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一人善終!毛“軍事天才”背後的秘聞(多圖)(更新)
 
林淩
 
2010-2-20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消息:經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批准,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編輯的《建國以來毛澤東軍事文稿》,已由軍事科學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聯合出版,2月7日起在全國各地發行。

看後很是迷惑,記的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在六、七十年代都上演過肖華上將寫詞的《長征組歌》,那個年代的人沒有不熟悉的,不但都會哼幾句,而且都記的裡面的句子,比如「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現在中共衰成這樣,為什麼不把建政以前毛澤東是如何「用兵真如神」的軍事文稿拿出來歌頌一下、秀一下呢?

透過中共自己一點點的泄密,才知道原來毛澤東的軍事天才就是派遣特務。共產黨的歷史不折不扣是一部特務史。

傅作義女兒當中共內鬼下場淒慘 殃及親生女

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裏提到,傅作義雖不是秘密中共黨員,但身邊有共產黨的人,包括他的女兒,就是中共秘密黨員。毛特地指定傅作義的女兒與傅同住,對傅的一舉一動了若指掌。原來毛澤東的超人本事,不過是派遣特務打入敵人內部而已。

張戎調查到:「蔣介石對這些情況並非全不知情,但未採取任何行動」。為什麼?因為蔣介石是遵循中國傳統禮教的,對他母親十分孝敬,連他母親的忌日,都不管他在哪裏,不管他在做什麼?那怕正在開重要的軍事會議,也要去母親像前默哀。而毛澤東在母親病重之時卻離家再不回頭,並對他母親說,希望在他心中留下母親的完美形像。這簡直是在拿刀戳母親的心,加速母親的死亡。

從蔣介石對母親的孝就可以知道他是怎樣的大孝子,他怎麼能想像到女兒背叛父親、出賣父親呢?但是傅作義的長女傅冬(原名傅冬菊)一加入了共產黨,就黨性勝過人性。


被共黨女兒出賣的傅作義將軍。
1946年國共談判破裂,中共的生存發生危機,急需了解蔣介石的全面部署,傅作義將軍當時是華北地區的最高指揮官,經常去南京開會,從他入手無疑是唯一的辦法。24歲的傅冬接受了黨組織布置的任務,回北平「看望父親」,準備竊取傅作義寢室保險櫃裏保存的所有最重要機密。雖然傅作義開保險櫃從不回避女兒,傅冬也知道保險櫃的密碼,但保險櫃的鑰匙,裝在父親的上衣口袋裏,白天不離身,晚上放在枕頭下。

為了拿到這把鑰匙,傅冬把腦筋動到同父異母的五歲小弟弟身上,她買了幾塊價格昂貴的巧克力糖和小弟弟做了一筆交易,讓他從父親上衣口袋取出鑰匙交給她。傅作義下班回家,得寵的小兒子爬到爸爸懷裏,撒嬌要爸爸講故事,並乘機拿走爸爸上衣口袋裡的鑰匙,交給了大姐傅冬。

就在傅作義又去開會時,傅冬進了父親的臥室,用密碼和鑰匙打開保險櫃,拿起照相機,將最重要的軍事材料拍攝下來。隨後,把鑰匙還給小弟弟,讓他放回父親的上衣口袋。任務完成後,傅冬又送他幾塊巧克力,並讓弟弟拉勾發誓,保證永遠保守這個秘密。黨中央很快得到這個膠卷,中共稱之為「這是解放戰爭初期最重要的軍事情報」。傅冬出賣了父親,也出賣了國民政府。

傅作義對共產黨並無幻想,他曾公開說共產黨會帶來殘酷、恐怖與暴政。後來,中共軍隊逼近北京時,是否把華北和六十萬軍隊交給中共,這個責任感和現實狀況使傅作義心情非常矛盾,他痛苦到「經常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以頭撞墻,咬火柴頭想自殺」。而傅冬不但無動於衷、毫無罪惡感,而且著急催促父親趕快向共黨投降。

這種不仁不義不忠不孝的事情,在中共建政以後的無數運動中屢屢發生,到文革期間更是達到頂峰。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就是最典型的一個。其父薄一波對朋友說:「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雖然傅作義的女兒沒有把父親的肋骨踹斷,但她當內鬼給父親精神造成的痛苦卻是駭人聽聞的。1948年10月,傅看到大勢已去,便密電毛求和。由於女兒的出賣,毛對他的情況了如指掌,自然不理。相反,為了樹立自己的「軍事天才」的形象,11月,毛令林彪率130萬大軍入關,直逼京津。毛說,要讓全中國看到是他打敗了這員名將。直到中共打下天津後,毛認為自己的「軍事天才」形象已經確立,所以才正式接受傅的求和,此時又死去了數萬人的生命。

1895年6月27日出生的傅作義,1974年4月19日在北京醫院病逝,終年79歲。33年後,2007年7月2日,他的長女傅冬也在北京醫院去世,終年83歲。

傅作義去世後,人民日報社資深記者傅冬住的是二十幾年沒有裝修的老房子,只有布面沙發等簡單家具。雖說頂著「離休幹部」的名義退休,但她和共產黨那些真正得實惠的「離休幹部」相比,什麼也沒有。她一直病病瘍瘍,有限的那點退休金除了大量開銷用於吃藥,還要支付保姆的工資。去世的前幾年,中共拍拍腦袋要房改,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工作人員幾次向她催要房款,她竟拿不出錢來買房。

事實上,傅作義在中共建政初期,把自己的多處房產都捐獻給了「國家」,到他的女兒風燭殘年時,黨不但不考慮退回一處房產或撥出房子給這位「北平和平解放的大功臣」讓她安身,反而在她病情很重、急需專家醫治時,被北京醫院拒絕住進高幹病房,理由是「資格不夠」,只有副部級以上人員才可以享受這待遇。對於中共來說,「北平和平解放的大功臣」應該比所有的副部級黨官的功勞要大的多,但是她的利用率早已經是零,黨也早已經把她遺棄了。


傅作義長女傅冬菊的晚年照。
(傅冬菊女兒提供)
傅冬,應該叫她傅冬菊,這才是父母給她起的名字。年輕時,對共產黨著魔的傅冬菊捨棄了父親為她安排的出國留學、背叛了疼愛自己的父親和國家,成為共產黨安插在父親身邊的一名特工。 傅冬菊臨終那年是2007年,此時她已經臥床兩年多,貧困交加,當年平津戰役時期求她辦事的許多人早已在中共裏身居高位,還有不少是家屬子女在西方民主國家享受贓款的裸官,哪個人說句話都能夠改變她的處境,但直到臨終也沒有人去看望她。

她曾說,想寫一本父親的回憶錄,但最終沒有動筆,她說現在才發現自己對父親的了解實在太少了。她還說,隨著歲月的流逝,她慢慢的可以理解父親當年的做法。但已經為時太晚。

到了晚年,身體每況愈下、多次被報病危的傅冬菊,沒有資格住高幹病房,只能住「特需病房」,這種病房只要付錢,是個人就能住,每天住宿費400元,護理費自己出,兩個護理員每天12小時一換班,每個護理員每月工資數千元。

只有退休金的傅冬菊負擔不起「特需病房」的開銷,護理她的人因為嫌付的錢少,關鍵時刻甩手走了。後來又找了幾個幹護理的,開口要價月薪5000元,兩個護理員每月工資要支付一萬元,傅冬菊及其家人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組織」理也不理,任她自生自滅。

最後,躺在病榻上的傅冬菊已經不能說話了,在2007年7月2日,黨的生日的第二天,她終於解決了一切煩惱。

傅冬菊堅決聽黨的話,執行黨的命令,背叛了父親和國家,不但自己下場淒涼,而且還殃及後代。她的女兒80年代赴美留學時,經濟上困難重重,並被有幾個小錢的劉姓臺商(如果沒記錯的話)耍弄至墜胎,墜胎費都不給,並不理不問,使她更陷入窘境。此時看在傅作義面子上幫助他外孫女的不是中共,而是1949年前逃出中國大陸的國民黨人。

沒有善終的《英雄無名》閻寶航

凡是給中共當特務的沒有一個得到善終,中共中央前統戰部部長閻明復的父親閻寶航也是一個。

閻寶航1895年4月6日生於遼寧省海城市望臺鄉小高麗房村。1918年畢業於奉天兩級師範學校。1918年4月創辦了奉天貧兒學校,得到程硯秋、郭松齡等人的支持。後來以信奉基督教為名,在1921年,被基督教奉天青年會聘為青年部幹事,在這期間,張學良經常去青年會活動,他們的關係也隨之愈加密切 。

1925年6月,閻寶航在瀋陽組織學生2萬多人,舉行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聲援「五卅」運動。1926年,奉天基督教青年會決定介紹閻寶航去英國留學。1927年,閻寶航通過蘇子元向中共滿洲省委組織部長吳立石申請加入共產黨,但由於蘇子元奉命離開瀋陽,閻寶航出國手續已辦完,不得不啟程出國,他的入黨要求未得實現。1929年畢業於英國愛丁堡大學研究院。


不得善終的中共高級特務閻寶航(右)。
回國後,閻寶航繼續參與共黨組織的各種活動,例如相繼組織起的「遼寧省國民外交協會」、「遼寧省國民常識促進會」、「遼寧省拒毒聯合會」,看似是3個反日群眾團體,實質是共產黨控制的組織。閻寶航分別被選為主席、總幹事、會長,撈取了很多政治資本。“九•一八”事件後,閻寶航化裝逃亡北平,聯合高崇民等於 9月27日發起組織「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閻寶航任常委兼政治部長。此時的閻寶航已經有了名聲,和在上層有了很好的人脈,這正是當高級特務不可多得的本錢。

1937年,閻寶航在南京第一次見了周恩來。由於兩人 「談話投機」,當晚周恩來便住在了閻寶航家裏。當年4月,按照中共的指示,閻寶航等在上海八仙橋成立「東北抗日救亡總會」,被推選為常務委員,受中共中央北方局領導。9月,經周恩來、劉瀾波等介紹,他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當時決定閻寶航作為秘密黨員,但依舊以民主人士、黨外人士身份出現。周恩來親自給閻寶航取了個代號「閻政」。他正式成為中共高級特工。

1939年,受周恩來、李克農囑托,為建立情報機構,閻寶航舉家遷移重慶,住在重慶村17號,即「閻家老店」。閻寶航的老婆高素和女兒閻明詩都是他的助手。周恩來多次稱讚高素「是我們的好大嫂,革命的好媽媽」。

1941年,在黨的籌劃下,閻寶航參與組織中國民主革命同盟。 1945年加入中國民主建國會。發起成立東北政治建設協會,任理事長。

這個周恩來單線聯繫的共產黨特工,以虔誠基督徒面目出現,博得宋美齡賞識。他精心打造高層人際關係,先後在蔣介石、張學良合辦的「四維學會」,蔣介石、宋美齡倡導的「新生活運動」中擔任要職。並擔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參議、軍事委員會政治部設計委員。

為了獲取國民黨軍事情報,閻寶航小心翼翼的察言觀色,為博得國民黨元老於佑任、孫科、宋慶齡、何香凝、邵力子、馮玉祥等人的好感,內心陰暗的閻寶航並經常周旋於陳誠、宋子文、陳立夫、戴笠、徐恩曾等黨、政、軍、情要員之間。為此他獲取了國民黨軍事情報部門收集和秘藏的有關德國閃擊蘇聯、日本突襲珍珠港美軍基地和日本關東軍在中國東北設防部署等三大國際戰略情報。被中共稱之為「我黨情報戰線最出色的國際戰略情報專家」。

然而,恰恰從中共對閻寶航的讚揚中,人們了解到國民政府軍事情報部門的工作是如何出色,而中共的「最出色國際戰略情報專家」充其量不過是個躲在暗處伺機偷竊別人成果的小偷。

中共建政後,周恩來單線聯繫的閻寶航依然不能以中共黨員的身份示人。他調到外交部,先後任外交部辦公廳副主任、條約委員會主任、第四屆全國政協常委、全國政治法律學會常務理事等職,彰顯的是共產黨寬大為懷,給國民黨舊部一條活路。

1959年,閻寶航辭去外交部的虛職,到文史資料委員會以政協常委和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委員的身份主持征集、整理文史資料工作。到「文化大革命」前夕,經他征集的文史資料近2000 件,1500余萬字。


唐國強主演的電視劇《英雄無名》。
2008年4月27日,殃視播放的電視連續劇《英雄無名》誇張描述的就是他的特工生活。但是如此重要的共產黨高級特務的一生是如何落幕的呢?電視連續劇當然不能透露,否則誰還再為中共如此賣命呢?

文革時,中共已經建政近20年,然而為黨立下特大戰功的閻寶航的檔案裏,記錄的依然是在國民政府當政時期活躍在高層的重要頭銜,他自然難逃死劫。1967年11月6日晚,閻寶航以「反革命份子」身份被投入監獄,編號「67100」。

閻寶航鉆到「敵人心臟」(中共語),保護了中共,甚至蘇共,不致被消滅,而閻寶航需要保護的時候,他的直接上級、他的入黨介紹人和單線聯繫者周恩來卻裝傻充楞、不聞不問。

半年後,1968年5月22日,73歲的共產黨犯人「67100」,在審訊中被人從背後猛踹一腳倒地昏迷,送到復興醫院後,無人搶救、無人理睬這個「早該千刀萬剮」(中共語)的「國民黨重大罪犯」,閻寶航臨死前的痛苦,無法言表,此時他想的是什麼,無人關心,直到咽氣,連吃一片止痛藥對他都是奢望。

共產黨的監獄批文寫道:「反革命罪犯67100號,不得留骨灰。」△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