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蛋被拆!鎮江給老江再添晦氣(多圖)
 
黎梓
 
2010-2-25
 

2月24日,江澤民在江蘇鎮江的世紀巨蛋正在被拆,江還是被鎮住了!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從九十年代初就到處尋找有能力的氣功師為他調病和算命,並且竄到各個寺廟要求祈福。由於擔心自己(蛤蟆)在蛇年意外斃命,2001年江耗資700萬,在西藏黃教寺院舉辦祈福延壽法會,邀請密教高僧誦經作法,僅黃金曼荼羅(壇城)就耗資 150萬。

另外,江澤民迷信到對「鎮江」這個地名和人名都特別嫌惡。例如,2000年12月有一位叫鄭鎮江的軍事戰略專家外逃美國,叛逃消息上報江澤民後,底下人說,沒想到江非常惱怒,說「要不惜一切代價將人找回來」,理由是「不能讓他在海外到處『鎮江』。」

2005 年4月30日通車的潤揚大橋,是江澤民耗資五十億人民幣興建的一座橫跨長江連結鎮江與揚州的長江公路大橋,此懸索橋全長四千七百公尺。2000年10月 20日,江澤民參加了大橋奠基儀式,並親手揭起奠基石上的紅綢。

潤揚大橋原名叫「鎮揚大橋」,因這座橋連結鎮江與揚州所得名,可揚州是江澤民出生地,江澤民一聽「鎮揚」就變了臉,這豈不是要鎮住他嗎?叫「揚鎮大橋」也不行,十五屆政治局常委李嵐清是鎮江人。一急之下,有人想起取鎮江的古名「潤州」,將大橋定名為「潤揚大橋」,江澤民這才拍了板。不過,據說江對於自己出生地河對面的「潤州」改名為「鎮江」,一直耿耿於懷又百思不解。

1997年鄧小平死了,江澤民在追悼會上都樂極生出淚來。1999年手握黨政軍三大權的江澤民做出決定,南邊在鎮江,北邊在北京,分別建造一個「世紀巨蛋」。鎮江的巨蛋要求保持24小時發亮發光,為的是消除「鎮江」二字的晦氣。北京耗資近30億的中國大劇院「世紀巨蛋」是江送給其姘頭宋祖英的,但由於反對聲浪甚巨,到2000年才遮著掩著,偷偷動工,直到2007年7月13日才正式全面完工,外圍場地對遊客開放,而內部場館最後完工還需要些時間。

早在大劇院設計論證階段,大劇院評委會副主席、加拿大建築大師艾瑞克遜在談到這個方案時用了「shroud」(屍衣)這個詞,意指它太像墳墓。身為中國易經學會會長、佛學大師的李燕對國家大劇院的觀察是:此地是風水中的「爻卦」位置,將來必有不斷的是是非非。他更預言:這個象墳頭的建築物,一旦施工,有相關的人會莫名其妙死去。 事實證明他的預言很準確。

北京大墳包建成後無法使用,科學家測算過,四周的5萬噸儲水和水下3層樓深的劇場,如同計時炸彈,1公升水滲漏到電源密布的水下劇場,電解後分解出的氫可產生200公升汽油能量,大劇院將恍如 「汽油桶」

而鎮江「巨蛋」按照原先的規劃,二十一世紀樂園占地780畝,是一個集娛樂、觀光、度假及餐飲等於一體的大型參與性遊樂場所,其中包括南國風情園、賽馬場、沖浪館、沙灘浴場等25個景區、160餘個景點。


鎮江「巨蛋」10年只走紅一夜!
1999年鎮江「巨蛋」建成,高48米,最大直徑38米,說是通透的「蛋殼」內嵌有一直徑28米的「蛋黃」,總重量達417噸,但看起來就像被關在籠子裡。99年的最後一天12月31日,遍布全身的6971盞航空燈被點燃,通過全球近60個國家和地區的電視臺轉播後,光彩奪目的鎮江「世紀巨蛋」一夜走紅。

不過耗巨款建造的「巨蛋」只走紅了一夜,已有人發現它其實只是個空殼,雖然景點的規劃和設計在當時都是超前的,但大多都只落在紙上,除了外部鋼架結構和燈光外,內部什麼都沒有。

2000年上半年,「世紀巨蛋」掩蓋下的「世紀詐騙」案被揭露,後續資金被侵占挪用後,「巨蛋」在一夜之間變成了「臭蛋」,漸漸與雜草相伴。「東邊一個『臭蛋』,西邊一座『鬼城』,江大蛤蟆在中間」,當時這句順口溜在鎮江民間廣為流傳。

2004年,在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主持下,「巨蛋」以「鎮江市巨蛋娛樂有限責任公司破產清算組」評估報告為基準價,委託拍賣公司拍賣。被拍賣後一直閑置到如今。

江澤民喜水,最怕火,鎮江「世紀巨蛋」還被火燒了三次,第一把火是在建造時;第二把火是建好後,有幾個小孩在「巨蛋」內玩火而引發;第三把火在2008年1月初,兩個半小時後大火才被撲滅。。「巨蛋」成了災源,也成為當地政府的大累贅。


巨蛋破敗不堪。
今年2月24日,市政府宣布拆除,中新社記者聞訊趕來,在荒草叢中艱難摸索昔日被湮沒的輝煌「巨蛋」。當初通往「巨蛋」的「蛋黃」和「蛋殼」的「時光隧道」 上,堅硬的鋼化玻璃多塊大面積塌落,環狀的護欄已經嚴重銹蝕。進入蛋體內的幾個通道大多被封死。路都被封死了,江的前景呼之欲出。

記者從一個開著的通道看進去,看到蛋體內和現實中的江澤民一樣呈破敗破落相,空空蕩蕩、骯髒不堪,還夾雜著黴味。江澤民喜水、離不開水,「21世紀大瀑布」早已不再喧鬧,乾涸的水池裡挺立著幾叢枯敗的蘆葦。

目前,「世紀巨蛋」的拆除工作已經開始。2月24日,工人首先拆除「世紀巨蛋」旁的「小蛋」。孤零零待拆的巨蛋在枯黃的雜草和水面上透出陣陣寒意,就像老江現在的處境一樣。△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