一位生物学教授认为,这决不是乌鸦的错,以前为什么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呢,为什么薄熙来当省长乌鸦就扔臭屎呢?:他主持正义说:「乌鸦是一种主食害虫、对人类很友好的鸟类。对于沈阳的乌鸦之灾,人们没有理由去怪它们,因为责任在于人类自己!」记者请教过多位有关专家:怎样让乌鸦军团撤离沈阳?他们的回答如出一辙:「无计可施。除非人类改变自己!」

谷开来的母亲对薄熙来没当上国家一把手忿忿不平,认为自己女婿与习近平不一样。确实不一样。人家习近平在福建任职期间,曾到三明市的大金湖旅游区乘坐竹筏漂流,其间有一条大鲤鱼突然跳到他的竹筏上面,令同行者震惊,感觉习会成为一个「人物」。薄熙来因为在全国开了头儿活摘器官,因此当上了辽宁省省长,每天能收获200公斤乌鸦屎。

不过,这里咱要转载一则乌鸦的故事,说明乌鸦可不是冷血动物,它们只是针对坏人、恶人,才会天降大粪的。

乌鸦被豪猪攻击后向好心人求救帮忙拔刺


小乌鸦向好心人求救!
2013年7月15日,GAWKER网站刊登了一则暖新闻,还有视频,证明这个说法。此新闻题目是「乌鸦被豪猪攻击后向人求救帮忙拔刺」(Raven Asks Human for Help with Painful Quills After Porcupine Attack)。

报道说,这是加拿大诺省(Nova Scotia)发生的事情,一只羽翼未丰的年幼乌鸦在与豪猪决斗之后,虽然活了下来,但右侧小小脸颊上挂着一堆白色的豪猪刺。豪猪的刺带有倒钩,扎到肉里已经很痛,拔出时连肉都会被带出,所以更加疼痛难忍。

聪明的小乌鸦知道,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找人帮忙拔刺,而且它竟然知道谁有善心可以帮助,而不是趁机靠近它把它弄死。

视频显示,它在格蒂·克利女士(Gertie Cleary)的农舍围栏上不停啊啊叫了近一个小时,以此吸引人的注意。果然,克利女士和她的女儿闻声赶来。

克利女士说,站在围栏上的小乌鸦右侧脸上被扎的像针山一样,显然承受相当大的痛苦。她感觉的到它在等待帮助,所以想也没多想,戴上厚厚的布手套把尖刺一根一根拔除,「它就像个孩子,每拔一根刺就疼的尖叫一次,但还是乖乖停在那里等待后续治疗。」而克利女士也不是用「霸王硬上弓」的方法,而是在乌鸦拔刺时痛的张开大嘴啊啊叫之后,用手抚摸它的羽毛,以此安抚它的紧张情绪,并释放善意,同时见缝插针的拔除小乌鸦脸上的倒钩刺。小乌鸦在疼痛难忍之时,也会张嘴咬克利女士的手,但最终它没有逃离,直等到豪猪刺全部被拔除。

所有尖刺拔除以后,乌鸦仍然没有飞走,克利女士就把它带回她女儿的房子,并用狗食和水喂养。到了隔天,乌鸦看起来已经恢复了许多,它在恩人的家门前徘徊一阵子,最后才飞走。现在这只乌鸦已经成为她们家的常客,与这一家人相处的相当温馨!

一位动物保护组织的人说;如果克利女士没有帮忙拔刺,小乌鸦很可能活不下去。

可见,一般人不太喜欢的黑色乌鸦,也知道分清善恶的。

薄熙来刷绿半边枯树欺骗温总理,未得逞

2003年,温家宝去辽宁考察,为了获得总理的好印象,薄熙来让把车队经过的迎宾路两侧的枯树一夜之间涂上绿油漆,不是全涂满,而是只涂车队经过可以看到的那个角度。另外,还让工人把枯草地喷上绿漆,并把挖的惨不忍睹的太湖街一天之间重新铺平。

薄熙来的聪明都用在歪的邪的方面了,但他骗不过温家宝,反而让温家宝给收拾了。

2007年十七大,薄熙来进入中央政治局,温家宝坚决反对把这个祸害留在北京当副总理,而是把薄送去重庆市任市委书记。气的薄熙来会后狠命踢会议专车撒气。

2012年2月6日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逃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2月8日由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带回北京。3月人大会议,是温家宝最后一次召开总理记者会,最后一次行使权力。


李肇星(左)几次提出结束记者会均被拒绝,直到
温家宝表达完处理薄熙来的明确态度,才散会。
3月14日,主持总理记者会的人大新闻发言人李肇星是江系铁杆儿,害怕温家宝谈到王立军牵扯到薄熙来,最后拉出他的主子江泽民,所以在温家宝回答问题时、抓耳挠腮、坐立不安,几次跑过去向温家宝提出结束记者会,都被一口拒绝。

记者会马拉松了约三小时,温家宝在等待有关王立军事件的提问。在近三个小时的时候,温家宝终于等来外媒提到「重庆王立军事件」。温家宝语气特别高昂,以至于整个会场鸦雀无声,他面带罕见严肃表情讲出了「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汲取教训」时,震惊全场。

第二天,2012年3月15日,中央向全世界宣布: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下台。

温家宝了不起,他借着自己最后一次以总理身份公开露面的机会,借助六百名中外记者的笔,传递了他在处理「重庆大阎王」薄熙来问题上的明确态度。

新华网12月26日刊登的《沈阳一大街给树安装假叶子,寒冬腊月一片春色》,说明有些官员表面看是跟习近平对着干,其实是跟自己过不去。大家想,冬天连树叶子都要造假,这样的官员干什么不会造假呢?这种人铁定是要下台的。

上面的新闻告诉我们,连鸟类都能分清善恶,对善人恶人都有不同的对待,更何况人。

上天总是千方百计的给人制造机会,为了让人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但是,最终,还是人自己说了算。△



乌鸦知道好赖人!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