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晶太應該了解霍家的這段歷史(圖)
 
單京京
 
2010-2-26
 

香港紅色資本家、全國政協副主席
霍英東。
【人民報消息】媒體一直關注香港富豪霍震霆的大兒子霍啟剛即將與游泳名將郭晶晶結婚,但卻很少有人再提及霍震霆那香港紅色資本家、全國政協副主席、香港中華總商會永遠名譽會長的父親霍英東。郭晶晶在幸福之余,了解霍家老爺子霍英東的一段故事很有必要。

全國政協副主席應該屬於「高幹」級別了,但那只是中共的噱頭,裝裝樣子,在中共看來,霍英東怎麼能和「新四軍老幹部」相提並論呢,骨頭渣子的成分都不一樣。

2006年10月28日19時30分,84歲的霍英東在北京去世,好歹醫療費全免。去世的4年前在大陸有一個小小的不起眼的新聞:2002年3月,霍副主席在全國政協會議上,公開憤怒抨擊廣東官員無端勒索他的企業。

霍英東在廣東有一家經營了10年的港口公司,收入頗佳。地方當局兩眼紅紅,命令這位大資本家(儘管是「紅」的),交出70%的公司收入,還派武警到碼頭上,以調查為名,向他恫嚇施壓。政協副主席霍英東說,這對他簡直是「晴天霹靂」!

廣東官員敢勒索全國政協副主席的企業,說明他們知道霍英東這個副主席是個虛職,和共產黨幹部當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概念天壤之別。所以,霍英東的「晴天霹靂」沒有新聞價值。

如果翻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霍英東還得拍拍腦袋,念幾聲「阿彌陀佛」呢。中共殺其他人這裏暫不說,單說1952年1月開始的「五反」運動,美其名曰是「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盜竊國家財產、反偷工減料、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實質是搶資本家的錢,不乖乖如數交出來,就奪財害命。

文革中患直腸癌極其痛苦死去的陳毅,「五反」時期是上海市市長,他每天晚上坐在已歸他享用的大資本家的豪宅裡的豪華沙發上,悠閑的端一杯高級清茶聽匯報,問道:「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就是問又有多少商人跳樓。

「五反」運動使所有資本家在劫難逃,共產黨的「反偷稅漏稅」是從清王朝光緒年間上海開埠算起,資本家傾家蕩產也交不起「稅」,開始有跳黃浦江的,結果被說成去了香港,還繼續迫害家屬,後死的資本家們受到啟發,改用跳樓方式,為的是讓中共看見摔的筋斷骨折、腦漿迸裂的屍體好死了心。「五反」運動中,上海高樓兩側無人敢走,怕突然被上面跳下來的人砸死。

從80年代開始,霍英東做為香港頂尖大款,被中共各位公僕「宰」的也差不多了,「獻」也「貢」的慘不忍睹。

據中共官方報導,霍英東是港澳地區為家鄉捐贈最多的富豪。單是在家鄉20多年已投資建設超過 40億元。生前捐獻給香港和大陸慈善款項已超過150億港元,若連同他成立的慈善基金,估計接近200億元。

2002年,3月霍英東在政協會議上抗議地頭蛇派武警去威脅他交出70%的港口公司收入,不是捨不得這點小錢,是他嚥不下這口氣。確實,一家港口公司賺的再多,能多到哪兒去,還不夠他捐的呢。再說,既然給大資本家戴紅頂子,就是給中共當牌坊,那就不能只讓馬兒跑,不讓馬兒吃青草。替中共服務總得給點甜頭吧?

嘿,恰恰相反,政協會議上霍英東「晴天霹靂」之後,「經建議」,他反倒被迫捐出市值100億元的兩成七澳娛股權成立的「建設澳門基金」,以及「等等」。

原來給霍英東一個紅頂子,是為了忽悠他的錢啊。

那麼,一個地頭蛇派武警直接威脅「全國政協副主席」,也就不奇怪了。人說,「打狗看主人」,地方政府把霍英東當成喪家之犬來欺負,最充分證明中共從來沒把他當成「自家人」。

郭晶晶做了霍家媳婦之後,可千萬別學霍家老爺子,當賠本賺吆喝的紅色資本家。

另外,也想提醒提醒現任港首曾蔭權,霍英東生前的遭遇不值得你倒吸一口涼氣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