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人看薄熙來
 
2010-12-1
 
【人民報消息】前不久去重慶,接觸到了許多重慶人,社會各階層的都有。向他們了解了當地的一些情況,探討了一些問題。薄熙來主政重慶3年,野心勃勃、唱紅打黑、聲勢逼人,大撈政治資本,樹立個人權威。重慶人是如何看待這些問題?如何評價薄熙來的所謂政績的呢?

一些普通市民說:“(薄熙來來後)沒什麼改變,還是老樣子,官場上還是那麼腐敗。當官的該吃的吃、該喝的喝、該玩的玩、該撈的撈。老百姓的生活沒有改善,還不如從前”。

還有一些市民說,薄熙來來重慶,最大的政績是房價翻了一番,物價也漲了一大截,百姓苦不堪言,望房興嘆。市民們反映,重慶以前的房價很低,泡沫沒那麼嚴重。 06年時,市區房價大約是每平米3、4千元;08年,薄熙來來時每平米最多也就是5千元左右;現在重慶房價均價已經過萬。薄熙來一來重慶,重慶的房價就火箭般躥升,不到3年,足足翻了一番。

許多人對薄熙來在重慶搞的那一套並不買帳:“這傢伙太能折騰了。他就會玩政治,搞政治運動,全是文革那一套,簡直是文革再現。這傢伙心狠手毒,不是什麼好鳥”。薄熙來在重慶搞的唱紅打黑運動,官方是轟轟烈烈,輿論是開足馬力,但民間是反應平平,十分冷漠,應者寥寥。

薄熙來施政的一大特點,就是勞民傷財,大搞形象工程,在重慶也概莫能外。在大連他鋪草坪,在重慶則大種銀杏。薄熙來說要搞綠化、美化環境、改善市容,這原本沒錯,冠冕堂皇,也站得住腳。可是他卻心血來潮,一定要種銀杏,下令重慶市的行道樹改種銀杏。於是重慶當地的許多樹木被刨除,改種銀杏,買來的銀杏都有碗口粗細。銀杏是一種珍貴樹木,生長十分緩慢,重慶當地這種樹木不多,不能滿足需要。這些樹木大都是從外省購入,價格十分昂貴。上行下效,薄熙來搞綠化,各區縣也紛紛響應。重慶市永川區,經濟並不十分富裕,為了建一條迎賓大道,僅綠化就花了一個億。買來的大樹,每株10萬元。全重慶花了多少錢?那隻有天知道了,肯定是天文數字,薄熙來可以說是揮金如土呀!難怪市民們說:“薄熙來搞綠化,肥了市政部門、承包商、苗木販子”。可是薄熙來種銀杏,市民們卻不感冒。重慶山多坡陡,市民外出多是步行,重慶的夏天又是十分的炎熱,需要林蔭道遮風避雨。重慶人說:“銀杏樹雖然好看,卻不實用,樹冠太小。既不遮陽,也不避雨。遠不如原來的黃桷樹、榕樹、香樟,既好看又陰涼”。

薄熙來不知道哪根筋出了問題,又和重慶市的廣告牌過不去了,說是影響市容,下令全部撤除。於是,重慶市各級政府部門又被忙的人仰馬翻。現在重慶臨街鋪面到處都是腳手架,搞外墻改造工程,拆廣告牌,都是政府買單。官員們抱怨:“許多廣告位都是商家花巨資買的,都有合同,做廣告又不犯法,工作難做,賠償驚人,糾紛不斷”。市民們抱怨:“現在人行道都被腳手架占滿了,寸步難行”。店鋪老板也抱怨:“門外就在施工,招牌也被拆除了,這生意沒法做了”。重慶的夜景是很美的,那萬家燈火、霓虹霞彩,如繁星滿天,光艷奪目。薄熙來把重慶的廣告牌、霓虹燈全拆了,山城的夜景也黯淡了許多。許多外地人來重慶,晚上慕名去山上看夜景,結果發現燈光黯淡,了無生氣,大失所望。

薄熙來大肆吹噓的安居工程、廉租房實情又如何呢?重慶市政府建設了一批廉租房,數量不多,分布在郊外,都是小戶型房子,一般的40多平米,最大的才80平米。凡是在重慶工作簽有長期工作合同的,無論本地人和外地人都可租住,每月租金每平米10元人民幣,物業另算。5年後可優先購買。市民們反映:“安居工程也是花架子,中聽不中用,解決不了實際困難”。“那些地段太偏僻了,遠的離市區有5、60公里。重慶交通這麼差,上下班怎麼辦?”“租金不便宜,40多平米月租500 元,80多平米月租近千元,在市區也能租到,何必跑這麼遠?”有些人提申請租房實在是指望5年後廉價買房,可是5年後情況如何,他們心裏也沒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民間對薄熙來沒好感,政府官員又是什麼看法呢?一位在重慶市政府部門工作的官員說:“薄熙來對經濟一竅不通,也沒什麼興趣,他不幹實事,所用的招數很陰、很邪。他搞的是權術,玩的是政治。他的心不在重慶,而在北京”。這位官員還憂心忡忡的說:“重慶的經濟基礎很薄弱,是典型的土地財政,很難持續發展,經濟上問題很多。薄熙來對這些問題基本上是置之不理,視而不見。他好大喜功、鋪張浪費、大手大腳,重慶這點家底,真的經不起他的折騰”。

還有一位政府官員抱怨:“薄熙來政治品質太壞,一手遮天、蠻橫無理、獨斷專行,整天瞎指揮。他放過屁都是聖旨,再錯的事都要無條件執行,誰也不敢提反對意見。誰忤逆了他,他就治誰。”這位官員還說:“薄熙來手段太狠。他整文強,不過是殺人立威罷了,用別人的鮮血染紅自己的烏紗帽。本質上薄熙來和文強是一路貨,甚至比文強還要壞。他要掌了大權,中國就要遭殃了。”

還有一位小警察也抱怨:“整天唱紅歌,發紅短信,還訂有指標任務,煩死人了”。“文強雖然有罪,但不致死呀!問題比文強嚴重的人多的是。為黨賣了一輩子命,最後稀裏糊塗掉了腦袋,太令人寒心了。”

姜維平先生在海外發表的一系列揭露薄熙來的文章,在重慶反響很大。我問了一下,基本上都知道這事,沒看過也聽說過。官場、民間都在流傳關於薄熙來的段子,他的野心、他的品質、他的貪腐,在重慶也幾乎是人人皆知。薄熙來項莊舞劍,意在謀取最高權利。重慶人也是洞若觀火,昭然若揭。薄熙來自認為手段高明,玩政治翻雲覆雨。可是他的偽裝卻被人識破,他的把戲也不人看穿,他的野心和企圖也大白於天下,沒有多少人受他的愚弄和欺騙。薄熙來搞政治弄成這個局面,真是夠失敗的了。

正是:

薄鬼擺排場,
為官禍一方。
銀杏有何罪?
無辜離家鄉。

薄鬼粉外墻,
廣告也遭殃。
百姓不堪擾,
山城夜無光。

為進襠中央,
割據霸一方。
地獄油鍋沸,
薄鬼休猖狂!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