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牛!我公爹是毛澤東(多圖)
 
瞿咫
 
2010-11-13
 
【人民報消息】「我爸是李剛」已經成為全中國人的眾矢之地。

有人說,最牛的不是「我爸是李剛」,而是「我公爹是毛澤東」。

改嫁28年後以遺孀身份領取前夫勛章和撫恤金


劉松林毛岸英結婚不到一年。
據中國共產黨新聞網11月11日報導,1990年10月22日,金日成在平壤錦繡山議事堂,接見了中共出訪朝鮮和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參戰40周年」紀念活動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屬代表團全體成員,朝鮮國家副主席李鐘煜代表金日成主席授予毛岸英烈士的遺孀劉松林和原50軍副軍長蔡正國烈士的遺孤蔡小東等朝鮮三級國旗勛章……

劉思齊不是1962年改嫁楊茂之才改名為劉松林的。2000年12月23日,在濰坊市委黨校等單位舉辦的「紀念毛澤東誕辰書畫展開幕式」上,劉松林接受採訪時說,「思齊」這個名字是父親劉謙初在獄中為尚未出生的女兒起的,意為「思念齊魯,思念故鄉」。後來上學時,因為思齊這個名字太男性化,便改為劉松林,並使用至今,她的身份證上就是「劉松林」這個名字。因為7歲時被毛認作幹女兒,後來上學改了名字,但毛還稱她作「思齊」,所以「思齊」成了暱稱。

不管她原來叫什麼名字,按照正規的叫法結婚當日就是「楊太太」了,按照民族傳統,名字應該是「楊劉松林」。可改嫁28年後的楊劉松林還以「毛岸英烈士的遺孀」身份出現在朝鮮,並以遺孀身份領取朝鮮給毛岸英的三級國旗勛章和撫恤金。這是很搞笑的,古今中外、史無前例。當然除中共國之外。

劉松林,也就是楊太太,訪朝回國後,多方詢問,毛岸英的部隊和所在民政部門也專門抽人查證,證實當年確實漏發了毛岸英的《革命烈士證明書》和撫恤金。1990年的那一天,當工作人員把補發的毛岸英的《革命烈士證明書》和全部撫恤金320元(1950年的貨幣價值)交到自詡「毛遺孀」的楊太太手裏時,跑斷腿的楊劉松林拿著320元撫恤金尷尬萬分。

最近有人吵吵說,「毛岸英320元撫恤金讓誰汗顏」,我懷疑他不是五毛黨就是90後。50年代初期家庭富裕的北京孩子都會記得,聽到小販吆喝聲,跑出門口,5分錢可以買到5種好吃的東西,而且每樣都給的很多,身上所有的衣服口袋都裝的滿滿的。320元在那個年代普通老百姓眼裏可是天文數字啊。

報導說,回憶這段往事,劉松林的心情至今(2010年)依然不能平靜:「我很不好意思,真怕他們以為我是想要這筆撫恤金……」。多方詢問撫恤金當然是想領取,不然問它幹什麼呢,但是楊太太沒有資格去要毛岸英的《革命烈士證明書》和撫恤金,相關部門交到她手裏是瀆職。1990年毛的兒子毛岸青尚在、還有毛的兩個女兒、毛孫、毛外孫、毛外孫女……

為何楊太太劉松林居然堂而皇之頂著毛遺孀身份去領取撫恤金?因為「我公爹是毛澤東」,儘管事實上這個身份早已經是過去時。

毛不承認劉松林是自己的兒媳


楊茂之一輩子活在
毛太子陰影裏!
中國網2007年9月25日以《我眼中的毛澤東──毛澤東的兒媳劉松林訪談錄》中說,毛澤東的屢次開導使劉松林開始重新面對生活。不久,她與空軍學院強擊機教研室的教員楊茂之相識並相愛。

1962年初,劉松林與楊茂之結了婚,並且生育了四個兒女。結婚不久,文革江青插手整劉松林,楊茂之跟著倒了很大的黴,夫妻分居兩地不說,甚至受連累停飛。

2006年,75歲的劉松林做客央視《新聞會客廳》,通過她與主持人的對話,觀眾得知她曾五去朝鮮,前四次都是去往檜倉祭拜毛岸英烈士墓,2006年5月12日,她去了原中國志願軍司令部所在地,也是56年前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被炸死的地方:朝鮮平安北道東昌郡大榆洞。毛岸英1950年11月25日被炸死的地方大榆洞和志願軍陵園檜昌不是一個地方,大榆洞離中國東北國境線很近,只有50公里。

劉松林說毛岸英死後三年她才知道,後來毛提出讓她再婚,見了兩個她都沒感覺。毛就讓她去朝鮮掃墓。第一次去朝鮮掃墓是1959年,劉松林說:看到墓碑「我才覺得他真的走了,在這以前沒有看,我總覺得他在一個什麼地方活在那兒,他還活著,說不定哪天他就推開門進來了。」

與劉松林結婚已48年半的楊茂之是時任空軍學院院長劉震牽線向毛推薦的,當時楊茂之是該院一位很被看好的教員。毛說讓他們談談看,有感情就結婚。1962年劉松林去中南海對毛說她決定結婚。毛說不要因為不是我的兒媳婦了,就不好意思來,還是我的幹女兒嘛。從這一點來看,從劉松林再婚起,毛已經不承認她是自己的兒媳,那麼為什麼劉松林至今依然以「毛岸英烈士的遺孀」自居呢?


劉松林至今以毛太子遺孀自居!
很多女人被稱作遺孀,是她們在丈夫過世後沒有再嫁給別人。80歲的楊劉松林、至今已改嫁48個半年頭,四個楊姓兒女已經成年,孫子輩血液裏或名字上註定也與「毛」沾不上邊。為什麼抱著毛兒媳的名份死死不放?如果她現在的老公爹不是農民而是「國家主席」,結果又會怎樣?

劉松林在受訪時,說的一些話很自私很矯情,非常冷酷。

主持人問:您在內心當中對毛岸英有那種痛徹心肺的懷念,您後來的丈夫他能夠理解這種情感嗎?
  
劉松林竟然如此回答:我覺得他應該能理解,我是這麼想的,自己的妻子,她的前夫是一位烈士,她去懷念烈士,他心裏不舒服,我覺得這個就太小氣了。

主持人又問:你們之間談過這個問題嗎?
  
劉松林回答:沒有。但是比如說對毛岸英的懷念、紀念活動,他沒有說過任何話,沒有表現過任何不舒服或者不理解。

楊茂之敢表示不滿嗎?這可不是死在朝鮮戰場上那100萬個普普通通的「烈士」,也不是和毛太子同時炸死的高瑞欣參謀,而是紅太陽的太子啊。

話又說回來了,劉松林不就是憑著當過不到一年的毛太子妃找上楊茂之的嗎?憑他的條件,什麼樣的大姑娘找不到!娶了這麼一個二手貨,竟然半個世紀都沒把那顆心捂熱乎,慘不慘。

楊茂之先天不足


劉松林向毛舊居1927年照片獻花籃。
2010年,在電視劇《毛岸英》的開播會上,劉松林道出了原因,她說:「我是不幸的,18歲與毛岸英結婚,不到一年他就離我而去;可我又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走進了毛主席的家庭,受到了領袖無微不至的關心和愛護。」

原來楊茂之先天不足,爸爸不是中共的「紅太陽」,沒辦法滿足劉松林繼續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楊茂之的同事和朋友忿忿不平,說:「懷念死去的丈夫是人之常情,但折騰了近半個世紀,四個孩子都生好了,還說要與曾結婚不到一年的死者『化蝶』,神經病嘛!」「還不許共同生活了近50年的丈夫有半點不滿,這不是精神有問題是什麼?」「不就當過毛的兒媳婦嗎,太霸道了,整個一個不講理」,「要是我,早讓她滾蛋了!」「做的太過份了,這一家子從她媽開始就沒臉沒皮。」「聽說她媽張文秋跟毛不清不楚,江青在萬人大會上罵她媽是個壞人」,「聽說她妹妹邵華生的兒子毛新宇是毛爺爺的,生下來毛不肯見他……」

黨充份利用了劉松林的虛榮心


2007年劉松林以妻子身份第7次赴朝,
在毛岸英墓前祭奠。
36集電視連續劇《毛岸英》正在熱播,該劇採取倒敘的講述方式,第一集第一幕就是80歲的劉松林本人站在朝鮮毛岸英的墓前,「深情凝望並撫摸墓前的半身石像」。

搜狐近日有一個問答:「劉松林後夫楊茂之是否還健在?」真是極大的諷刺。

看來,中國人並不都是看了電視連續劇《毛岸英》就灑廉價眼淚、就淚雨滂沱、就可以被忽悠暈的!

連毛太子50年前的前妻都挖掘出來利用上了,這說明中共不僅僅是病入膏肓,是正在倒氣兒的過程中。△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