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血洗烏坎 汪洋的膽氣來自何方(圖)
 
李子木
 
2011-12-29
 

烏坎村民要民選,堅決不要上面指派的貪官!

【人民報消息】2011年9月,廣東陸豐烏坎村發生貪官徵地(偷著賣農民土地)醜聞。按照中共的標準模式,首先是鎮壓,踢到鐵板後提出「談判」,然後是村民談判代表被抓,然後因「心臟病」猝死,然後……不了了之。

但,在烏坎村,戲碼沒有按步就班的演下去,當村民談判代表薛錦波死去後,憤怒的村民趕走了村裏所有黨政官員,包括統治該村近30年的村黨委書記,接下去……烏坎村沒有被血洗。

為什麼烏坎村沒有被血洗?先看看93歲的鄧小平留下「不留骨灰、撒入大海」遺囑的原因,那就是六四北京屠城。

鄧小平損德殃及家人

鄧小平醫療組在1997年2月19日晚9點08分宣布停止搶救,3月2日上午,時任「國家副主席」胡錦濤與鄧小平全家乘專機去拋撒鄧的骨灰。

新華社的報導是這樣說的:「11時25分,專機飛至1800米高空。強忍著悲痛,81歲的卓琳眼含熱淚,用顫巍巍的雙手捧起鄧小平同志的骨灰久久不忍松開。她一遍又一遍地呼喚著小平同志的名字,許久才將骨灰和五彩繽紛的花瓣緩緩撒向大海。」「1939年8月,在延安陜北公學學習的卓琳與鄧小平相識相愛並結為革命伴侶。那年,鄧小平35歲,卓琳23歲。兩人共同走過了58年的人生歷程。如今,面對自己深愛的丈夫的骨灰,她怎能不肝腸寸斷,悲痛欲絕。」「胡錦濤同志緩緩地將骨灰和花瓣撒入大海。」「隨後,鄧小平同志的子女鄧林、鄧樸方、鄧楠、鄧榕、鄧質方和孫輩眠子、萌子、羊羊、小弟,悲痛地跪在機艙裏,撒放骨灰與花瓣,完成他們敬愛的父親、爺爺的遺願。鄧榕哽咽道:『爸爸,您回歸大海,回歸大自然,您的遺願得到了實現,您安息吧!』」

鄧小平安息的了嗎?他要真能安息也就不會不留下骨灰,給家人一個念想了。雖然新華社記者的報導語句很具感染力,但卻不能打動人,因為無數風華正茂的學子因為鄧的命令而失去生命,他們的父母更加肝腸寸斷,悲痛欲絕。至今22年半已經過去了,中國人的六四情結還沒有消失,每年6月4日都是中共的敏感日。

如果鄧小平相信「積德行善庇蔭後代」「缺德損德殃及後人」的歷史故事是真實的,他決不敢屠城。鄧死後,鄧家幾乎沒有好日子過,例如兒子鄧質方被抓,為了救兒子卓琳差點自殺,大女兒鄧林的畫展冷冷清清、無人問津……

江澤民沒咽氣就如此跌份

江澤民的故事呢,更淒更慘,2011年7月6日香港亞視宣布江的死訊後,老百姓欣喜大放鞭炮、官網不得不屏蔽論壇的舉動,成為最準確的民意調查。

10月9日,中共的辛亥百年紀念大會,江踉踉蹌蹌出來一下,表示「我還沒死哪!」結果咋樣?

隨後,江曾內定接班的癌症兒子江綿恒,連中科院副院長的職位也沒保住,李長春不許新華社公布這個消息,證明他知道效果如何。曾跑到世界頂級劇院辦個唱的姘頭宋祖英,更是慘不堪言,2011年不但披頭散發的與日本成人電影演員一起合照,而且從與世界頂級男高音歌唱家合唱,跌到受趙本山之邀才有機會登臺唱二人轉。趙本山是誰啊?是觀眾調查結果中,最不想在春晚看到的「榜首」臉。而殃視的「國臉」羅京更是助惡為虐失去生命的典型。

這些故事告訴國人,不管你信不信天理的存在,或遲或早,你與你的親屬、親友都會因為你的所為而得到上天的獎賞或懲罰。

汪洋與周永康對抗

如果沒有汪洋下令,烏坎村不可能在與政府對恃過程中,成為「國際新聞中心」。

烏坎村內網吧老板說,早前曾被切斷互聯網,恢復後速度也很慢。現在全村唯一一間安裝了無線寬頻的人家,主動歡迎中外各媒體記者進入,一間簡陋的村屋頓變國際新聞中心。烏坎村內駐守的外國媒體眾多,包括英國廣播公司(BBC)、《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金融時報》、《每日電訊報》和法新社、NHK電視臺,一共80多個外國媒體,猶如「聯合國」。

那麼多外國媒體可以進入烏坎村,而好萊塢當紅影星克里斯蒂安-貝爾去山東省臨沂市東師古村探望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時,卻在村頭的查哨點被4名守衛攔下,貝爾不停問著:「為什麼我不能見這個已是自由之身的男子?」但換來的,只是守衛對著他的攝影機揮著拳頭,推搡並毆打他。陪同他去的CNN拍攝團隊只得回頭離開,守衛的車隊也緊追著他們好幾英里。沒有人可以進入東師古村靠近陳光誠的住所,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

為什麼?迫害陳光誠搞到全世界都知道的用意是什麼?為什麼周永康故意要跟胡錦濤的「維穩」對著幹?

2011年12月20日,中央文明委公布的第三批全國文明城市(區)名單中,14個地級市、兩個直轄市城區,臨沂市排榜首。

中央文明委解釋什麼是文明城市:「全國城市文明是我國城市的最高的榮譽,評選全國文明城市的目的是提高我們的生活質量,不斷提升我們的文明素質,促進我們的全面發展。」全國文明城市標準中的一條是「社會治安良好,社會秩序井然」;文明基本指標的一條是「公正公平的法治環境」;全國文明城市申報條件之一是「申報前12個月內市委(區委)、市政府(區政府)主要領導無嚴重違紀、違法犯罪」!

要按照這些條件來衡量,那臨沂是全國最糟糕的城市。文明委主任是誰啊,這麼吃錯藥?中央文明委主任是江系鐵桿兒、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2002年十六大,江澤民把他推入政治局當常委後,2002年12月26日換班後讓他擔任中央文明委主任,讓姘頭、國務委員陳至立和馬弁、中宣部長劉雲山當文明委副主任。調到哪兒被告到哪兒、最不文明最淫亂的李長春上任9年至今仍是文明委主任。

李長春是拍江姘頭們的馬屁提升上去的,山東省委網站在香港亞洲電視7月6日傍晚宣布江澤民死訊後,高調刊出「敬愛的江澤民同志永垂不朽」的黑白橫幅,而江家侄女婿周永康是指示山東省委迫害陳光誠的後臺,所以迫害最狠的臨沂市排「全國文明地級市」的榜首。

汪洋對烏坎村的處理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為什麼新四人幫在江不行後更明顯的、毫無顧忌的協同作戰,這不奇怪嗎?因為江家幫要把所有不願意跟他們死在一道兒的拉下水!實在拉不下水,也要出動警察、武警、特警去製造事件、擴大鎮壓,打死人,等等手段。烏坎村就是一個典型的拉鋸例子。

明眼人早就發現,江系越是要保誰進十八大,例如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越是整天刊登重慶的「最美護士」「草根故事」「與民同富」「幹部三同」「為民除害」等等塗脂抹粉的消息;越是要打擊誰、搞臭誰,越是在誰的地盤裏鎮壓凶狠,出手就打死人,故意把事情搞大,在這方面,江系絕對「厚愛」廣東省委書記汪洋。

據悉,汪洋在高層正義之士,溫家寶等人的鼎力支持下,最終選擇了對抗!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級別的官員、中共官場省一級幹部,首次公開站出來客觀評價導致烏坎村發生群體事件的原因,對江系周永康人馬瘋狂血洗和鎮壓老百姓說「不」。這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天平上正義的法碼已經壓到了底

汪洋有這麼大本事劃時代嗎?他的膽氣來自哪裏?

這些日子,網上流傳著一個視頻,是關於意念與周圍空間場變化的實驗結果,非常有說服力,也就是說,在一個場的範圍裏,越多的人發出善的、具有良知和正義的念頭,這個地方就會越變越好,越符合人類應該具有的生存空間。

2004年11月19日是個非常重要的日子,這一天《九評共產黨》出世,越來越多的人從理性上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越來越多的人擺脫了中共的精神束縛,人類的空間裏正邪的比例急劇的發生著變化,天平上正義的法碼已經壓到了底。這給了汪洋膽氣。

中共官員有權力選擇自己的未來

「中國共產黨」這個組織沒有未來,絕對的沒有未來,但中共官員,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們,都不是中共,都有權力選擇自己的未來,不管他是誰,從胡錦濤到村幹部,機會是平等的,選擇是自由的。

到北京時間2011年12月29日晚間為止,僅在海外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的就有一億八百五十八萬七千餘人。這裏面不乏中央級、部級省級的幹部和軍隊高層軍官。

一億多人唾棄共產黨,而且每天還以五萬至七萬人遞增,這意味著什麼?天文學家不斷告訴人類天體中的新發現,無數星繫在爆炸、重組,變的前所未有的美好。地球也是天體中的一個組成部份,豈會是邪惡醜陋最後戰勝道義良知!

2011年11月4日,廣東省省長黃華華被淘汰,江系失去了在廣東的最後一員得力大將,這使周永康在血洗烏坎村民時少了最大的幫手。

有人期待著汪洋把烏坎村事件處理的有頭有尾,而且廣東省又出現了更多的維權村,是鎮壓還是以烏坎村的模式處理,無數雙焦灼的眼睛盯著汪洋。但手握公檢法大權的周永康,決定至死與人民為敵,在烏坎村碰壁後決不甘心,隨時準備調兵遣將血洗廣東冤民、製造新的事端。

這些事實讓我們看到,中共體制一天不瓦解,它就一天支撐著那些邪惡的力量,中共越是氣若遊絲,江系人馬越是加緊瘋狂。幻想和僥幸是沒有的,留給中共官員們填寫生死考卷的時間不多了,希望你們把握住最後的機會,在自己的權力範圍內,讓良知發揮最大的作用。△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