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士長驚人回憶:喊毛主席萬歲必須看場合(圖)
 
戚思
 
2010-11-19
 

這個封面預言了中共的未來!

【人民報消息】11月17日,新華網上出了一篇文章《衛士長回憶:毛澤東喜歡聽大家喊萬歲嗎?》,此文摘自作者權延赤寫的《衛士長談毛澤東》。這本書2010年10月由中共黨的出版社「人民日報出版社」發行出版。

作者「權延赤」這個名字起的非常明確:誰的權力要延長呢?是嗜血的「赤龍」中共。再看書面設計也讓人一目了然,撒旦教馬克思主義的中國教主毛澤東的頭像浸泡在中國人民的鮮血中。

真正的毛是個什麼東西?毛的親屬心裏清楚,所以要花大價錢買毛侍妾張玉鳳花三、四年時間寫的回憶錄的版權,為的是不讓人知道歷史真相。禦醫李志綏寫的《毛的私人醫生》,張戎夫婦經過11年走訪毛身邊人寫成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更都是真實歷史的一部份,所以在中共國不許出版,凡能出版的、被高調宣傳的,都是假貨。

譬如《衛士長回憶:毛澤東喜歡聽大家喊萬歲嗎?》這篇東西寫的就特別搞笑,搞笑在哪裏呢?搞笑在發表的時間不對,如果是發表在狂熱的文革時代,一點問題沒有,那時人滿腦子都是黨文化思維,但現在不行了,前幾年上海出個北京楊佳,今年11月16日武漢「楊佳」抗強拆,開車撞2000城管,奮戰至死。把老百姓都擠兌到這份兒上了,第二天政府門戶網居然出了個有關毛澤東是否喜歡聽大家喊萬歲的東西。但凡不閉門造車的,都知道這個時候不應該火上澆油。

文中說,衛士長說:我想起毛澤東說過的一句話:「你們不把我當領袖不行,可是總把我當領袖也不行,我受不了……」

這不禁讓人想起一個被毛寵幸的女青年,面對採訪時笑著說:主席真有意思,分不清男情女愛與對領袖的崇拜完全是兩碼事。她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是「一句頂一萬句」,誰跟你這個老糟頭子上床。所以,大床同眠時,把毛當領袖,而不是當成有魅力的男人,毛的自尊心受不了。

那麼毛澤東怎樣被喊成「萬歲」了呢?

中共是1949年10月1日非法建政,朱德秘書陳友群揭發說:1950年中宣部起初擬定的「五一」口號中,最後兩條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毛澤東在後面親自加上「毛主席萬歲!」

中宣部趕快加上這句口號,等送到主要負責審閱口號稿的劉少奇手裏,劉還加了工,把「毛主席萬歲!」改寫成:「偉大的中國人民領袖毛澤東同志萬歲!」2006年9 月17日下午,毛澤東的秘書李銳在北京同《德國之聲》電臺記者談話時證明有此事。

為了讓毛的「萬歲」合法化,為了遮掩毛讓人稱他為「萬歲」,「權延赤」為了「赤」能夠延權,而寫了《衛士長談毛澤東》,裏面確實有一些很精采的段子,讓人看到就能笑出聲來。

書中說到1947年夏天,在陜西米脂附近,被國民黨劉戡七個旅的追兵緊追不捨的那一次,毛率領的共匪中央縱隊趕快逃亡,不敢走大路,轉向東邊的山溝。經井兒坪、陳家溝,翻一座山,到米脂至葭縣的大川裏。一拐進山溝,人漸漸多了,毛一看害怕了,命令說「繞鎮外走」。

為了安全,毛在陜北期間一直使用化名李德勝,有的房東與毛澤東朝夕相處幾十天,卻不知匪首就坐在他對面。

「權延赤」寫道:「那時,毛澤東這個響亮的名字,普天下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又說:「就是在老解放區,人們見到的也只是畫像,沒見過照片,更少有人見到真人」。

但,奇蹟發生了,在後面追兵緊追不捨的「這一次卻發生了意外。人群中忽然響起沒有十分把握的驚叫聲:『毛主席?』」

1947年還沒建政就有了「毛主席」?!

「權延赤」很細緻的寫道:「毛澤東在馬背上忽地轉臉,完全是出於本能地朝那叫喊的方向望了一眼。一瞥之間,第二道驚喜的叫聲已經響起:『毛主席!毛主席!毛主席萬歲!』」

書中鄭重寫道:這是「群眾面對毛澤東自發的歡呼聲」!但沒有寫歡呼萬歲的理由。

更有絕的:「人群陡地起來波瀾,鎮子裡的人丟下算盤秤桿,丟下貨物不顧,拔腿就朝鎮外跑,立刻匯成奔騰的洪流。已經在鎮外的群眾搶先一步朝馬上的毛澤東擁過來,歡呼聲驚雷一般響徹雲霄:『毛主席萬歲!毛主席萬歲!……』」

就不怕追兵聽到?!

還有:「隊伍完全捲入沸騰的人流中,挪不動步。毛澤東在馬上朝群眾招手,臉上露著安靜的微笑,但是眼睛有些濕潤。同志們的眼睛都濕潤了,並且也感到光榮自豪。我們自然而然將這種歡呼看作是群眾對我們黨,我們軍隊,我們為之奮鬥的事業的擁護和熱愛。毛澤東這個名字,已經成了理想、信念和力量的代表。這種歡呼,不像 20年後紅衛兵的歡呼那麼狂熱,但是,那種真誠樸實、親切熱烈的情感流動,卻是更能動人心魄,使人激昂感奮,熱淚哽咽。我看到孩子們奔跑著歡呼跳躍,看到青壯年們舉起森林般挺立的臂膊,看到婆姨們擠挨著踮腳眺望,一種暗暗欣喜又是春意盎然的神采籠罩著她們的眼睛,蕩漾在她們的唇際。」

這真是衛士長對1947年的回憶?假若是,這人夠資格當新華社社長。

下面還有類似《聖經》裏耶穌顯神跡的場景:「頭上包白羊肚毛巾的老漢扔掉鏟,擦著臉上的淚水,擠到毛澤東的馬旁,探著手只觸到一下毛澤東的後衣襟,爬滿皺紋的褐色的臉孔便放射出復活了的青春的光彩!」

觸到一下毛澤東的後衣襟老漢就放射出復活了的青春光彩?現居英國倫敦、當年曾與毛澤東「大床同眠」的陳惠敏首先不信,她與毛有多次肌膚之親,如今她不但沒有復活青春。而且已步入老年,重病纏身,牙齒掉的只剩下四顆!

那麼,今年10月出版的「權延赤」所著《衛士長談毛澤東》到底是為了什麼呢?是為了赤延權。

「赤」延的了權嗎?書的封面的右側設計回答了這個問題。幾個祭奠似的黑色大字「衛士長談毛澤東」被削掉一半,這預示著撒旦教馬克思的子孫中共在中國大地上的最後結局。△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