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東德特務頭子沃爾夫受審之啟示(圖)
 
林輝
 
2009-11-8
 
【人民報消息】冷戰時期,東德最有名的特務頭子是綽號“隱形人”的馬爾庫斯-沃爾夫(Markus Wolf),他任前東德安全部(Stasi)副部長達34年,其領導的駐外情報機構與前蘇聯的克格勃齊名。德國統一後,他逃亡蘇聯,在蘇聯解體前夕,他回到德國,提出通過幫助德國政府解開冷戰中的一些謎團以換取赦免,但未能如願。最終他接受了兩次審判。

1993年,杜塞爾多夫高等法院以“叛國罪”對沃爾夫進行了審判。儘管沃爾夫在法庭上辯稱,東德安全部門所做的一切,是為了維護民族利益,但法庭最終判處其六年徒刑,緩期兩年執行。沃爾夫提出上訴,兩年後,德國最高法院裁定,前東德間諜可以不被起訴。

然而,那些受到東德安全部門傷害的東德人再次將沃爾夫送上了法庭。1997年,沃爾夫在法蘭克福受審,罪名是“剝奪他人自由”、“造成肉體傷害”。這一次,法庭判處沃爾夫兩年監禁,緩期執行。

沃爾夫所在的前東德安全部成立於1950年4月,最初即有近一萬名正式工作人員和20萬名人民情報員。此後,它發展成為華約集團最為強大的情報機構,它擁有 90,000名機關人員、120,000名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諜報人員、1000名專職電話竊聽人員和2000名私人郵件秘密檢查人員。通過跟蹤、監聽、審訊,前東德國安部系統形成了大量的紙質檔案、音像檔案和實物檔案。據說,曾有2.5萬名西方人士被電話竊聽過,上萬名東德市民對外交往的情況被記錄在案;而且所有來自國外或從國內發往國外的郵件都被拆開檢查。

可以想見,兩德統一後,東德人對東德安全部門是如何的憎恨。民眾的憤怒不是針對其對外情報或間諜工作,而是針對它們對國內民眾的控制和鎮壓。與政治體制相適應,東德安全部在實施這種職能時往往與破壞法制、製造大量冤假錯案聯繫在一起,許多東德人在不明不白中就失去了生命。而對沃爾夫的第二次審判正是基於其領導下的情報部門對普通民眾造成的傷害。

對此,沃爾夫也在《隱麵人》一書中表示了懺悔,“我深知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歷史上有大量污點,包括對本國人民的鎮壓和迫害,也同樣清楚地認識到我對此應負的責任。我是這一制度的一部份。假如人們把我當成國家元首加以攻擊譴責(實際上他們常常也是這樣幹的),好像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境內一切都是我說了算,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三年前,就在柏林牆倒塌的11月9日,沃爾夫死去。然而,其身為國家機器一部份時所犯的罪責卻永遠留在了歷史的畫卷中。沃爾夫的懺悔並不能抹去他對無辜人們的傷害,而那些以國家責任或職務責任的藉口逃脫懲罰的行惡者,都必將承擔應負的責任。

可是,有些人似乎總不願從歷史中汲取教訓,這就包括當今仍在迫害中國民眾的中共國安頭子和相關部門人員。據報導,中共國安自成立以來一直插手於對中國宗教信仰團體和人士的迫害,並且越來越深,越來越廣,而且特別針對宗教信仰團體。前中共國安人員李鳳智透露,國安參與宗教等人權問題方式有情報和信息搜集、技術和人力偵察,與其它部門配合或獨自進行案件偵破和處理、對相關人員的審訊、威脅、利誘、脅迫直至關押和迫害,以及形勢分析、對策、預警和策略研究等等,以及其它策略性行動。

也許,在中共垮臺的那一天,所有相關的行惡者才會意識到,自己不得不為曾經的行為負起責任,因為曾被侮辱的和曾被迫害的都將祭起道義和法律的利器,公審行惡者。或許,在這一點上,人們可以向以色列人學習,因為他們永不放棄追緝納粹分子的精神,讓以色列人在全世界面前贏得了尊嚴,它昭示著:沒有哪個組織或政權可以隨意迫害以色列人而不受追究懲罰。

附:
斯大林打手臨死前的話:看來,上帝畢竟是存在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