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嘴又歪了!一半兒是胡氣的(多圖)
 
姜平
 
2010-2-23
 

驚恐的江澤民。
【人民報消息】老江嘴又歪了,一時半晌還無法出來見人。此次長時間沒有恢復,究其原因,有一半是嚇的,另一半是讓胡錦濤氣的。

這病根兒要說起來話就長了,得從十五屆江澤民當政說起。

去美國吃烤肉 江至今在火上烤

2002年11月8日至14日在北京召開十六大。十五屆政治局即將到任時,連續開會五次,決定1989年5月被八大老指定當總書記的江澤民下臺,把黨政軍三大權交給鄧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錦濤。

就在十六大召開的前幾天,從10月22日至25日,江最後一次以「國家主席」身份訪問美國4天,沒有公務,就是為了去布什的休斯頓農場吃烤肉。吃烤肉不是目地,顯示自己受到布什邀請才是目地。其實布什根本不想邀請江,是中共外交部反覆請求「被邀請」。

在江澤民出訪前,海外有媒體警告江不要去美國,否則可能吃上官司。江哪裏肯聽,這最後一次的大風頭豈能放過。

第一站是芝加哥,江住的大酒店叫Ritz Carlton,是美國著名的五星級酒店,也是芝加哥最貴的酒店,一共有435個房間,江全包,一共包了3天,連同酒店的酒吧歌舞廳等所有娛樂場所統統包下,甚至酒店的地面和地下停車場都也統統包下。

此酒店,單間最低價每晚是430美元,套房最低價每晚是620美元,總統套間至少每晚1至2萬美元。光435個房間的租金每天至少需要支付50萬美金。酒吧歌舞廳等所有娛樂場所三天不開業的損失費和酒店的地面、地下停車場的損失費另算。

10月22日,江澤民的腳剛踏上芝加哥的土地,就收到芝加哥市所在的伊利諾州北區聯邦法庭的正式傳票,江真的被法輪功學員以「反人道罪」、「酷刑罪」等罪名告上法庭。

從那一天起,江就沒有好日子過。最要命的是僅僅過了兩個星期,江就失去了「元首豁免權」。

為此,江澤民在駐美大使館內安置27人特別小組,由蘇格負責,專門處理江在美國的被起訴案,他們的任務是研究如何拉攏美國議員為江說話。 江澤民指示要花大力氣研究每個國會議員的特點和弱點,最好的是能找到要挾他們的把柄,每次接觸或電話交談都要偷拍偷錄存檔;江澤民命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收買賄賂、個個擊破。「時間緊急」,蘇格說「這次的任務非常重。」

圍繞著這個「元首豁免權」,中共中央隨後發生了好多令世界目瞪口呆的醜聞。

十六屆政治局常委忍無可忍


2003年江帶著有夫之婦的姘頭參加軍事會議!
對於世界各國來說,國家元首換人,意味著政府換屆,新政府上臺。但中共和蘇共一樣,只要這個政黨不垮臺,無論換上誰,都是換湯不換藥。但中共領導人到了江澤民這一屆下臺時,就出現新鮮事了。2002年十六大,江澤民在元老的逼迫下,不得不交出總書記和「國家主席」兩個職位,但賴在軍委主席位置上不走。不但如此,胡錦濤上臺一年多,還是江前胡後,

2003年11月4日上午,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副主席胡錦濤及其他中央軍委成員在京會見出席第十五次全軍院校會議代表,江還帶上有夫之婦的姘頭、原教育部長陳至立,讓這位唯一穿著便衣的女性坐在第一排。圖片顯示,中央軍委排列順序為:江澤民、胡錦濤、郭伯雄、曹剛川、徐才厚、陳至立、梁光烈、廖錫龍、李繼耐。江姘頭陳至立被排在軍委第六把交椅上──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梁光烈之前。江不但噁心胡錦濤和這些軍人,也公開給陳至立的丈夫喬林戴綠帽子。別說民主國家,就是共產國家都看的兩眼發直。朝鮮大使館的人笑稱:不知江吃了哪種耗子藥,這麼折騰。

2004年十六屆四中全會,軍委主席江澤民突然被轟下臺,表面看毫無徵兆,實質上連被江塞進政治局常委會的大部分人都覺的沒面子,都忍無可忍。

江成「高層送花圈和遺體告別的專業戶」的原因

為了出鏡、為了表示自己在中共高層還有決定性影響,說白了,就是要讓外國政府感覺自己在中共高層比元首還元首,判其有罪要掂量掂量,已經坐了輪椅、兜著尿不濕的中共普通黨員江澤民,只好扮做「高層送花圈和遺體告別的專業戶」,誰死了,都去鞠躬,實在犯病去不了,也得送花圈。


江帶老婆出席黃菊追悼會挨罵!
2007年5月9日清晨,69歲的黃菊死了,中共一直掩蓋這個消息,到了6月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才臨時開會討論黃菊遺體告別儀式的規格。 會上決定:除了全體政治局常委參加,在京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參加,其他在京有關部門、系統可以派代表。已退休的前屆黨政、國家領導人出席與否,由本人決定。

喬石、李鵬、宋平、劉華清接通知後,都表示「不打算出席」,或以健康為由推辭了。在牢裡的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一聽黃菊死了,中央要開追悼會,想借鞠三個躬、送個花圈,間接證明自己沒問題,被中紀委專案組拒絕。 江澤民違反中央決定,私自帶著老婆王冶坪去了八寶山,目地是要製造一個自己在黨內地位特殊的假象。結果被高層罵的狗血噴頭。

黃菊只有一個,為了能露頭兒,到後來八桿子打不著的、只要有些名聲的人去世,江都要想方設法送花圈。2009年5月,武漢大學教授、法學界泰斗、99歲教授韓德培的追悼會,第一個花圈就是江澤民委託人送去的,上面寫了幾個字:「沉痛悼念韓德培同志 江澤民敬挽」。

「元首豁免權」把江折騰的半死


江緊貼胡是給外國政要看的!
2009年「十一」,江拼死也要緊貼著胡錦濤上天安門城樓,豁命也要緊跟著胡錦濤走到天安門廣場,因為那是各國媒體都關注的一天。

為了這一天秀,醫學專家們開了好多次會研究,如何讓江不突然癱倒在公眾面前。大的方案有三種,哪種用藥劑量都不能不超大,都不能不損害肝臟。最後由江敲定其中的一種。折騰了一天,晚上回去,剛一上車,緊繃的神經一松弛,江當時就倒下了,醫生們也累的癱軟。江最後是被擡下車的。

為何下臺後,別的元老遊山玩水的、唱戲聽歌的,偏偏江如此噁心中國共產黨,從「江前胡後」改成「胡前江後」,至今名字排在二號人物、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的前面?

說一千道一萬,最終的理由是被起訴的案子一個接一個,而胡溫不但不為其撐腰、攬罪,而且還秘密調查到,江在鎮壓法輪功最高峰年代使用的國家財力竟高達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恐懼、滲入骨髓的恐懼,把江折騰的死去活來。

為了表現自己不是「元首」但卻在實際「元首」的位置上,2006年9月江出版了《江澤民文選》三卷本上市,北京的新華書店推銷辦法是硬性攤派,無論哪個部門(清潔工也不能幸免)的職工,每人必須賣出三萬元的《江文選》,賣不出去免談客觀原因,一律從工資裏分期扣除。

2007年《江澤民文選》少量出版了英文版、法文版、俄文版、西班牙文版、德文版、阿拉伯文版,為的是免費贈送給各國使館,並請轉交總統。


習近平向默克爾轉交江的兩本英文版“專著”。
2006、2007兩年折騰完了,江不能不再接著找解除恐懼的良方。2008年又開印兩本所謂專著,其一是《中國能源問題研究》,其二是《機械製造廠電能的合理使用》。前者不知是誰寫的關於能源問題的兩篇學術論文和一篇從來沒聽說沒見過的講話,都署名「江澤民」。而《機械製造廠電能的合理使用》一書,是蘇聯人特萊霍夫博士50年代的專著,江只是該書的譯者。江沒名沒權時翻譯完沒出版直接被槍斃了。30年後的1989年,此專著已經過時,江當上中共總書記,當然必須出版,出版後就3折優惠價拋售,仍沒人買,直接送造紙廠回爐。

2008年,這個「合理使用」已經過去了將近半個世紀,江不但竟然再版,還撰寫了《再版序言》。2009年,江聽說習近平10月份要以國家副主席身份訪問德國,並與德國總理默克爾舉行了90分鐘會談,就趕快弄出一個英文版,把作者換成自己,並讓習近平親自轉交給德國總理,「並轉達了江澤民同志的良好問候和祝願」。

江的嘴又歪了

2009年11月,西班牙國家法庭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江澤民、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吳官正5名中共前任和現任「黨和國家領導人」,並宣布將發布國際逮捕令。

這個消息的直接反饋就是,2009年12月4日,中共治下的中國科學院兩年一度的院士選舉結果揭曉。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上海分院院長江綿恒落選。江綿恒的假親姑、前中國林業科學院院長江澤慧也未能中選。

2009年12月17日,對江又是當頭一棒。阿根廷聯邦法院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的法官拉馬德里德下令,在阿根廷境內和世界範圍,全面逮捕犯下 「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前政法委書記羅幹,押到法庭接受被控審判。

2009年12月28日是阿沛•阿旺晉美的遺體告別儀式,儘管江覺得渾身不舒服,但爬也得爬去,起碼讓外國人看看,江還在「元首豁免權」的外圍掙扎。江硬咬著牙參加了遺體告別儀式,雖然又露了一次臉,但江感到周圍的人對他像冰一樣,沒有一絲熱乎氣兒。

回去後,江這一夜是怎麼過的,沒人知道。第二天,江的四肢肌肉萎縮的可怕,半邊臉塌陷的口眼歪斜,口水不聽使喚的往下淌。兩個人架著,後面一個人托著,都站不住。

警衛嚇壞了,保健醫並不怎麼著急,因為這種事發生在江澤民身上不是一回兩回、一年兩年了。有的時候看著不行了,連呼吸都沒有,過一會兒又睜開眼,有說有笑,跟沒事人兒似的;有的時候臉頰塌陷下去,連話都說不利索,過了一夜,一切正常,「真的怪嚇人的,不過現在已習以為常了。」

沒想到這次不同往常,江的歪嘴過新年也一直沒恢復正常,兩條腿也和乾屍差不多少。

胡錦濤背後又踹一腳

被江暗殺了多次並逃過死劫的胡,早就希望把江趕快送到「他應該呆的地方去」。此時聞訊大喜,又從背後踹了一腳──讓沉寂了5年多的呂加平再出來發出聲音。

2009年12月1日,呂加平寫了《關於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詐騙問題與要求調查的呼籲》文章,於12月5 日作了一些修改和補充,又一次公開發表。

2004年2月21日,呂加平曾在個人主頁上公布《向中央領導和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反映我聽說的一些有關江澤民的事情和傳聞》一文,主要談了「江澤民的歷史和入黨問題」以及「有關江澤民和宋祖英的事」。引起極大的反響。

此次這聲音更厲害,寫的是《關於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詐騙問題與要求調查的呼籲》。當然誰都知道這「二奸二假」和政治詐騙問題本來就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此刻再拿出來,就是要致江於死地。

呂加平表示,幾年前曾因揭露江的造假問題而遭當局監控,此次更加詳細的揭露江的問題獲得廣大各界的支持,包括中共體制內的官員、國安等的支持,沒有受到任何來自當局的任何威脅與恐嚇。

江系人馬說:呂加平得到了姓胡的支持!

江想借刀殺胡

2010年1月3日原河北省委書記李爾重追悼會,包括胡在內的政治局九常委有七人送了花圈,二十五名政治局委員中有十七位送了花圈,但江正病的死去活來,所以沒人替他張羅著送花圈。倒是知情人私下打聽,江的花圈是否需要訂購了。

1月9日張愛萍的百年誕辰座談會,他是江的恩人,雖然張愛萍將軍被江蒙騙,到了晚年後悔不叠,在電視上看到江就換台或關機,但他畢竟是提拔江的關鍵性人物,張愛萍百年誕辰座談會,誰不去,江澤民也得去,但半邊臉還塌陷嚴重的江無法露面。


胡對江綿恒不冷不熱。
1月19日,距離上海世博會開幕還有106天,胡錦濤考察了上海世博會籌辦工作,這是胡時隔兩年多後首次視察上海。落選科學院院士的江綿恒向胡錦濤介紹上海同步輻射光源工程時,竭力討好,而胡不冷不熱、微微淺笑、目光旁射,不讓江綿恒有機會與自己套近乎。

江綿恒受不了,江澤民更受不了,歪著嘴斜著眼的江決心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命令給胡錦濤製造出一個「內部講話」:《中共內部座談會部分談話 今天有不等於永遠有》。

江說:姓胡的這小子想讓我死,我也不能讓他舒服了,給他製造輿論,用各種方式把他從政治上搞臭,讓別人去恨他、暗殺他,那比我們自己動手的機會可多的多。△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