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萬花筒:眼花繚亂 但有規律(圖)
 
門禮瞰
 
2015-11-7
 



這圖片裡一死一無期徒刑,還有一個夜不能寐的!

【人民報消息】中共官場的換將如同走馬燈,看起來眼花繚亂,但是卻有規律。

據北京青年報11月2日報導,上周閉幕的十八屆五中全會上,中央委員方面的人事調整頗受關注。自十八屆二中全會以來,省部級人事便迎來密集調整。相比此前,四中全會到五中全會這一年,人事調整更顯頻繁。

四中全會以來,5個省部級單位換了「一把手」,地方上則有8個省份的省級黨委書記或省級行政長官有所調整,而副部級幹部的變動更是不勝枚舉。出現人員調整的部委中,工信部和發改委的人事變動較為頻繁。此外,履新省級政府的一把手中,以「老將」居多。

5部委換帥 8個省份黨政「一把手」有所調整

從去年10月召開十八屆四中全會至今,已有5個部級單位更換了「一把手」,包括文化部、環保部、中央統戰部、國家統計局和安監總局。

去年12月,中宣部原常務副部長雒樹剛調任文化部黨組書記、部長,他今年60歲,原部長蔡武2014年10月滿65歲,現任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

同年12月的最後一天,國務院宣布中央政治局委員、原天津市委書記孫春蘭兼任中央委員級別的中央統戰部部長,原部長令計劃已被雙開。孫春蘭降職使用。

另外三位調整的「一把手」系今年調任。 1月,51歲的清華大學原校長陳吉寧接棒已到退休年齡的周生賢,出任環保部黨組書記,2月開始任環保部部長。

國家統計局則是今年5月換一把手,王保安任國家統計局局長,他此前為財政部副部長。

國家統計局原局長馬建堂四中全會時由中央候補委員增補為中央委員,已於今年4月調任國家行政學院,任黨委委員、常務副院長。

在五中全會開幕前,10月中旬,公安部原副部長楊煥寧調任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任黨組書記、局長。原局長楊棟梁今年8月已落馬。

報導說,雖然部委「一把手」的變動只有5人,但副部級幹部調動頻繁。除了各大部委幾乎都有調整以外,「一行三會」、國務院副秘書長、國新辦、央視、央廣、新華社等都有副部級以上的幹部調整。

地方黨政領導方面,十八屆二中全會後全國31個省份的省級黨政一把手調整完成了一些。盡不盡人意,還要再看,這不能算定局。

此後至四中全會召開時,僅有山西、吉林兩省受反腐影響省委黨政一把手有所調整。其中,吉林省原省委書記王儒林調任山西,任省委書記,整頓因塌方式腐敗嚴重受損的山西省委常委班子。山西省原省委書記袁純清則失去實權,調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

吉林省一把手王儒林調走後,原省長巴音朝魯接手省委書記一職,省長一職則由中國農行調任的金融專家蔣超良接任。

而十八屆四中全會至五中全會期間,貴州、遼寧、河北、海南、安徽、雲南、新疆、天津等8個省份的省級黨委書記或省級行政長官有所調整。

落馬的原因表面是腐敗因素,其實真正的原因被調整者心知肚明,那就是在鎮壓法輪功期間是否有血債。今年7月落馬的河北省原省委書記周本順,被貶去統戰部任部長的天津市原市委書記孫春蘭,還有提前退居二線,調任全國人大的雲南省原省委書記秦光榮。

還有,遼寧王瑉、安徽張寶順都是一把手退居二線,看似是「到齡」,其實都是不讓他們再掌權。

據報導,8個省份中,海南省的調整略顯特別。海南省原省長蔣定之,「罕見」回鄉就任江蘇省省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副主任。其省長一職由國家海洋局原局長劉賜貴「空降」海南接任。

在宣布這個決定的海南省委常委(擴大)會議上,省長蔣定之被貶職的原因說成是當「海南省長前曾克服健康問題堅持工作」,蔣定之隨後在全國兩會上透露是耳疾。真正的原因,他心裡很清楚。

有降就有升,天津市長黃興國兼職代理市委書記一職;貴州原省委書記趙克志調任河北,省任一把手。

工信部、發改委問題大,人事變動頻繁

這一年來,工信部和發改委的的副部級幹部變動較為頻繁,證明這兩個部門問題很大。

工信部,領導班子格局目前一正九副,有五位副部長是不到一年裡調整的。最早的調整發生在今年一月,工信部辦公廳原主任莫瑋任黨組成員,晉升副部級。緊接著的二月,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原校長懷進鵬調任工信部任副部長、黨組成員。七月,青海省原副省長辛國斌到任。此後,同樣在今年10月,五中全會前夕,工信部再來兩位副部長,分別是湖南省委原常委陳肇雄和原產業政策司司長馮飛。

國家發改委,這一年來同樣有五位副部級幹部履新。除了任建華任黨組成員,負責紀檢以外,另外四人都還有副主任的職務,其中三人是正部長級擔任發改委副主任,只有發改委原副秘書長王曉濤是副部級。

三個正部長級發改委副主任是:國務院原副秘書長、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原局長張勇,新疆自治區原副書記、政府主席努爾-白克力,國務院研究室原黨組書記、主任寧吉。此外,努爾-白克力還兼任國家能源局局長,福建省原副省長鄭柵潔八月調任能源局任副部長級副局長。

被免去職務的原發改委副主任朱之鑫、解振華、吳新雄均是1949年生人,年齡已滿,原副主任徐憲平1954年生人,今年61歲。

官場上上下下並不尋常

過去,幹部提拔的速度不一,是由執行江澤民的政策賣力不賣力來決定的,越是緊跟江的政策走的,提拔越快,否則反之。

例如,楊煥寧到安監總局履新前,2001年就已經是公安部副部長,幹了15年副部長才升至正部級。

而在習近平接胡錦濤的班之後,則情況正相反,例如楊曉超,2013年7月才從北京市財政局長任副市長,完成局級到副部的提升,緊接著一年後任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再一年就任中紀委秘書長,兩年完成了副部到正部的升級。

8個省份中,貴州、遼寧、河北、安徽、雲南、天津等6個省份在此前一年間調整的是省(市)委書記。其中,貴州、遼寧、安徽、雲南都是由原省長接任,屬正常調整。

最觸人神經的是,中央政治局委員、江系天津市委書記孫春蘭,2014年12月末,令計劃落馬一週後,被迅速通知接任中央委員級別的中央統戰部部長,引起輿論大嘩。

時任天津市市長的黃興國從2014年12月代理市委書記至今。期間發生了天津港「8·12」特別重大毒品火災爆炸事故。 8月19日,天津港爆炸舉行第10場新聞發佈會時,天津市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首次出席發佈會,表示自己對這次事故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江系幸災樂禍,希望他趕快下臺。

但是,習近平一點不糊塗,知道是江系張高麗們故意製造事端,轉移慶祝「9-3」抗戰勝利70周年的視線,並企圖讓外國感覺中國實在不安全。所以,習不動聲色,黃興國該幹啥還幹啥。

早在2013年6月召開的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習近平曾提出選用幹部「四不唯」,即「不唯票、不唯分、不唯GDP、不唯年齡」。

那「唯」什麼呢?跟沒跟著江澤民迫害無辜,手上有沒有血債,是能不能被提拔、能不能被繩之以法的唯一標準。江澤民當政時,1999年7月之後,薄熙來夫婦緊跟江的指示,開了活摘器官的先河,用佛法修煉者的性命換取高官和錢海,兒子薄瓜瓜在英國留學時,被學校稱作「花錢成病態」。那個時候,大家想一想,那個時候不肯追隨江的黨官,可以證明他們還有人性和良知。

體制內官場的變動看起來像萬花筒,讓人眼花繚亂,而且似乎沒有規律。其實是有規律的,打下去的一定有問題,而提拔上去的並不一定沒問題。這就是為什麼有的官員剛上去沒三天,就被解職、雙規、雙開了。還有的官員被列入提拔名單後主動要求不被重用,就是自己有什麼病自己知道。

現在,官場從上到下正在大清洗,這是中共建政66年來從來沒有過的事。當官的要想過舒心日子,那就不作孽,做個有良心的好人。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