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貪官與奢侈品這一行
 
童文薰
 
2012-10-26
 
【人民報消息】在代理世界名牌並為他們在臺灣與中國大陸肅清仿冒品的過程中,我心目中並沒有“奢侈品”這個名詞。這些世界名牌對我來說除了是客戶之外,代表的就是人類頂極工藝的表現。

我向來不使用這些名牌商品,手腕上也從不戴表。其中一個原因是與A廠家的經理人開會時時不好出現B廠家的商品,反之亦然。而且以律師的收入來說,如 把代理的每一家名牌商品都備齊了,見A廠戴A廠的表,見B廠拿B廠的公事包……無止境地購買,非得傾家蕩產不可。上上之策就是不戴表,只拿看不出品牌的公事包。

自卑感的標簽,貪腐的標誌

我不使用名牌商品的另一個原因,是這些名牌商品賣的不只是頂極工藝,還附帶銷售一種尊榮感。但世上有太多打腫臉充胖子的所謂時尚名流,追逐著自己口袋負擔不起的名牌商品,還有更多的月光族或者盲目追逐名牌商品的年輕人,把名錶與名牌包包當成證明自己擠身富裕族群的象徵,哪管光鮮亮麗的背後只是一間蝸居斗室,哪管信用卡早已刷爆,每個月都被帳單搞得精疲力盡。當這種“尊榮感”變成“自卑感”的標簽,你還會想要往身上貼嗎?

曾幾何時,名牌成了“奢侈品”。奢侈本來就是負面的意思,近年來在中國大陸更因為官員貪腐總與奢侈品連結在一起,時不時就出現幾個“表哥”,又或者是富二代官二代開豪華跑車撞死人,又或者是商人們定期以奢侈品行賄官員,再或者是這些貪官們的情婦如何高調消費奢侈品,還是中國大陸旅行團在法國奢侈品店外的眾生相……奢侈品與貪腐劃上等,於是讓人對這些名牌商品更加敬而遠之。

更糟糕的是中國大陸仿冒品的橫行,在奢侈品的負面形象上再添一筆“廉價化”。再好的設計滿街跑時,都會變成俗不可耐。

因為我的執業領域讓我很早就看破奢侈品的本質,還沒開始追逐就已經放棄並遠離它。儘管我還是很欣賞這些頂極的工藝,但頂極的工藝在博物館裏所在多有,不見得要把它搬到身上或拿回家裏。

奢侈品的退燒,貪官資金的外逃

由於名牌商品代表頂極工藝,本來產量就極有限,市場也不是面向普羅大眾。但中國大陸貪腐問題嚴重,表現在奢侈品的銷售上,變成經濟成長向下,奢侈品卻一枝獨秀。大家都心知肚明,這銷售量是用什麼堆積起來的。

世界上仰賴貪污腐化、道德敗壞而支撐起的行業不是沒有,但絕對無法長久。近一年來中國大陸的各種名牌商品突然銷售量加速銳減,這個表征的背後絕不單純只是中國大陸經濟放緩。因為在中國大陸,奢侈品的主要消費群體與貪腐劃上等號,所以出問題的正是這個貪腐的群體。配合著一年來(截算至2012年10月為止)中國大陸向海外凈流失2250億美元這個驚人的數字,或許就可以明白,奢侈品在中國大陸為何突然不受貪官青睞,因為資金正在急速外逃。

畢竟奢侈品是中共貪官們拿來裝點門面的玩物,在政權情況危急時,奢侈品這一行或許會期盼中國大陸貪腐能夠維持穩定並且“萬萬歲”,可是中國民眾卻希望這個腐敗的維穩政黨“萬萬碎”。在兩種念力的角逐下,奢侈品這一邊顯然已經敗下陣去。

研究經濟學與歷史的人將來可以發展一門新的理論,分析奢侈品的興衰與腐敗政權興衰之間的關係。說不定不只能成一家之言,還能得到一座諾貝爾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