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子代姘夫出征亞運會(多圖)
 
喬劁
 
2010-11-12
 

小英子代姘夫老江出征亞運會!


亞運會宋祖英穿的這是啥玩意兒!
【人民報消息】江被雙規,江系受了極大刺激,廣東省省長黃華華是鐵桿江系人馬,他有權力借著召開亞運會之名,在廣州有今天沒明天的玩兒命躁。

新華網11月11日報導說,「開幕式文藝演出《啟航》中最精彩的兩個節目《白雲之帆》和《海洋之舟》參演人數都在千人左右。北京奧運會、殘奧會開閉幕式四個儀式上都承擔了重要演出任務的河南塔溝武校,用了一年多時間排練出《白雲之帆》,180名空中飛人和地面1284名鋼繩操作表演者共同演繹一段驚險無比、卻又浪漫幽默的節目,是開幕式上最為精彩的節目。同樣令人感到震撼的節目《海洋之舟》,由46名演員在可以進行360度旋轉的巨船上展現與驚濤駭浪展開搏鬥的動人場景。這兩臺節目的全體編導和演職人員,從今年10月開始進駐海心沙島進行彩排。」

在鐵桿江系地盤,被新華網廣州體育記者稱為「我國著名歌唱家」的宋祖英當然是代姘夫老江出征亞運會的不二人選「將演唱壓軸歌曲《微笑》」。這個角色讓「腦膜炎」江小姘受到莫大鼓舞和刺激,以為老江又時來運轉了。

其實,不但江系在玩兒末日刺激,江自己從1989年以來,就沒斷了刺激自己也刺激別人。


習近平向默克爾轉交江的兩本英文版“專著”。
例如,江剽竊了蘇聯專家50年代的技術專著,2009年還翻譯成英文,讓出訪德國的習近平幫忙送給德國總理默克爾,結果一直到現在,習近平還跟著挨罵,江系借此事件硬把他說成是「江澤民的人馬」。現在誰一提「江澤民」三個字,習近平就大受刺激,稱自己「政治上太幼稚了,頭腦太簡單了!」

新華社曾報導說,「2009年10月12日,在德國訪問的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與德國總理默克爾舉行了90分鐘會談。會談開始前,習近平向默克爾轉交了江澤民撰寫的有關能源和信息技術問題的兩本英文版專著,並轉達了江澤民同志的良好問候和祝願。」

江澤民是2002年被迫把國家主席和總書記兩個位子交給胡錦濤的,2004年被迫交出軍委主席大權。德國總理默克爾是2005年11月22日成為德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理的,那時江什麼職位也沒有,2009年江憑著哪一點向德國總理送書和問候?!

更可笑的是,江送給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兩本英文版「專著」《中國能源問題研究》和《機械製造廠電能的合理使用》,其中 光《機械製造廠電能的合理使用》一書就鐵定是抄襲,沒有一個字是江澤民寫的。

網友薛宗翰揭露說,此書是50年代蘇聯人特萊霍夫博士的專著,江澤民只是該書的譯者。江翻譯完之後,此書卻沒有得以出版。一直到30年後的1989年,江澤民當上中共總書記之後,雖然該書的內容是20世紀50年代的東西,早已經過時了,但因出版社沒有勇氣退稿,所以就出版了。

薛於1990年在北京王府井的新華書店內看到了這本書,當時該書店正在以3折的優惠價拋售此書,但仍然乏人問津。雖然是3折的優惠價,足夠便宜了,但非專業人員不會買,而專業人員一看便知書中的內容因過時而成了垃圾,也不會買。所以,這本書註定沒有讀者。這就如同現在出版一本《論黑白電視機的維護與保養》,註定沒有讀者一樣。

薛宗翰說,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就是這本因為過時而沒有讀者、1990年曾經堆在北京王府井的新華書店內以3 折價拋售而乏人問津的書,2008年竟然再版了,江澤民還撰寫了《再版序言》;2009年與時俱進,竟然還弄出一個英文版,並由國家副主席親自轉交給德國總理默克爾,還聲稱是江澤民撰寫的專著。這很像是愚人節的新聞,滑天下之大稽!


江澤民的抄襲「專著」在法蘭克福
舉行全球首發式!
他評論說,據此我們不只是認為江澤民愛好虛榮、愛出風頭,而是我們可以據此斷定,他患有老年癡呆症。因為一個在中國的權力頂峰坐過十幾年的人,如果不是智力退化、思維混亂的話,他絕對不會同意把他自己幾十年前被出版社退稿的、目前已無任何學術價值的東西,還要再版,並弄成英文版,既噁心中國人也噁心外國人,更噁心他自己。

他還調侃道:好在送給默克爾的是英文版而不是德文版。由此,我們緊急呼籲胡錦濤主席,如果也要把江澤民的這本書送給於下月(2009年11月)訪華的美國總統奧巴馬的話,那就盡快搞出一個德文版送給他。

2010年11月7日,這種冷笑話又來一次。江系在新華網首頁上把江又頂出來。新聞題目是《江澤民為《永恒的記憶--蘇聯專家基列夫的中國情結》作序言》。報導說,《永恒的記憶──蘇聯專家基列夫的中國情結》首發式7日在釣魚臺國賓館舉行,江為該書定名、題名並作序。

江在序中說:「尼古拉·雅科夫列維奇·基列夫是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來華工作的一位蘇聯專家。他於一九五四年一月來華擔任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建設總動力專家,同廣大一汽建設者共同奮鬥近四年,為一汽建設傾注了大量心血。我當時曾同他一起工作。如今,基列夫同志已經去世十四個年頭了,但我始終記得他為工作忙碌的身影和他的工作精神。我覺得很有必要寫一寫基列夫同志,表達我們對他的緬懷,感謝他為新中國建設和中蘇兩國人民友好作出的貢獻。這本書側重寫了基列夫同志在一汽工作的情況,寫了他同我的交往和友誼,寫了他的中國情結。」

現在的長春汽車製造廠是由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和長春第二汽車製造廠合併而成的,50年代江澤民曾擔任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廠長,老婆王冶坪是學外語的,到了汽車廠沒有合適的工作,但因為江澤民是幹部,廠裏給特殊照顧,安排王冶坪作了個秘書,在長春第二汽車製造廠上班。那時候,王冶坪30歲上下,又是從大上海來的,帶了一些都市氣質,頗有些姿色,是二汽「三枝花」中的一枝。結果這枝花被二汽廠長給摘了。

沒有不透風的墻,當時汽車製造廠很多人茶餘飯後扯的就是這個話題。於是江找到時任一機部第一副部長汪道涵,死活要調離長春。江說,「我是廠長,都知道我戴了綠帽子,讓我怎麼工作?」江上青曾提拔過汪道涵,此時汪對其「養子」深表同情。1962年,在汪道涵的幫助下,江澤民夫妻倆雙雙調回上海,並一同安排在汪道涵下屬的一機部上海電器科學研究所。江任副所長。

這地方江一輩子都耿耿於懷 ,既然如此,那麼就盡量不提它,最好自己忘記它,也讓老同事別想起它。誰想到,江卻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江系也哪壺噁心提哪壺。

50年代初期來過中國的蘇聯專家基列夫,後來因中蘇翻臉就回國了,1996年江當政時基列夫去世。那時候,江折跟頭打把式怎麼紀念也沒人說出一個「不」字,江卻連提都沒提,報紙上連個小豆腐塊兒地方都沒給他留。

2010年,傳出「江被雙規」的節骨眼上,突然出來一個腦殘消息,說江出書「紀念」蘇聯專家。這書到底出版沒出版我們不管,問題是蘇聯早就解體了,曾在50多年前來過中國的蘇聯專家也死了14年,就算是出版了,有人看嗎?那麼,這個新聞,除了江澤民和江系的政治救火需要,還能有其它解釋嗎?!

現在,政治局常委會中把持宣傳口的是江系人馬李長春,老江的八卦消息瞅不冷子在新華網上會露一下,不過,喝一杯茶的功夫,就又被打下去了。

江系不甘心哪,江本人冒不出頭來,那幾個老姘頭陳至立、黃麗滿、李瑞英等都找不出什麼充份的理由掛在網上不下去,只有小姘宋祖英少將可以有藉口。

11月12日,在江系人馬、廣東省省長黃華華的地盤廣州開亞運會,小英子代姘夫江澤民出征,玩兒壓軸唱。

「壓軸」是什麼?就是下面沒戲了。△

(人民報首發)


忒巧,亞運開幕之日,11月12日,胡錦濤抵達日本!



在廣州開奢華的亞運會,廣州人叫苦連天!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