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幹啥?新華網偽造楊開慧遺囑(多圖)
 
鮑光
 
2010-11-19
 

寫毛岸英祭拜母親的新聞,放一張他與楊茂之現任妻子的合照!奇怪不?

【人民報消息】楊開慧的父親、倫理學家、教育家楊昌濟,名懷中,字華生,1871年4月21日出生。1917年,章士釗出任北京大學教授,向校長蔡元培舉薦楊昌濟。楊昌濟應聘任北京大學文科哲學教授,講授論理學。他為赴法勤工儉學學生籌措經費,推薦毛澤東到北大圖書館工作,對於毛澤東追求愛女楊開慧未持反對態度。1920年1月17日,楊昌濟病逝於北京德國醫院。歸葬湖南長沙縣板倉。

毛澤東一直有許多信給開慧,表示他的愛意,開慧在日記上寫道:「自從我完全了解了他對我的真意,從此我有了一個新意識,我覺得我為母親而生之外,就是為他而生的。我想像著,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的母親也不在了,我一定要跟著他去死!假如他被人捉去殺了,我一定要同他去共這個命運!」


小吳門外清水塘是楊開慧和兒子們的家。
毛從這裏出去再沒有回來過!
1920年冬天,19歲的楊開慧和27歲的毛澤東結婚了。沒有花轎、沒有嫁妝、沒有媒妁之言,也沒有禮儀,什麼也沒有,就與毛澤東生活在一起。新婚後不久,毛澤東、楊開慧將家安在長沙城東小吳門外清水塘。這裏偏僻幽靜,四面花木環繞。

1922年10月24日,楊開慧生下了他們的第一個兒子,取名毛岸英。1923年11月2日,楊開慧生下第二個兒子毛岸青。1927年4月4日,毛澤東的第三個兒子毛岸龍也呱呱落地。毛岸龍4個月大時,8月份毛離開,10月份毛上了井岡山,7個月後與賀子珍結婚,從此一去不復返,直到楊開慧被處決。倆人婚姻只維持了七年,是毛的三段婚姻裏最短的一次。

在這七年中,毛也沒老實過,不斷與其他女人亂搞,給妻子帶來了莫大的痛苦,甚至苦到活不下去的程度。楊開慧一次次的告訴自己要原諒他、要體諒他……

毛澤東、蔡和森等人都曾是楊昌濟的得意學生。「欲栽大木拄長天」的楊昌濟生前認為他們胸懷大志,是國家的棟梁。哪裏知道他們信仰的是撒旦教。


楊昌濟(左)和章士釗(右)。
1920年,籌備恐怖革「命」運動的毛澤東找到章士釗,希望能為其提供捐助,毛澤東後來告訴章士釗養女章含之,找章士釗借錢時,自己的一隻鞋都是破的。「基於與楊昌濟的友誼」,慷慨的章士釗為毛募集了2萬銀元,這筆錢於當時的毛澤東而言,不啻天文數字──毛在北大圖書館作館員的月薪才是8塊大洋。這筆錢一部分捐助蔡和森等人赴法留學,另一部分則被毛澤東用作創辦井岡山紅色革「命」根據地。

讓楊昌濟絕對想不到的是,這個狼心狗肺的女婿憑他的面子籌來2萬銀元,上了井岡山當天,看見年輕貌美的賀子珍就窮追不捨,把他女兒和3個外孫甩了,和別的女人睡了覺,生了孩子,連聲招呼也不打。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2009年11月10日披露說:「1927年盛夏八月,18歲的賀子珍隨江西永新暴動隊伍來到井岡山;深秋十月,34歲的毛澤東輾轉千里上井岡。在萬山叢中,毛澤東第一次見到被稱為『永新一枝花』的賀子珍。他楞住了,沒想到井岡山上竟有如此年輕貌美的姑娘」,隨即毛展開追求攻勢,當時小兒子毛岸龍才6個月。

1928年5月,毛澤東和賀子珍在井岡山「結婚」,1929年6月3日,賀子珍分娩生下一個女孩。 1930年10月24日開慧和八歲的長子岸英被逮捕。 1930年11月14日,楊昌濟那被毛遺棄的女兒楊開慧以「毛澤東之妻」在家鄉板倉走上刑場。

板倉老屋上坳不遠是楊氏宗祠楊公廟,辦有民國時期官立縣四十小學,是楊開慧啟蒙的學堂,在毛岸英6歲、毛岸青4歲時,學堂裏卻不見兄弟倆身影,他們的啟蒙老師就是媽媽。楊家書香久遠,楊開慧從小熟讀詩書,長沙求學學識日臻,毛筆字周正入格,因此兩個孩子雖未入學堂,卻學業嚴謹。岸英4歲時能背《三字經》和唐詩宋詞若干首,5歲時始讀子書一類的古文,並循序漸進的學習小學語文算術課程,常纏著媽媽講《水滸》、《三國演義》中的故事。

楊開慧非常善良,看到小動物被傷害都受不了,更不要說殺人,這和她的本性與受的傳統教育有關。她在給毛寫的一封未寄出的信中,說到自己的童年:「那時候我是同情牲畜類……每當晚上上床睡覺,這些慘影,如殺雞、殺豬、人死,在我的腦際翻騰起來,那真痛苦!我現在還完全記得那個滋味。我的哥哥,不但哥哥,許多小孩都是一樣,我完全不能了解他們。為什麼?他們能夠下手去捉小老鼠玩,蜻蜓玩,完全把它當做一個不知痛癢的東西待遇。」

而毛澤東在1909年16歲時寫的七絕《詠蛙》卻是:獨坐池塘如虎踞,綠蔭樹下養精神。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

1929年6月20日楊開慧寫成了一篇回顧:《六歲到二十八歲》,該回顧主題除了她對毛的愛,就是她對暴力與殘酷的厭惡。

她說,大約是十七、八歲的時候,「我很想尋出一個信仰來……那時我同情下層生活的同胞,我忌恨那些穿華服,只顧自己快活的人!我熱天和下層生活的人一樣,穿大布衣」。

這時的她愛上了毛,毛把她帶入了撒旦教共產黨。從小連小動物都不願傷害的她很快懷疑毛的信仰了,她寫道:「或許有一天我要叫著,我從前的觀念是錯了!唉!殺,殺,殺!耳邊只聽見這種聲音。人為什麼這樣獰惡!為什麼這樣殘忍!為什麼呵!?我不能去設想了!我要一個信仰!我要一個信仰!來一個信仰罷!!」


楊開慧和毛澤東的照片拼圖,他們永遠
不可能有交點。
她嚮往的信仰,無疑是善良和美好的,而不是熱衷殺人和毀滅世界。所以,楊開慧和毛澤東的信仰是背道而馳的,永遠不可能有交點。

但,2010年11月19日新華網以《毛岸英在板倉晨起誦詩文,長跪母親墳前淚聲連連》為題,偽造歷史。

文中說,1927年8月中旬,毛澤東一家人從武漢回到楊開慧的湖南家鄉長沙市郊板倉,「當晚,毛澤東即在楊開慧和地下黨的掩護下速出板倉沖,智過國民黨清鄉自衛隊駐地天王寺,經長沙東鄉要津金井,到達湘贛邊境,27天后即暴發了震驚中外的秋收起義。楊開慧堅持開展以板倉為中心的武裝鬥爭……」

事實上,楊開慧只是毛澤東的妻子而已,她沒有堅持開展什麼以板倉為中心的「武裝鬥爭」,她只是在家撫養自己的三個兒子和思念自己的丈夫。

張戎寫道:守長沙的國民黨長官是堅決反共的何鍵。三年來(1927年到1930年)他沒有騷擾開慧,因為開慧沒有進行任何共產黨活動。甚至彭德懷一打長沙,差點打死何鍵,何也沒有在開慧身上泄憤。

把楊開慧描寫成撒旦教子孫共產黨的「革命老前輩」,那只是中共一廂情願,那決不代表真實的楊開慧,那些共黨新聞除了歪曲歷史,就是抹黑楊開慧的人品,把她描繪成忠於中共嗜血黨的狂熱者。

《淚聲連連》一文說,「板倉老屋旁的棉花坡上長眠著楊開慧烈士和她父親楊懷中先生。毛岸英按板倉的習俗虔誠祭拜外公和媽媽,他長跪母親墳前,淚聲連連:親愛的媽媽,兒回來為您掃墓,您在獄中對我的叮嚀銘刻於心,『學會堅強,永生永世跟黨革命。媽媽永遠愛你的爸爸,長大後你要聽爸爸的話,要心疼他、孝順他。你是哥哥要照顧好弟弟們……』」

現在,楊開慧和兒子毛岸英都早已不在人世了,中共居然篡改了80年前楊開慧給兒子的遺囑,把「永生永世跟黨革命」強加給她。幸好楊開慧的親筆信還在,證明在信仰上她反對丈夫毛澤東的燒殺搶掠;在感情上她不相信丈夫會對三個親生子負責,臨終前把孩子托付給了其他親屬。

這個新聞很值得人深思,為什麼連「高瞻遠矚」「一句頂一萬句」的妻子說過的話,中共都要胡編濫造,它到底怕什麼?!△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