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員過年淺談送禮經
 
2009-1-27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方曉採訪報導)近日大陸某市在石油公司任調度的紀先生,對大紀元記者披露了過年節及平日給各級官員送禮的內情,他本人在過年期間就給其領導送了萬元大禮。他指出中共各級官員利用職務之便貪腐外,收受下級的貴重財物是其斂財的另一種方式;大陸社會無官不貪、人際關係複雜;貪官富人有特權,很奢侈、囂張。紀先生還披露,該市的石油系統從08年工資指標降了30%,以“利於社會穩定”。

紀先生表示,好多事身不由己,只能跟著潮流走。對大頭(官位高)大送、小頭(官位低)小送。官員們耳朵要天天豎著,大領導到北京學習,拍馬屁的領導都去北京看望,在北京請領導吃飯,老百姓誰想得到這個?官場勾心鬥角、互相傾軋,當領導的實屬不易;而且人際關係極複雜,能力只是一方面,現在當官的分派系,老鄉、同學、校友都是一幫一幫的裙帶關係,機關裏關係更複雜,連打掃衛生的人都不能小看。

紀先生披露:接受禮物只是當官的斂財的一小部份,幹哪行吃哪行,收的禮他們根本不在乎,主要還是利用權利掙錢。我們這科級幹部一年工資臺帳12萬多,處級20多萬,這還不算各自撈的,他們的工資根本沒機會花。科級幹部工資不用動,處級幹部豐衣足食,什麼都不缺。沒辦法,社會就這樣。

紀先生坦白道:與領導拉不上關係的送禮人家還不要,禮送不出去心裏更不是滋味,給人家送重禮自己心裏還挺美,也很矛盾。剛開始送禮真不習慣,拿著東西像做賊一樣,圍著樓轉好幾圈。這年頭就是這樣,要想混仕途這是必不可少的,我就吃過虧,近年剛“開悟”。送禮的學問實際挺大的,不是每次送都有目的,也是為了聯繫感情。要是有好處時,有的人會想著你。自己過年時也小收了點禮。

“領導家裏有紅白事(婚喪)、孩子上大學、家人生病都要送,更何況每年過年的時候,和領導潘不上關係的送禮人家還不要——不缺這點。有關係的人送的東西就算對領導的感情投資。送什麼、送多少全由自己把握,直接給錢、貴重物品、購物卡等最少一兩萬。只要錢花到位,送啥不重要,太少拿不出手,那點人家根本不放在眼裏,還不如不送。”

紀先生透露他本人送其領導的大禮:1500元一條的煙——黃鶴樓1916,一次送2條,外加五糧液2瓶,這些就花掉4000多元。我送的幾位都是處級領導。一般人想像不到他們過著怎樣驕奢的日子。

“再大的領導也要送,他們更狠,送一個包就3萬,都是高檔名牌貨。年前幾天經理的父親過世了,大家隨份子,我隨500元。我們去經理老家來回就跑了10多個小時。”

“08年我換了3個工作,每次都出大血送禮。當然,沒關係你送禮,人家還不敢要呢。送完不管結果怎樣,自己就不遺憾了。不過送與不送就不一樣,雙方一下感覺親切了,不過親切的含義太複雜了,送完很見效。這年頭,只知道幹,幹得再好也沒用,我已經驗證好多年了,身邊例子已很多。世態炎涼我都體會到了,中國人把聰明才智一半都用這上了,腦子裏很多彎兒,悲哀!”

紀先生還透露,我們08年不如07年,倒不是單位沒錢,是上級不讓發,說石油系統工資太高,和地方差距太大,不利於社會穩定,所以08年工資指標降了30%。

他無奈的表示,沒辦法,國內都是政策性的,我們工資不算太低,對生活質量沒什麼大影響。這年頭多看看不如自己的,還感覺挺幸福的。只能去適應社會了,但是很不甘心,留下太多遺憾。本屬於行賄受賄的行為在大陸成了周瑜打黃蓋,願打願挨——你自己樂意給的,又不是人家主動要的。因為“這裏就是領導說了算,每個人都是對上級負責,他說誰不好就不好。”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