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在重慶被強行蒸發(多圖)
 
瞿咫
 
2010-2-25
 

2月22日,重慶市長黃奇帆等領導乘坐大卡車考察主城
主幹道綜合整治改造項目。獨缺薄熙來。

【人民報消息】2009年8月,薄熙來在山城重慶的打黑行動似乎把「偉光正」集其一身,就在他正琢磨什麼時候住進中南海、並已經給小嘍囉們封官許願之際,9月份一盆滾水從上面澆下來──公安部周京平空降重慶,扮演「打黑除惡」重要新角色 。

周京平所管的範疇非常引薄熙來和王立軍過敏──偵查經濟犯罪。

薄熙來的經濟犯罪是從小就有的毛病,在學校裏小偷小摸,沒被抓到手,膽子越來越大,直到17歲那年到社會上去偷,被人贓俱獲,送進監獄。1968年1月至1972年11 月,在裏面整整待了五年,不但沒呆好,反而學的更壞了。到了遼寧省金縣之後,偷竊技術更日趨成熟,隨著官位的升高,他不玩兒小偷小摸了,專找肥的流油的富商下手。從大連、遼寧省、商務部一路走到重慶市,薄熙來哪一步的腳印裏都寫著「不法所得」。


薄熙來的標準像。(網絡圖片)
有人給薄熙來算過一筆賬,別的不說,單是留學的那兩個兒子在英國和美國的消費,不吃不喝、紮上脖子,薄熙來也得攢40年。可是他現在不但不用攢錢,而且還有錢在賓館裏包養女人!

重慶此次打黑,黑出那麼多錢來……

2009年9月,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處長周京平受命趕赴重慶,掛任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總隊黨總摸支書記、總隊長。

掛任的周京平把重慶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總隊的黨政大權全攬了,一個人說了算,別人插不上手。

官場注意到,歷來在掛職幹部的任命中,極少有直接擔任「一把手」的先例,更少見黨政兩個一把手被掛任的一人全包。

周京平在受訪時說,他「在危急時刻掛職重慶」。誰危急?決不是薄熙來,他正在重慶一言九鼎,把別人搞成「如火如荼」。

聽說周京平要到重慶掛職,一些朋友趕快打電話勸阻說:「重慶現在風口浪尖的,你去那兒幹嘛?注意安全啊!」薄熙來是個什麼東西,其實是路人皆知。

重慶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總隊的前任主要領導在周京平到任之前已被薄熙來調離,有的班子成員在薄熙來的「打黑」風暴中落馬,還有多名幹警被薄熙來搞政績揪了出來,經濟犯罪偵查總隊本身被打的稀裏嘩啦,遭受嚴重的信任危機,人人自危,薄熙來說什麼是什麼。慣偷薄三兒的三只手又不甘寂寞,不甘寂寞就得有人「經濟犯罪嚴重」,要「經濟犯罪嚴重」就得施用酷刑逼供。

周京平原打算2009年9月21日報到,回京交接工作後再正式走馬上任,但是上面要求他無論以任何辦法,當天都要到達重慶。可那天首都機場航班偏偏都沒有票,「我們只能從南苑趕坐聯航傍晚的班機到重慶,我十多年沒在南苑機場坐飛機了。」周京平的換洗衣服都是托北京的同事、家人郵寄過來的。可見重慶的形勢多麼危機。

周京平剛上任,就遇到上百市民因經濟冤案處理不當到市政府上訪,國慶前一天竟然有300多人趕到經濟犯罪偵查總隊門口喊冤,案件當事人單個求見、請願更是不斷。連警察都排著隊談薄熙來強行給自己製造「冤案」。周京平忙的連上廁所都要一路小跑兒。兩個月成功「減肥」10斤。


王立軍(左)與周京平。
中新網2010年1月26日報導時,出了一張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與周京平的合照,很耐人尋味。王立軍上身穿著便服,兩手插兜,一副不屑一顧的表情。而周京平穿著制服,兩手重疊放置腹部,一副小學生的姿態。

這也許就是為何周京平2009年9月上任,到任一百天后,空降重慶,扮「打黑除惡」新角色的消息才被披露出來。但既然能在三個月後披露出來,就已經說明了問題。隨後中央第三巡迴小組宣稱去重慶「巡迴三個月」。

最近,有重慶的幾個新聞,一個是政治局委員薄書記的講話由新華網友在自己的博客上發出,一個是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夜訪交巡警開的是出租車,還有一個是重慶市領導(不包括薄)由黃奇帆市長帶領,在寒風中坐大卡車考察主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