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派特務四處打聽 中共在煎熬中待亡(圖)
 
張傑連
 
2009-7-2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藏字石”風景區門票圖案



「中國共產黨」!──中國貴州境內驚現天成「亡共石」


【人民報消息】“七一” 到來,中共有兩個心態。一是裝給人看的表面臉,如新華網一面虛張聲勢,稱擁7,600萬名黨員壯膽,一面自我貼金,放話“不是奉承,國際社會給中國共產黨執政能力打高分”。另一張臉卻寫著十二分的恐懼,中共高層派特務到處打聽:法輪功發起的“三退”大潮到底要退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為對付各地風起雲湧的抗暴潮,中共自“保鮮”後,又搞起了歷史罕見的百萬基層官員的進京大輪訓,感到滅頂之災的到來。

當然,中共所處的歷史時期與其生存狀態,絕不是由中共的什麼心態決定。俗話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中共遭天譴而亡那是宇宙的天定安排,不可絲毫改動。

但是,今年的“七一”倒有兩句送給中共。一是現在正是中共歷史上最虛弱的時日,二是中共的死亡之途不會平靜,定會在其承受惡業報應的過程中受盡羞辱。

中共正處在歷史上最虛弱的時日

自中共在十年前選擇與宇宙佛法對立之後,中共就在不斷以拼老本的方式損德耗命,至今已元氣枯竭。

任何生命都有更深更高的生命延伸,雖然在這個物質空間看不見,但客觀上,那些生命延伸體多多少少成為這邊生命的能量根基,許多生命的源泉活力都來自那裏。

傳說中共對應於另外空間的一條紅色惡龍,含有很毒的邪靈物質,在十年對抗“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歲月裏,據信,這條惡龍本體已被解體成碎片,邪靈物質被大量清除,中共在另外空間邪靈的根早就被拔起。

以一棵大樹來比喻,中共根系全斷,大樹無論多高、多壯,全樹的枯萎只會日勝一日。可以說,風雨飄搖中的無根之朽木——中共,每一個今天一定是其歷史上最虛弱的時日,而明天則會更弱。

再從表觀層面來看,自《九評》傳播後的五年多裏,目前大紀元網站上公開發表退黨(團、隊)聲明的人數已超過5,600萬。在近來發生的數起大的民眾抗暴事件中,有大量民眾覺醒,在這些事件中看清中共邪黨的本質,宣布三退。

在形式上,中共可以把所有中國人組織成其黨員,但中共邪靈的一面知道,公開聲明“三退”的心靈已不屬於它可以任意欺騙、捆綁的對象,相反他們會成為黑暗中的光明點,故此,中共對“三退”大潮的懼怕遠超出一般人的常規理解。

中共在其受死報應的過程中必受盡羞辱

羞辱最明顯的表現是中共會被一直罵到死。目前的中共已眾叛親離,從中央到地方,從高官到貧民,無處不痛罵共產黨。罵共產黨已成為中國民眾的一種生活常態,現在的網路上誰要公開為共產邪黨辯護,會立即遭至眾怒。“你是共產黨”在某些地方是罵街雙方言出最惡的詞語。

與此同時,中共正遭遇全民抗暴的風潮,這是人民有除了動口以外的選擇。我們看到被掀翻的警車,被點燃的政府樓,被砸爛的黨委牌,被打得節節敗逃的軍警,還有起義勇士的生死狀。也許,中共曾施加人民頭上的罪惡,有可能在其咽氣之前,部份或全部的又回落到中共自己頭上。中共沒有來世,那也就只能被抓緊時間的現世現報了。

遭羞辱的巧例很多。前不久,毛的標準像就上了官方通緝犯的照片;6月29日湖南郴州兩列車相撞,據傳恰巧載著江魔頭的專列就掛靠在其中之一,準備南下。凡事看似偶發,其中都有寓意。就像央視被“羞辱”的報應故事,不僅連死兩位壯年紅人,還被煙火余灰燒掉幾十億元的大樓,又被迫露出高層貪腐尾巴。

被羞辱而亡,是中共死亡前必經的亂象之途。

中共隨時可亡 只等天令

如果不受表象所迷,此時的中共實質上就好像一具插滿管子的植物人,看似好像一起一伏的呼吸,實際是由呼吸機器的吹鼓而成。任何一個按鈕關閉,任何一個管子撤離,中共戲份也就徹底結束了。

現在關鍵的問題是,在宇宙間的大戲中,中共不過是個小小的反面醜角,人類萬古的中心主題卻是為了今天的“人”得度回歸。大法慈悲救度,不忍那些眾多的來歷非凡的生命真的成為了中共邪靈的陪葬品。天垂淚,一等再等,一延再延,為的就是等待那些依然被中共捆綁迷惑之人早日覺醒。

世間的大法徒,助師正法,吃盡苦難,無怨無悔。哪怕只有一絲的生機,他們也願意以自身的承受,而把更多的機緣留給可謂生死一念間的世人。

當今的世間,每一波對中共的衝擊,就有一波生命的覺醒,加入“三退”;每一個解體中共的堅定念頭,都最大限度地抑制著邪惡,加速著人的思想精神的淨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