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万花筒:眼花缭乱 但有规律(图)
 
门礼瞰
 
2015-11-7
 



这图片里一死一无期徒刑,还有一个夜不能寐的!

【人民报消息】中共官场的换将如同走马灯,看起来眼花缭乱,但是却有规律。

据北京青年报11月2日报导,上周闭幕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中央委员方面的人事调整颇受关注。自十八届二中全会以来,省部级人事便迎来密集调整。相比此前,四中全会到五中全会这一年,人事调整更显频繁。

四中全会以来,5个省部级单位换了「一把手」,地方上则有8个省份的省级党委书记或省级行政长官有所调整,而副部级干部的变动更是不胜枚举。出现人员调整的部委中,工信部和发改委的人事变动较为频繁。此外,履新省级政府的一把手中,以「老将」居多。

5部委换帅 8个省份党政「一把手」有所调整

从去年10月召开十八届四中全会至今,已有5个部级单位更换了「一把手」,包括文化部、环保部、中央统战部、国家统计局和安监总局。

去年12月,中宣部原常务副部长雒树刚调任文化部党组书记、部长,他今年60岁,原部长蔡武2014年10月满65岁,现任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

同年12月的最后一天,国务院宣布中央政治局委员、原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兼任中央委员级别的中央统战部部长,原部长令计划已被双开。孙春兰降职使用。

另外三位调整的「一把手」系今年调任。 1月,51岁的清华大学原校长陈吉宁接棒已到退休年龄的周生贤,出任环保部党组书记,2月开始任环保部部长。

国家统计局则是今年5月换一把手,王保安任国家统计局局长,他此前为财政部副部长。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马建堂四中全会时由中央候补委员增补为中央委员,已于今年4月调任国家行政学院,任党委委员、常务副院长。

在五中全会开幕前,10月中旬,公安部原副部长杨焕宁调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任党组书记、局长。原局长杨栋梁今年8月已落马。

报道说,虽然部委「一把手」的变动只有5人,但副部级干部调动频繁。除了各大部委几乎都有调整以外,「一行三会」、国务院副秘书长、国新办、央视、央广、新华社等都有副部级以上的干部调整。

地方党政领导方面,十八届二中全会后全国31个省份的省级党政一把手调整完成了一些。尽不尽人意,还要再看,这不能算定局。

此后至四中全会召开时,仅有山西、吉林两省受反腐影响省委党政一把手有所调整。其中,吉林省原省委书记王儒林调任山西,任省委书记,整顿因塌方式腐败严重受损的山西省委常委班子。山西省原省委书记袁纯清则失去实权,调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

吉林省一把手王儒林调走后,原省长巴音朝鲁接手省委书记一职,省长一职则由中国农行调任的金融专家蒋超良接任。

而十八届四中全会至五中全会期间,贵州、辽宁、河北、海南、安徽、云南、新疆、天津等8个省份的省级党委书记或省级行政长官有所调整。

落马的原因表面是腐败因素,其实真正的原因被调整者心知肚明,那就是在镇压法轮功期间是否有血债。今年7月落马的河北省原省委书记周本顺,被贬去统战部任部长的天津市原市委书记孙春兰,还有提前退居二线,调任全国人大的云南省原省委书记秦光荣。

还有,辽宁王珉、安徽张宝顺都是一把手退居二线,看似是「到龄」,其实都是不让他们再掌权。

据报道,8个省份中,海南省的调整略显特别。海南省原省长蒋定之,「罕见」回乡就任江苏省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其省长一职由国家海洋局原局长刘赐贵「空降」海南接任。

在宣布这个决定的海南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省长蒋定之被贬职的原因说成是当「海南省长前曾克服健康问题坚持工作」,蒋定之随后在全国两会上透露是耳疾。真正的原因,他心里很清楚。

有降就有升,天津市长黄兴国兼职代理市委书记一职;贵州原省委书记赵克志调任河北,省任一把手。

工信部、发改委问题大,人事变动频繁

这一年来,工信部和发改委的的副部级干部变动较为频繁,证明这两个部门问题很大。

工信部,领导班子格局目前一正九副,有五位副部长是不到一年里调整的。最早的调整发生在今年一月,工信部办公厅原主任莫玮任党组成员,晋升副部级。紧接着的二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原校长怀进鹏调任工信部任副部长、党组成员。七月,青海省原副省长辛国斌到任。此后,同样在今年10月,五中全会前夕,工信部再来两位副部长,分别是湖南省委原常委陈肇雄和原产业政策司司长冯飞。

国家发改委,这一年来同样有五位副部级干部履新。除了任建华任党组成员,负责纪检以外,另外四人都还有副主任的职务,其中三人是正部长级担任发改委副主任,只有发改委原副秘书长王晓涛是副部级。

三个正部长级发改委副主任是:国务院原副秘书长、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原局长张勇,新疆自治区原副书记、政府主席努尔-白克力,国务院研究室原党组书记、主任宁吉。此外,努尔-白克力还兼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福建省原副省长郑栅洁八月调任能源局任副部长级副局长。

被免去职务的原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解振华、吴新雄均是1949年生人,年龄已满,原副主任徐宪平1954年生人,今年61岁。

官场上上下下并不寻常

过去,干部提拔的速度不一,是由执行江泽民的政策卖力不卖力来决定的,越是紧跟江的政策走的,提拔越快,否则反之。

例如,杨焕宁到安监总局履新前,2001年就已经是公安部副部长,干了15年副部长才升至正部级。

而在习近平接胡锦涛的班之后,则情况正相反,例如杨晓超,2013年7月才从北京市财政局长任副市长,完成局级到副部的提升,紧接着一年后任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再一年就任中纪委秘书长,两年完成了副部到正部的升级。

8个省份中,贵州、辽宁、河北、安徽、云南、天津等6个省份在此前一年间调整的是省(市)委书记。其中,贵州、辽宁、安徽、云南都是由原省长接任,属正常调整。

最触人神经的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江系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2014年12月末,令计划落马一周后,被迅速通知接任中央委员级别的中央统战部部长,引起舆论大哗。

时任天津市市长的黄兴国从2014年12月代理市委书记至今。期间发生了天津港「8·12」特别重大毒品火灾爆炸事故。 8月19日,天津港爆炸举行第10场新闻发布会时,天津市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首次出席发布会,表示自己对这次事故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江系幸灾乐祸,希望他赶快下台。

但是,习近平一点不糊涂,知道是江系张高丽们故意制造事端,转移庆祝「9-3」抗战胜利70周年的视线,并企图让外国感觉中国实在不安全。所以,习不动声色,黄兴国该干啥还干啥。

早在2013年6月召开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曾提出选用干部「四不唯」,即「不唯票、不唯分、不唯GDP、不唯年龄」。

那「唯」什么呢?跟没跟着江泽民迫害无辜,手上有没有血债,是能不能被提拔、能不能被绳之以法的唯一标准。江泽民当政时,1999年7月之后,薄熙来夫妇紧跟江的指示,开了活摘器官的先河,用佛法修炼者的性命换取高官和钱海,儿子薄瓜瓜在英国留学时,被学校称作「花钱成病态」。那个时候,大家想一想,那个时候不肯追随江的党官,可以证明他们还有人性和良知。

体制内官场的变动看起来像万花筒,让人眼花缭乱,而且似乎没有规律。其实是有规律的,打下去的一定有问题,而提拔上去的并不一定没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官员刚上去没三天,就被解职、双规、双开了。还有的官员被列入提拔名单后主动要求不被重用,就是自己有什么病自己知道。

现在,官场从上到下正在大清洗,这是中共建政66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事。当官的要想过舒心日子,那就不作孽,做个有良心的好人。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