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見“特殊人物”偷學神韻演出
 
嶽靈楠
 
2010-3-3
 
【人民報消息】作為一名忠實的神韻擁躉,我曾聽一位朋友說:中共會安插特務冒充觀眾混進神韻演出現場,在一些節目開演時起身離場,影響其他觀眾的情緒。當時我曾質疑:神韻現場真的有特務嗎?未料機緣巧合,2010年中國新年期間,我竟在紐約無線電城音樂廳神韻演出現場遇到了一名親口承認身份的特殊人物,也就是通常所稱的特務吧。

認真看演出卻不叫好的奇怪觀眾

在虎年2月20日紐約神韻演出的現場,我發現了一位有趣的男士。他坐在劇場7區中後排、靠近走道的外側位置,他大約是首次觀看神韻,又不知無線電城音樂廳場地之壯觀、而他買的票座離舞臺頗遠,因此缺乏觀秀經驗的他沒有預備望遠鏡,為了看清舞臺效果,他不得不時常把鼻梁上的眼鏡扶著貼在眼睛前。他看得如此專心,但當每個節目落幕、滿場掌聲雷動時,這位先生卻只是象徵性地鼓兩下掌便趕緊停手,謹慎地抱住自己膝上的衣服,好像那堆衣物中隱藏著什麼重大機密一般。

演出中場休息時,這位先生並沒有如同多數人一般起身活動活動筋骨,而是縮在座位裏,好像生怕被人注意到一樣。他為何如此拘謹,來看秀卻好像來做間諜一般?又為何舉著眼鏡那麼專心的看節目、卻不怎麼鼓掌?

我好奇心大發。雖然看懂了這位先生噤縮在座位裏、一副“別靠近我,別靠近我……”的身體語言,我卻還是沒眼力見兒地湊過去了。

“你好啊!喜歡這場演出嗎?”這是我問他的第一句話。

他如聞驚雷一般,抬頭一看——哦,他眼前的我不過是一個孱弱的小女子,遂又放下心來,只是往座位裏縮了縮,說“別問我。”

我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好奇心太重,眼見著人家這麼不歡迎我,卻還是不假思考地脫口問了句:“為什麼(別問你)?”

他抬眼望著我,遲疑了一下,緩緩地說:“我剛從大陸來。”

這前言不搭後語的問答,使我幾乎忍俊不禁了。我自己來美不久,也認識很多剛來美國、卻很愛看神韻,看完演出還讚不絕口的朋友,我怎麼也不能理解“剛從大陸來”和“別問我”有何關聯。——他是害怕中共特務嗎?哦,那倒有可能。我也久聞中共領館及某些僑團散播的謠言,曰看神韻時若被特務盯上,回國時可能會遇到麻煩。可大紀元報紙早就對此辟了謠,這位先生如此恐懼,大約是沒有看到闢謠的消息。既已身在美國,享受著民主國家的“天賦人權”,看場秀是你的自由,何必已身在劇場還如此謹慎恐懼?我當下心生一念,想和他聊聊。

特務自曝是“政府派來的”

我以和善的語氣問這位拘謹的“套中人”:你來美國多久啦?

他惜字如金地答:“半年吧。”

“來工作還是留學啊?”

(哼哼笑了兩聲)“都不是的。”

他一邊謹慎地與我對答,一邊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大約看出我心無惡意,所以決定同我攀談下去。

“不工作也不留學,那是做什麼?做生意嗎?”我問。

“我嘛……”他揚起嘴角笑了笑,彷彿有些得意,“我是(中共)政府派來的,算是來‘學習’的吧。”

這下我倒吃了一驚。我以為他如此拘謹是因為害怕中共特務,沒料想他自己就是個特務!

“哦?學習什麼?”我露出吃驚的表情,接著問道。

他抬頭看了看神韻的舞臺,說: “因為我就是搞傳播的,所以我想來看看神韻是怎麼搞傳播的。”

“那你看了這場演出,有什麼感想呢?”

他換了換坐姿,先幹笑了兩聲,語調與語速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拖著長腔說:“這場演出是值得借鑑的,我看演出某些方面還是很成功的。”

那一瞬間,我感到他似乎突然從一個畏畏縮縮的觀眾,搖身一變成為在中共某大禮堂上正襟危坐、口沫四濺侃侃而談的文化官員。那打著官腔的“值得肯定……某些方面……”令人感覺黨八股和好笑。

我追問:“你說某些方面很成功,那你覺得成功在哪裏呢?”

“嗯……整個晚會主題很明顯,能圍繞一定的宣傳點來貫穿整個節目,不是拼湊的,沒有拼湊的感覺;第二嘛,就是營銷做得很成功,在宣傳和推廣方面我覺得值得借鑑;第三是能夠把各種藝術形式糅合起來,以一定的線索貫穿起來,這方面值得學習。”

聽罷,我暗暗感到驚詫:神韻這臺世界一流的藝術盛筵,被西方主流社會推崇為“五星級”、“絕頂好” 的藝術水平,怎麼到這位先生這裏就變得僅僅是“不拼湊”這麼簡單了?

細想一下,我又恍然大悟——中共自己只會搞“拼盤”,包括被其高度重視的“政治大餐”殃視春晚也被觀眾批為“大雜燴”。中共組織的文藝演出水平只能停留在“拼湊”這個層面上,自然也只會拿“拼湊”作為標準去衡量其它演出。 ——不過,這位中共文化傳播系統的特派人員也顯然認識到,他以“拼湊”為標準是衡量不了神韻的,神韻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水平所能衡量的範圍,所以他不得不承認,神韻“毫無拼湊之感”,這大約是一個習慣“拼拼湊湊”的人所能想出的最高評價了。

特務的任務

“你剛才說你從事傳播,具體是指哪方面?”

“出版、影視,都做吧。”

“那你今天看到這場演出,從內心來說,有沒有觸動你的地方?”

他又打起官腔,哼哈笑著說:“有可能吧……,不過我嘛,更關心傳播這方面。”

談話至此,劇院內燈光漸暗,主持人宣布下半場演出開始了。我與這位先生的談話到此結束,但我心中卻泛起了陣陣漣漪。——這就是傳說中的特務!?不過,這個特務顯然並非專業特工,很可能是中共體制內的文化官員臨時充任的“特邀特務”,來美半年,第一次看神韻,做特務又沒經驗,所以幾句話就泄露了自己的身份。

但我打定主意,不管他是專業還是業餘,今天我可得把握這難得的機會,好好觀察觀察特務是怎麼活動的。

隨著舞臺上金色大幕緩緩拉開,舞蹈《白雲仙子》那一片祥雲繚繞、天人合一的仙界美景讓很多觀眾頓時發出一片驚嘆聲,而後是掌聲四起,我身後的一對西人觀眾更是激動地喊:“Beautiful!Beautiful!(太美了,太美了!)”

特務先生呢?在這種大環境的帶動下,他也象徵性地鼓了幾次掌,然後趕緊停手,仍舊謹慎地抱住自己膝上的衣服。

與此同時,特務先生好像對自己剛才一時興起、向我暴露身份開始感到不妥和憂慮。他不時微微側身,用眼角的余光觀察著我。而我呢,發現了他露出了側臉,便趕緊抓住時機,瞪大眼睛好奇的盯著他,想仔細看看特務到底長啥樣——滿臉一派油光,平時伙食肯定不錯。不過,還未待我細看,當特務先生發現我也在看他,便趕緊扭頭把臉藏起來了,——由此可見,特務是心虛的。

下半場演出進行到第二、三個節目時,特務先生抬頭環顧四周。我也順著他扭頭的方向看去——哦,他在“考察調研”觀眾人數。我也順便觀察了一下:2月20日下午場的觀眾很多,無線電城音樂廳偌大的場地中,華人觀眾比比皆是,穿著考究的西方觀眾更是紮堆,高票價區幾乎座無虛席。特務先生對觀眾人數目測了約三十秒,然後表情複雜的收回目光、繼續看節目了。

下半場接近尾聲時,舞劇《震撼》著實令我的心靈為之震撼了。該節目表現了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面對殘酷迫害仍堅定信仰的現實,舞劇中一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警察毒打至手、腿重傷,他在看不見身邊的神佛的情況下,憑藉著對佛法的堅定信念震撼天地,手腿奇蹟般痊愈。——我這個普通觀眾如此受感動,那麼那個特務呢?帶著政治任務來的他會良心觸動、也被震撼嗎?我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他那裏。只聽他不時發出“霍!呵!”的聲音,似乎也挺有感觸。等到一群身著袈裟的神佛從天而降、出現在舞臺上時,我看到這位先生的胳膊動了動,擺弄了一下他一直放在膝上的外套,然後,在樂隊伴奏突然變弱、只有小提琴低沉委婉的樂聲中,我清晰的聽見數碼照相機自動對焦的“嘀”聲,爾後是按下快門的“嘩”聲。特務拍照了!

神韻演出開演前及中場休息時,劇場工作人員都會手持“禁止拍照”的牌子在劇場內向觀眾示意,主持人也會用中英雙語提醒大家,“由於版權原因,神韻演出嚴禁拍照。”這位先生顯然也知道這一規定,所以將照相機藏在衣服下面,而且特意關閉了相機的閃光燈。令我產生思考的是,他為什麼在《震撼》中神佛降臨時按下了快門?他是帶了什麼任務前來的?他需要向上級遞交什麼樣的照片?

中共對神韻的模仿和“學習”是東施效顰

我想到了,神韻主持人在串場時曾說,神韻代表了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那麼,什麼是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呢?中國五千年文明素被稱為“神傳文化”,對於神佛的信仰是中國古人的傳統,古人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並信奉“順天意行事”。但中共竊權後,將對神佛的信仰打為“封建迷信”,在文革中砸毀佛像、逼僧尼還俗,徹底摧毀了人們的信仰體系。

神韻之所以在短短幾年內風靡全球,被觀眾尊為“世界第一秀”,除了其純善純美的藝術形式帶給人們的藝術享受外,演出對於真正中國傳統文化的復興、對於神佛的表現、對於真理和正義的謳歌,也喚起了人們良心的共鳴。正如一位韓國大學教授所說的“神韻激發了我的神性”。正因為神性被激發,觀眾才會連呼“震撼”,才會對表現法輪功學員堅守正信的節目產生強烈共鳴。

而中共,它宣揚、表現的那一套都是陰暗晦澀、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與人們“神性”的本性相抵觸,所以讓人觀之心生厭惡,看看春晚被觀眾批判之猛烈,你就不難知曉中共文藝招人唾棄的程度了。

我回想起這個特務告訴我說:“我是政府派來的,算是來學習的吧。”學習什麼呢?當他在神佛上場時按下快門,我知道了。他們想拍下神韻所表現的中國正統神傳文化,然後“分析研究”,再加上一套“中共特色”,為己所用。不過,中共永遠不可能表現出神佛世界的真正內涵與光明,其掌控的宗教已成為釋永信之輩的佛門敗類逞兇之地,即便中共指使特務拍下神韻表現神佛時那殊勝輝煌的場面,它也是看得到,學不了。中共對於神韻的所有“學習”效仿,包括模仿神韻的動態天幕背景技術用於自己的文藝演出,不過都是東施效顰而已。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我正在遐思萬千,那廂突然走來兩位身穿制服的劇場工作人員,他們逕直走到特務先生的座位前,其中一位平和但不容置疑地要求特務先生交出相機,因為他違反了演出時不准拍照的規定,所以按照事先告知的條例,其相機將會被沒收。

那位先生老大不情願地交出了相機,我這邊無限感慨——呀,真是“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