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將下臺 小胡留黃光裕當人證(多圖)
 
林淩
 
2009-4-28
 

驚恐的江!
【人民報消息】從習近平當上國家副主席、李克強成為溫家寶的接班人,還有黨組織的人事安排交到李源朝手裏,無論江澤民如何嘴硬,心裏卻非常驚恐。

八十年代初,江澤民任電子工業部部長時期,排行第一的正式老姘黃麗滿曾做過負責江日常生活的貼身秘書,每天利用中午休息時間「貼身」。後江澤民調任上海市長,把黃麗滿提升當辦公廳主任(這個級別的電話費報銷),於是兩人保持頻繁的熱線長途電話,一次通話2小時以上,全部由老百姓埋單。由於費用過於龐大,被電子工業部查詢,以致淫事敗露,黃的丈夫大隨大鬧離婚,搞的滿城風雨,被江送到深圳辦公司,用經濟手段擺平。

九十年代,江澤民被中共八大老決定任總書記,隨後黃麗滿被安排去廣東,並由深圳市委副秘書長做起,迅速提為廣東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這個職稱已經不小了,但這還算不得什麼,關鍵是前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放個屁都要事先向江姘頭請示,如何放才妥貼。於是江大悅,十六大把李長春硬塞進政治局常委會專抓意識形態。

江澤民當政以前,廣東省原是廣東幫絕對壟斷的地方,老帥葉劍英是廣東省梅縣人,他的兒子葉選平1985年至1991年任中共廣東省省長。1991年4月江澤民讓葉選平回北京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閑差。接替葉的是常務副省長盧瑞華,盧瑞華任期共12年,直到2003年1月20日被亦步亦趨的黃華華替下。廣東人黃華華當上廣東省省長後,不但不為廣東人謀利益,反而還幫著江迫害自己鄉親。

2004年中國新年除夕,車水馬龍不在、被迫卸下軍委主席的江澤民,心情黯然的去深圳找黃麗滿尋求安慰。滿腹冤仇的江見到黃麗滿後淚水湧出,被姘頭竭力安撫。江在廣東住了一個多月,省長黃華華不出席全省人大會議,卻日日陪伴在江的左右。現在黃華華雖然還沒有被踢下,但手下的人已經一個個被拿下,這就等於爐灶撤火,他這個江氏熱鍋正在冷卻。

廣東官場近期大小地震不斷,那裏的地震不可能不發生,因為那兒是黃麗滿在廣東省委委員們開會時公開炫耀江內褲的地方。胡錦濤只要有機會,不可能不重點收拾江系人馬盤踞多年的地盤。

胡錦濤不能讓江銷毀人證黃光裕


中國首富黃光裕的財產被江拿個乾淨!
在中國巨富裏面,廣東人黃光裕是從一貧如洗中走過來的,也就是說他沒有後臺。沒有後臺撐腰,打劫時就少了好多麻煩。從2008年11月20日被周永康抓走,到12月23日平安夜的前一天,僅僅33天,黃光裕430億身價以及1000億營業額都成為江氏家族的囊中之物。不僅如此,他的一同打拼的妻子杜鵑及其一雙兒女被從美國強行押解回外地,然後帶回北京,至今監視居住,財產也同時化為烏有。黃光裕及其公司裡的人現在都充份體會到「三個代表」還不只是代表「三個」。

有人提出把黃光裕案拍成電影,一位著名電影導演說:我原來也有這個意思,所以查過所有相關新聞資料,發現不行,因為把黃光裕起家到進監獄的真實故事寫下來拍成電影,首先這個劇本就通不過,觀眾也不會認可,因為整個過程不符合邏輯。……這案子明顯是大人物強取豪奪。

黃光裕獄中自殺,並未遂,這一點都不新鮮。被雙規的很多大小官員們都走了這條路,有死了的,有沒死成的;也有自己根本沒想走這條路,被吊起來偽裝自殺的。其中原因非常複雜,主要原因是封口。有些是封自己人的口,有些是封知情人的口。最慘的是有些知情人被封口後,還被潑了一身臊。這是中共官場的現狀,誰有權誰就可以「無法無天」,使勁折騰老百姓。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是個最典型的例子。

把黃光裕的財產奪走了,江夜裏睡的不踏實,因為辛苦賺來的錢被刮個精光沒有人甘心的。怎麼辦?只有搞「自殺」這一條路,讓黃光裕忿忿不平的心「徹底平靜」下來。銷毀人證?胡錦濤能幹嗎! 胡錦濤雖然管不了周永康經常讓人折磨黃光裕,但卻時刻防範江氏人馬把黃滅了口。

黃光裕獄中自殺不新鮮

黃光裕獄中自殺並不新鮮,人的心理生理到了極限的時候,就會這樣做。

2005年12月,北京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給胡溫寫了三封信,尤其是第三封信中提到的羅幹主管下的「「610」人員及警察的、完全程式化的幾無例外的針對法輪功女學員生殖器攻擊的下流行徑!幾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過程中都遭到了極其下流的攻擊」。


無人性的羅幹。
從1999年7月以來,羅幹親自蹲點迫害法輪功學員,除了其它百種酷刑外,還著重電擊男學員的生殖器,女學員乳頭,並用幾把刷子綁在一起在陰道裏攪動。

2007年7月左右,維權人士郭飛雄也經受著法輪功學員經受的部份酷刑折磨。其中之一的就是電棍猛擊生殖器。這種酷刑不但讓郭飛雄身體上承受不了,心理上的極大屈辱更讓他痛不欲生。他為此自殺過,撞碎過鋼化玻璃。他說,在那種酷刑之下,問他什麼他承認什麼。

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寫道:2007年9月21日夜20點左右,我遭綁架,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數小時後,我不再有求饒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一個姓江的兇手說,「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

高智晟接著寫道:這樣的折磨持續到第三天下午時,我至今不知當時哪裏來的巨大力量,我怎麼掙脫他們的,一邊大喊天昱和格格的名字,一邊猛地撞向桌子。我當時大叫孩子名字的聲音今天回想起來都感到毛骨悚然,那喊聲極其淒遠及陌生。但自殺未能成功。

高智晟是如此堅強,最後還是經受不了這種精神和肉體的折磨,而自殺未遂。黃光裕也是在這樣的酷刑折磨下被迫簽了名,同意把財產全部交出。可是江周霸占黃光裕的財產,路人皆知,所以江有意識把廣東江家幫被收拾的視線引導到黃光裕身上,搞成一個因黃光裕行賄而出現的廣東官場貪腐大案。可是黃光裕是從內蒙古到北京以後才發家的,連老婆也是在北京認識的北方人,與廣東官場毫無關係。

奪取黃光裕財產將使周永康下臺


傷天害理的周永康!
江系人馬忽悠說,「在專案調查小組的壓力下,黃光裕不斷爆料,供出與己相關的官商界人物,而隨著大批高官政要被調查或拘捕,黃自感不但難逃法網,今後亦無顏重出江湖,因而萌生死意。因此日前他趁看守人員不注意,在監倉中以利器割脈自殺。」「黃『坦白交代』,令相關人士憤怒,要置黃於死地,令黃不寒而慄,欲自我了斷。」「消息指,本案將進一步拖累廣東政壇,不排除再有官員被查落馬。有海外評論視之為中共十八大權力鬥爭的前哨戰,指黃光裕案劍指廣東幫,甚至是指向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

廣東的江家幫已經如「江」壩潰堤。這種爆料等於是證明在胡錦濤整治江系人馬時,江束手無策,舉手投降了。泄露了江澤民已經虛弱到不但無法去保廣東省前政協主席陳紹基、廣東省紀委前書記王華元、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等親信,而且連奪取黃光裕財產都將成為導火索使其侄女婿周永康下臺。

「據悉,黃光裕自殺被看守所有關工作人員及時發現,並送醫救治,但所方已加強對其看管。」江澤民打算封黃光裕的口,但胡錦濤並不想讓其心想事成。△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