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SA──一個特殊中共特務組織(圖)
 
2010-1-20
 
【人民報消息】80年代後,中國興起留學潮。學生會是海外留學生自發組織的團體,對許多海外留學生曾起到了無法替代的作用。學生會在海外各國也是隨處可見的團體,而與正常學生會不同,許多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除正常學生會功能,還被領館作為下屬組織對待(見中共駐美大使館網站機構分布)。

FBI官員:有華人機構拿中共錢做“特殊代理”

中共各使領館有教育處或教育組專人負責發展物色好的各國留學生會的頭目從事特務工作,並提供經費,關鍵時配合中共國內政治任務在海外的延伸。

中共相關規定中明文寫道,“做好出國留學人員工作是駐外使、領館的一項重要任務。國家教育委員會派出的駐外使、領館教育處(組)或使、領館指定的負責出國留學人員工作的幹部,在使、領館領導下,負責出國留學人員在國外期間的具體管理工作。”

美國FBI的官員曾表示,有很多團體是拿中共的錢在做這些代理的事情,替中共執行國內的政治政策。就等於中共在外國的代理。一般代理需要經過合法註冊,接受美國法律的監管,但這些受中共控制的海外學生會、華人團體等實際上為中共執行政策,執行這類特別的特務活動,表面上又用學生會作為合法掩護,不被海外華人和所在國政府覺察。

在中共需要秘密替中共延伸國內政治任務的關鍵時刻,如干擾神韻演出等,學生會便用其掌控的郵件列表和人力資源衝到臺前,以學生之名行中共之實。

中共培植特務學生把持學生會

多名曾在美歐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擔任主席的人士站出來,指證中共操控海外學生會,將其淪為特務機構。中共常用的手法是提供出人頭地的機會、金錢等方式加以利誘。

美國加州理工學院“華人聯誼會”的前主席李建中介紹,當年想出人頭地,當了領館的學生代表,藉中領館結識了幾乎大部份洛杉磯僑界的領袖和企業的領袖,結果後來被美國FBI盯上。

尤雲慶在美國明尼蘇達大學讀書時,曾任2002年明大CSSA聯誼會主席,芝加哥中領館領事程家才曾在一年任期中寄3千美元到尤雲慶的個人帳戶,但尤把錢轉到學生會帳戶。尤雲慶強調說,“領館給的所謂活動經費,不是給學生會,而是秘密給學生會主席個人。這本身對學生會主席是很大的利誘。”

2004年新年期間,原學生會主席因不願聽命於大使館,打壓法輪功而去觸犯美國法律,於是辭職不幹了。為了新主席的選舉,教育組參讚江波親抵明大,並讓領事程家才親自給幾個副主席打電話,說江波邀請他們吃飯。吃完飯後,江波很仔細的把每個人的名字、學校、父母家庭住址等都記了下來,搞得大家非常緊張。

以CSSA為掩護的中共特務網絡

被中共使館操控的學生會負責人實際上被中共當作政治工具。外交人員因受限制有時不能直接做一些事情,但是這些學生會的學生能做,他們能在社會上起到一定影響,又能起到領館起不到的作用。以學生與學者為情報人員,對內監控海外華人,摸情況、宣傳中共的理論和挑撥離間;對外則竊取各國情報。

中領館開定期會議逐個討論他們關注的海外華人,如派到學生會等團體的人要每月一次向領館匯報。

2005年7月,比利時一位中共特工投誠,指證所謂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實質就是“歐洲戰略情報暨安全中心”監控兩年多的間諜組織的“掩護性組織”。該特工本人就是比利時魯汶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成員,在歐洲的大學和公司待了十年。

該投誠特工把數百名中共間諜在歐洲企業界活動的詳細情報上交了比利時政府。他表示,以CSSA為掩護的遍布歐洲中共間諜網,主要任務以工業經濟情報為主,也搜集異議人士的情報,上報到北京和安全部。

中共駐法使館人員:讓學生會特務關鍵時起作用

前中共駐法國使館隨任人員陳穎女士表示,有重要事情發生時,使館教育處的外交官便會聯絡學生會的頭目,安排活動以配合使館的布署。“一般來說,上面的命令下來,一級一級的傳達。從中央下來,到大使館,管學生的就是教育處了,轉達給留學生會骨幹,再轉達給和學生會有關的學生了。”

2007年,中共操控的特務組織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NYUCCC)在其網站上發起反對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的征簽活動。隨後,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在它的網站上立刻刊登了支持紐約大學的公開信,同日並刊登了九篇攻擊、誹謗法輪功的文章。

這些文章都附有中共駐美大使館網站的網址,點擊網址後即進入中共駐美國大使館的網站。哥大學生會三名顧問,有兩名來自中共駐紐約總領館。

2010年1月神韻在費城首席歌劇院隆重上演之前,在美國費城賓夕法尼亞大學工作的華人向賓大學生會郵件群組發出神韻演出的消息後,有“特別人物”通過[email protected]直接粘貼領館網頁上攻擊神韻演出的誹謗文章,沒有任何個人觀點,手法與2007年紐約大學和哥大學生會如出一轍,機械轉載官方辭令。

有使館背景的學生會傳達的中共的聲音

中共慣用的手法就是滲透、行騙、造謠,中共滲透的群眾團體,和發起的群眾運動,都是利用它少數人的組織來對多數人控制和利用。學生會本次傳達的看神韻回國有麻煩,這種說辭直接來自中領館,因為沒辦法做實質動作才進行嚇唬,虛張聲勢讓久居海外的華人畫地為牢,自己害怕而不去看秀。

2009年,神韻全球巡演跨越北美、歐洲、亞洲、澳洲,給80多個城市送去315場演出,觀眾超過八十萬。其中華人觀眾數量早已超過萬人,很多華人觀眾看過神韻之後往返中國也沒有問題,媒體上幾乎沒有見到中共海關檢查出誰看了神韻並不讓進關。

很多人都在質疑“如中共真有這樣的能力做得到,何必要學生會傳達信息?中共又是採用流氓恐嚇的老一套。”

(大紀元記者李成思綜合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