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了!今年西方感恩節和“蛋炒飯”節同一天(圖)
 
林立
 
2010-11-26
 

毛父子在延安。

【人民報消息】西方感恩節定在每年11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四,今年這一天是11月25日。寸了,和中國百姓稱作中國感恩節,即「蛋炒飯」節是同一天。

如果不是中共高調炒作、殃視高調播出電視劇《毛岸英》,誰還會記的1950年11月25日毛太子因為做蛋炒飯而被美軍的汽油彈炸焦?

後來,人們從被燒焦的屍體的腰間,發現了斯大林所贈的德制手槍和手腕上戴的那隻蘇聯產的手錶,確認了這是毛岸英。

1950年10月19日,作為志願軍總部俄語翻譯兼機要秘書,毛岸英隨彭德懷先期進入朝鮮,他和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副司令員鄧華、洪學志生活在一起。11月25日,毛岸英赴朝的第38天,因為違反規定,做蛋炒飯時煙筒冒煙,暴露目標,使飛遠了的美軍轟炸機又突然調過頭來,向志願軍總部所在位置俯衝,傾瀉汽油彈……

毛澤東把100萬中國百姓送到朝鮮去當炮灰,由於後勤落後,彈藥糧食全靠自背,長期吃炒面缺乏維生素,普遍患上夜盲症,失足落入山澗死亡的很多。曾是毛岸英妻子的劉松林證實,「他們吃的是沒有破殼的高粱米,排出來還是一粒粒的。」 所以,當時的條件,是不可能有蛋炒飯吃的。

當年任志願軍司令部作戰處副處長楊迪曾這樣描述毛岸英炒飯中有雞蛋的來歷,他說:

在我路過彭總辦公室時,看到煙筒冒煙,立即跑進去看看,房裏還有三個人正在用雞蛋炒米飯吃。這些雞蛋是前一天黃昏,我看到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部派到志願軍任副政治委員的一位次帥(朝鮮金日成是元帥,下有三位次帥)給彭總送來一小筐雞蛋(約10 多個)。 這在當時的朝鮮是極難得的, 當時彭總已吃過晚飯,還沒來得及吃。

三人中我只認識成普同志, 那兩位同志我只知道一位是彭總的俄文翻譯,一位是才從西北調來的參謀,他們的姓名我不知道。我問成普:老成,你們怎麼敢用送給彭總的雞蛋炒飯吃呢? 趕快把火弄滅。成普說:我怎麼敢呀,是那位翻譯同志在炒飯。我不高興地說:你要他趕快不要炒飯了,快將火撲滅,趕快離開房子,躲進防空洞去。(摘錄完)

事情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毛岸英因為蛋炒飯而喪命,而且他也沒吃到蛋炒飯。無論電視劇《毛岸英》如何歪曲史實,如何美化毛太子,都無濟於事,因為別說是一位翻譯,就是連志願軍副司令員鄧華、洪學志都不敢去碰的雞蛋,毛岸英竟敢拿起來就吃……

「我爸是毛澤東」!不用多,就這一個行為已經說明了毛太子的為人。

楊迪將軍在其所著《在志願軍司令部的歲月裏》一書中,還說到另外一件事, 文章寫道:

會議中也發生了我想不到、也不可能想到的奇異插曲,正當彭總向(第三十八軍)梁興初軍長生氣、批評梁後,與會領導同志都處在沉靜嚴肅的氣氛中時,隨彭總來的那位年輕俄文翻譯(我看他和我的年齡差不多,二十七八歲)卻毫不膽怯地站起來,指著掛在牆上的地圖說起來了。彭總坐著一句話也不說,既不制止他講話,也不批評他,志司幾位副司令也不制止他,各軍軍長低著頭也不吭聲。那位年輕的翻譯,並不懂軍事,我沒有聽明白他在講什麼,他說了一、二分鐘後,看沒有人理會他,也就不說了。

當時我覺得很奇怪,怎麼一個年輕翻譯會在志司黨委召開的作戰會議上,而且是在彭總生氣的嚴肅氣氛中,敢於隨便說話呢?還沒有人制止他、批評他?真怪。

會議開完後,我對(作戰處)丁甘如處長說:「這個小翻譯膽子真大,敢在彭總生氣時,還在那兒說三道四。看來他還不懂黨內和軍內的規矩,這樣重要的高級會議,哪有他講話、發言的資格。他是誰?他是什麼人?」

丁甘如同志說:「老楊,你就不要問,也不要打聽了,我不會告訴你,其他的同志也不會告訴你的。」

楊迪說,這樣一個純粹是志願軍黨委召開的高級軍事作戰會議,當然沒有蘇方人員參加,也就沒有翻譯任務,這就是說,毛岸英不僅沒有發言的資格,連參加這樣的會議的資格也是沒有的。那為什麼「這個小翻譯膽子真大」?當然,還是因為「我爸是毛澤東」。

今年9月1日,新華網轉載了新民晚報上的一篇回憶錄《懷念我的戰友毛岸英:從來不以毛主席的兒子自居》。作者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唯一的移民上將趙南起,原籍朝鮮。曾任中共總後勤部部長、軍事科學院院長。1995年退役後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文中這樣說:

這是一個13平方米的小住處,放著兩張行軍床,有火車硬臥那麼寬。我發現裏面已經住了一個人。……因為是初次見面,我就先介紹了一下自己,然後問他:「您貴姓啊?」他看了我一眼,說「我姓毛」,也沒說叫什麼。我說:「跟你住一個屋我很高興,希望你能幫助我。」我先把自己的經歷說了一下:我是幹什麼的,怎麼來的,等等。然後他說:「不瞞你說,我叫毛岸英。」那個時候也沒電視,我從廣播裏聽到過這個名字,覺得耳熟,但也不敢亂猜。他看我楞住了,就說:「我就是毛主席的兒子。」我很驚訝……

在文章結尾的章節「從來不以毛主席的兒子自居」中,趙南起寫道:在日常生活中,毛岸英非常平易近人,一點兒架子沒有。他說:「如果大家都知道我是毛主席的兒子,就會敬而遠之,那我就沒辦法跟大家接觸;我對自己的身份保密,就能跟群眾打成一片。」

28歲的毛岸英說一套做一套,即使在趙南起的讚美回憶錄中也被披露的如此淋漓盡致。有人說,如果毛岸英僥幸活下來,那中國的前景是不堪設想的。還有人說,在毛三子毛岸龍失蹤、次子毛岸青精神不正常的情況下,準備維系毛統治地位的太子毛岸英被炸死,是上天給中國人民最大的禮物。

2010年11月25日,感恩節,中國人自發確認和慶祝了首次「蛋炒飯」節,,這大概是那些想用電視劇《毛岸英》忽悠國人的別有用意者始料未及的後效應。△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