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黑色能量光束從空中罩下來護江(多圖)
 
——現代童話新聞:舊勢力與蟾蜍王
 
梁新
 
2015-11-15
 



2002年4月初,江出訪德國,臉旁這條黑色光柱引人注目。



江臉的中央一直到地都被光柱罩著,黑淒淒的。



一條黑色光柱從天上罩下來,罩在江的右側,包括右邊臉都是黑的。

【人民報消息】當人類認識世界的時候,就知道用顏色來區分善與惡,那就是白色和黑色。實際上白色確實代表著純潔和善良,黑色代表的是污穢和邪惡。

下面讓我們從13年前的新聞報導看起,串起來一直看到今天,就像是童話故事,500年後的人一定不會認為這些是新聞。

江訪問德國:黑色光束從空中罩下來

2002年4月8日,黨網人民網發自柏林的報導說,「應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總統約翰內斯□勞的邀請,國家主席江澤民今天乘專機抵達德國首都柏林,開始對德國進行為期6天的國事訪問。這是江澤民主席此次歐、非、亞5國之行的第一站。」

來自德國的消息說,江到德國的前兩天,德國的各個火車站剎那間貼出一個大廣告畫,上標題為「往上瞧」,下標題為「大的出來了」,配圖是兩個蛤蟆一邊站一個,側過頭向上看,一個白肚大蛤蟆頭戴著皇冠出來了。

德國並不知道江澤民是癩蛤蟆托生的,怎麼會在其來訪前搞出這種不可思議的廣告畫來呢?可見,是一種邪惡的勢力在另外空間裡支配著人去做的。

報導說,當地時間4月8日下午2時30分,江澤民乘坐的專機降落在柏林泰格爾機場。剛到德國,江就被送了一個「花瓶」,又被贈了一部急救車,自此以後,最喜歡作秀的江澤民沒精力當「花瓶」作秀,警護車後整天緊跟著救護車。

最不可思議的是,江出訪德國的視頻中可以清晰看到,一道粗粗的黑色光柱,從空中下來罩著江。隨著江的移動,不離其左右。這比蛤蟆廣告畫的出現更明確的挑明,宇宙中有股惡勢力在支撐著、保護著蛤蟆精江澤民。

2002年4月20日,江澤民在伊朗訪問,當天,一打開人民網,幾秒鐘之後就跳出一隻動畫蛤蟆,從右跳到左,從左跳到右,一直不停的在跳。中國老百姓說「缺什麼補什麼」,後來外交部有人透露,江澤民當時在伊朗身體極其虛弱。

江訪問冰島的怪事和內幕




2002年6月14日晚,江澤民在冰島國宴上突然站起來高歌一曲,嚇壞眾貴賓。

兩個月後,2002年6月11日至16日,江澤民去冰島訪問。

據法新社2002年6月15日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報導,6月14日晚冰島總統宴請江澤民,在晚宴進行到一半時,江吃著吃著,突然撂下刀叉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高歌一曲,讓所有出席晚宴的冰島高官和貴賓大吃一驚,陪同出訪的老婆王冶坪嘴癟來癟去差點沒哭出來。

後來,據王冶坪的密友說,王冶坪透露了老江冰島國宴唱歌的內幕。

聽王冶坪說,江澤民不光是有心臟病等不少的病,但那都能有藥治,只有一種病沒的治──幻聽幻覺。江表現出來的症狀非常嚴重。過去沒有過,那幾年新添的。自1999年以來幻聽幻覺越來越嚴重,家裡人請神經科專家來了幾次,人家也搞不懂是怎麼回事,以後再請都借故推脫了。

王冶坪說,有一天在家裡正吃飯,突然江澤民非常緊張的說,聽見有一個聲音告訴他說法輪功的李老師要奪他的權。家裡人一聽都楞住了,這不是神經不正常嘛,就勸他說:「沒有人要奪你的權,人家一個普通老百姓怎麼能奪了你的權?」他把兩眼一瞪:「怎麼,連你們都偏向他說話?他就是要奪我的權!」

王冶坪說,人家冰島總統請客,達官顯貴濟濟一堂正舉行晚宴,突然江澤民聽到有一個聲音告訴他:「嘿,人家李老師彈拉說唱樣樣在行。」江的妒忌心噌的一下起來了:「我也行!」

江撂下飯碗,突然起立大聲唱起來,把在場的貴賓們都嚇了一跳,不知江澤民的哪根神經錯了位。王冶坪一看,這不是又犯病了嘛,急得在旁邊差點兒沒哭出來。這醜聞第二天就上了冰島大報頭條頭條,還圖文並茂。

還有一件奇事發生在冰島國宴的第二天,2002年6月15日下午,冰島警察把通向噴泉的路封鎖以迎接江澤民的車隊來臨。就在江到來的片刻,噴泉忽然噴出半邊黑色污濁的水柱,那半邊水柱對應的天空同時也陰雲密布,天空變成一半黑一半亮。有當地的居民驚嘆道:從未見過如此黑的泉水噴出。




2002年6月15日下午,就在江到來的片刻,冰島噴泉忽然噴出半邊黑色污濁的水柱!

一位男士一針見血道:什麼樣的「貴客」到,什麼樣的噴泉出。

江澤民走到哪裏就把災禍帶到哪裏,當地僑界領袖李教授就是因為江澤民去冰島而家破人亡的!

江出訪冰島的幾年前,中國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的李教授和老伴退休後,來到冰島首都與先期到達的兒子和兒媳共享天倫之樂。李教授父子定居冰島幾年後逐漸成了當地華僑中有影響的人物。

據冰島知情人士談到,江澤民出訪冰島,中領館官員為了讓其感覺良好,花錢雇了當地華人當啦啦隊。江澤民為此還專門接見了以李教授為首的啦啦隊代表,這條新聞並在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中播出。

2002年6月17日,大約是江澤民離開冰島後的第二天,李教授一家開車出行。兒子開車,同車還有兒媳婦,以及他們1歲的孫子和李教授的妻子一共五口人。汽車在正常行駛中突然沖下公路開進湖中。李教授的兒子砸碎車窗逃離上岸,其餘四口家人均被淹死。

事後,有人問李教授的兒子,他的車是怎麼開的。他一臉茫然和痛苦,說與平日裡沒有什麼不一樣。

江系小嘍羅還血債時奇景

近幾年,官場流行一種怪病,叫「憂鬱症」。伴隨著憂鬱症而來的是另一個網路新詞「墜亡」。從新聞中看到一些官員,像炒豆兒似的從高樓墜下而死。最近兩個新聞更典型。

11月4日晚,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委副書記、市長肖文蓀在秘書的注視下,翻過欄杆跳進柳江河中溺亡。廣西紀委通過當地媒體稱,廣西紀檢機關未接到對肖文蓀的舉報,也未對其進行任何調查。那他為什麼跳進河裡?

11月9日上午11時左右,吉林省蛟河市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郝壯,從市公安局6層辦公室跳下,因傷勢過重,經搶救無效死亡。蛟河市公安局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事件系意外事故,郝壯是在擦玻璃時失足從窗臺墜落。11月的吉林非常寒冷,沒有人打開窗戶擦玻璃,更別說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親自動手。他是在怎樣的心理狀態下墜落的?

據有開天眼的人透露,說這些人和薄熙來一樣,是因為追隨江澤民而升官和雙手沾血的。薄熙來留著當證人,這些小嘍羅沒什麼用了,就到了還血債的時候。死前,他們就看見有人追殺(一般人看不見),這些惡人慌不擇路的逃命,就墜樓了(在他們眼中,那是平地)。這些人的死都不是自殺、跳樓,所以現在官媒用個準確的名詞「墜亡」。

說起來,罪魁禍首是江澤民,沒有江不會有這麼多人暴死。那麼,江的來歷是怎樣的?為何追隨江的人都沒有好下場?這個三言兩語還說不太明白。比較能說明白的,是長篇連載《江澤民其人》前面的那段對江來歷的介紹《楔子:唐代千年怨氣 郁結邪惡怪胎》。

《江澤民其人》楔子

下面讓我們轉載《江澤民其人》的開場白《楔子》全文:

且說大唐武德九年,高祖李淵賴次子李世民削平天下十八路反王,滅盡七十二道煙塵,安享富貴,江山一統。高祖有四子,建成、世民、元吉、元霸。李元霸早夭,建成封英王、世民封秦王、元吉封齊王。建成、元吉與高祖寵妃張艷雪、尹瑟瑟私通,曾被秦王撞破,雖事後囫圇過去,心中畢竟深以為恨。按照過去帝王繼承規矩,高祖千秋萬歲之後,建成當繼位,但李世民功高蓋世,大唐江山幾乎為他一人打下,高祖常常讚譽有加,建成、元吉心中十分妒恨。

「元」、「吉」二字,合之頗類「唐」字,故元吉自命有天子之份,覬覦大位已久,建成懦弱不成事,忌憚者惟秦王而已。元吉欲先假建成之手除去秦王,再除建成以自代,終宵謀劃。

恰逢平陽公主病逝,文武宗親皆去送葬,建成、元吉假意擺下酒宴,邀秦王共飲,卻在酒中下了劇毒。秦王生性豁達,只道建成與元吉知錯謝罪,坦然不疑,舉杯欲飲。自古「王者不死」,秦王才飲一小口,一隻燕子飛過,遺糞於杯中,又污了秦王衣服。秦王遂起身更衣,忽然腹痛如絞,回府後,終宵泄瀉,嘔血數升,幾乎不免。自知酒中必有蹊蹺。唐帝聞之,恐秦王兄弟之間不能相容,欲使秦王移居洛陽,自陜西以東皆由秦王主政,建天子旌旗,如漢梁孝王故事。

建成、元吉大恐,知秦王膽略過人,胸襟如海,文有長孫無忌、徐懋功、李淳風、房玄齡、杜如晦,武有秦叔寶、程咬金、尉遲敬德、李靖等,日後舉義旗,天下歸心,無人可制,於是再設毒計,欲調秦王手下大將遠征突厥。秦王見事緊急,遂將建成、元吉穢亂宮廷之事告知高祖,高祖命建成、元吉第二天進宮對質。建成、元吉次日率亡命之徒四、五百人,來到玄武門前,只等秦王一到便下殺手。誰知秦王早有準備,身披鎧甲而來。建成、元吉見秦王,便彎弓射了三箭,皆被秦王躲過,秦瓊還了一箭射死建成。元吉欲逃,被尉遲敬德一箭射死。此事史稱「玄武門之變」。

李元吉死後,惡靈下地獄還業,閻羅王知其與父皇寵妃通姦,並姦殺李世民未婚之妻等亂倫之事,又以鴆酒毒害秦王,以弓箭射秦王等有違天倫之事,十惡不赦,因而將其打入無生之門,下無間地獄,經過千年消磨,已不具先天生命之形骸,無完整思想,只剩一股嫉恨之氣,此為後話。

世民即位,稱太宗皇帝,改元貞觀,開創貞觀盛世。太宗仁德如天,體恤百姓,繼帝位,上順天意,下合民心,實為蒼生之福。

貞觀二十二年,玄奘取經歸來,太宗親率文武百官在朱雀橋邊迎接,並做《大唐三藏聖教序》以記其盛事。貞觀二十三年,太宗駕崩,因護持佛法、弘揚道、儒有功,為人仁、義、智、勇足備,清心寡欲,約己愛民,且其人來歷非凡,絕非世人之管窺所能洞見,後歷次轉生皆自然秉蒼穹正氣,或為帝、王、將、相,或為文人學士、武學宗師,難以悉述。

話說千年之後,正是法輪聖王以彌勒之佛乘下世,傳大法,救度眾生。宇宙間舊的勢力,以協助之名干擾正法救度眾生之事,因此要造一個最無正念理性,蠢、惡、壞、奸、醜、顯示、妒忌、遇事膽小如鼠之人形大醜,行干擾正法救度眾生之惡,名曰符合相生相克之理,用以所謂考驗大法弟子。

此醜以任何世上之生命造都是對其生命不公,因其必犯下萬古大罪、惡貫宇宙蒼穹,用過後必然銷毀,只能在無間地獄中找最為合適之物,最好曾與下世救度之人有大怨大恨。找來找去,發現唐太宗時之惡人李元吉滅後,妒忌之邪氣還有一絲尚存,故引其竄入世間,導入陰氣濃重之墓穴中。

墓中早有一蟾蜍伏於其內,張嘴欲鳴之際,忽將這千年邪氣吸入腹中,頓時蟾蜍之元靈被沖離體投生而去,而那千年邪氣卻成了蟾蜍之邪靈。幾年後,蟾蜍壽終,已得蟾蜍之形的千年邪靈之氣轉生投人胎,成為江澤民。

宇宙中的舊勢力與人形大醜

剛才,我又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楔子》,結合著當前的國際形勢,似乎看明白了許多。在《楔子》中,我們可以看到宇宙間有正邪大戰,而江澤民是邪惡在人間的代表。

例如,「宇宙間舊的勢力,以協助之名干擾正法救度眾生之事,因此要造一個最無正念理性,蠢、惡、壞、奸、醜、顯示、妒忌、遇事膽小如鼠之人形大醜,行干擾正法救度眾生之惡」。這就可以解釋2002年江出訪德國時空中罩下來的黑色能量光束了,原來是來自「宇宙間舊的勢力」。

再例如,江澤民「此醜以任何世上之生命造都是對其生命不公,因其必犯下萬古大罪、惡貫宇宙蒼穹,用過後必然銷毀,只能在無間地獄中找最為合適之物」。

佛家認為地獄有十八層。根據罪業打入其中一層去消罪。罪消完了,才能轉生。其實地獄中還有更可怕的一個地方,是「無間地獄」。在這個地方除了受罪之外,永無輪回的可能。「宇宙間舊的勢力」(簡稱舊勢力)在無間地獄選中江澤民出來幹惡事。誰追隨這個「用過後必然銷毀」的江鬼,那不「墜亡」怎麼可能?

我們眼睛看的見的,曾有黨政軍三大權的江澤民,後來雖然又讓胡錦濤做了兒皇帝,但勢力畢竟越來越弱。到了習近平當政,江的左膀右臂和大大小小的血債集團幹將們不斷被繩之以法。

拿《楔子》對對號,這種形勢體現的是宇宙的法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誰笑到最後,誰笑的最好。

如此,江的下場已經定在那裏了。那麼,給習近平設置種種障礙的,不讓中華民族和平崛起的政府和政客們,是站在魔的一邊、還是站在道的一邊?你們站在哪一邊,你們就去哪裏。這是你們自己的選擇。△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