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的歷史 沉痛的國難
 
李後主
 
2010-11-26
 
【人民報消息】日來,關於馬克思的一些令人震驚的真實歷史,正通過歐洲公開出版的大量史料源源不斷的被華人學者們所挖掘出來,隨著真相在網絡上的廣傳,正引發了全球華人對共產主義本質及其真正起源的空前關注。

學者所發掘的資料中,最令人震驚的莫過於這樣一個事實——馬克思從青年時期就已經加入了歐洲臭名昭著的撒旦教,成為這個拜魔教的一名忠實信徒。撒旦是聖經所記載的惡魔,而人世間的撒旦教則是以這個惡魔為崇拜對象,以神為敵人,以破壞神的教誨、毀滅人性和人類為目的的一個邪教組織。

馬克思早年本是一個基督徒,但由於不能堅守人類的道德理念,貪圖享樂,放縱私欲,以致在欲望的深淵中越陷越深,無力自拔,最後徹底倒向魔教。馬克思入魔教後,性情大變,寫了很多侮蔑神和詛咒人類毀滅的詩句,其人性逐漸減弱,魔性越來越強,最後成為魔教的代言人。帶著對神的仇恨和對全人類的詛咒,馬克思寫出了《共產黨宣言》,這本被它自己所稱為是“糞、污穢之書”的撒旦教魔經,使“共產主義的幽靈”(實質就是撒旦的幽靈)得以藉著這個載體傳遍全球,在過去的一個半世紀以來它給人類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綜觀馬克思的真實生平,馬克思從來就不是一個無神論者,而是一個真正的有神論者,他的一生中貫穿了從信神轉向信魔、從敬神轉向恨神、從拯救人類轉向毀滅人類,這樣一條鮮明的線索。現在看來,他所創立的無神論、唯物論從來就不是為了什麼人類的解放、建立所謂的 “人間天堂”,而是撒旦魔通過其人間的代理人毀滅神的子民——人類——的一個精心構造的騙局和陷阱,無神論邪說只是為了幫助撒旦魔與神作對,使人類不信神,致使道德迅速墮落,最終毀壞自身生存法則和生存環境,在社會系統的崩潰以及天譴中被宇宙規律所淘汰。

以是觀之,撒旦教是共產主義的起源,也是共產黨的祖宗,共產黨的確是個實打實的魔教。既然共產黨的理論起源於魔教詛咒人類毀滅的思想,那麼接受這種思想就是召喚邪魔附體來毀滅自己,因此,凡是信奉共產主義,或被其欺騙、或被其脅迫而拉下水的人,都像是被下了蠱毒和咒語一樣,從此失去了自己的獨立思想和自主意識,精神和意志完全受共產魔教教主的控制,與教主的思想保持高度的統一,教主說什麼就擁護什麼,甚至是被教主肆意屠殺也從來都不敢公開表示反對,這種表現用民間的話來說,就是一種魔鬼附體的表現。共產黨人崇拜馬克思,實則是崇拜了馬克思背後的撒旦魔;共產黨宣誓要為黨做犧牲,把死亡稱為犧牲,聲稱死後要去見馬克思(犧牲在中國文化中就是祭祀用的牲畜),實質正是把自己的生命像待宰的豬羊一樣獻給了魔鬼撒旦做祭品;共產黨員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也就是最終要跟著馬克思一起下地獄給撒旦魔陪葬。

由此不難理解,凡是共產魔教統治下的社會,為什麼總是伴隨著最深重的社會災難和天災人禍,因為邪靈附體的人必然道德敗壞,不敬上天,反天、反地、反人類,與天地自然和人類社會無法協調共存。魔教泯滅人性,使人情冷漠,內部成員自相殘殺,政治運動不斷,戰亂不已,因此魔教國家總是生靈塗炭,民不聊生,更由於其狂妄無知、戰天鬥地、破壞生態環境,也會引發嚴重的天災。可見,撒旦魔所控制的共產黨組織就是人類社會的毒瘤和癌細胞,一旦任其擴散開來,對一個地區來講,就是毀國滅族的慘禍。今天,全球主要前共產國家都已經擺脫魔教的束縛,開始走向了民族的覺醒和復興,而只有中國這樣一個傳承了古老文明的主要大國,還處在共產魔教的掌控之下,受其摧折。中國人民從小到大一直要被強迫學習共產主義魔教理論,被強迫加入共產主義魔教組織(入隊入團入黨),被強迫給撒旦魔發誓要奮鬥終生,永不背叛。魔教不僅附體國人的靈魂,也附體在所有的國家機構和社會機構之上,如立法、司法、行政、監察、軍隊、警察以及醫院、學校、社區、廠礦、公司、農村等,整個國家的正常體系都被魔教所附體,成為魔教吸取能量的一個個社會單元,整個國家都失去了正常運作的基本規則,淪落到只為魔教的生存而存在的悲慘境地,這正是當今中國一切社會和自然災難的總根源。

迄今,共產魔教附體中華已逾60年,中華民族正常的社會系統,包括文化、政治、經濟和生態系統均已遭受魔教全面的系統性的毀壞,其慘狀觸目驚心,無不令了解社會真相的中華兒女們痛心疾首。

從文化層面來看,今日中華人心不古、道德敗壞、信仰空缺、理性貧乏,人們失去了內在的心法約束,喪失了善惡標準,做事沒有道德底線,為了個人的利益可以不擇手段,不計後果。道德體系的崩潰也加速了社會其它方面的腐敗,論文抄襲、數據造假、謊言橫行、誠信喪失、食品添毒、色情泛濫、豆腐渣工程不絕、犯罪率節節高升……等等,社會亂象紛呈,一片末日景象。在國際社會,從中國大陸來的華人也是最缺乏教養和公共文明意識的一個群體,中華從一個禮儀之邦的文明古國墮落到今日全球最缺乏道德規範的國家,正是魔教教義毒害的結果。

從政治層面來看,無論是古代的禮治社會還是現代的法治社會,均與今日的中華國政無緣。禮治社會以天(神)為國家權威,講究奉天承運,履行天命,替天行道,法治社會以憲法為國家權威,講究憲法至上,人權為尊,自由、平等、博愛。而共產魔教與神(天)為敵,以毀滅人類為目的,所以其暴虐的魔性必然無法無天,不受任何禮法約束,中共統治期間,中國人民非正常死亡高達6000萬-8000萬,其暴政之烈獨步古今,遠非一個人間的普通政權所能企及,蓋因為撒旦魔需要人的生命為其獻祭,唯有不斷殺人才能加持其邪惡能量。今日中國社會政治系統糜爛之極,內部充滿了無情的派系鬥爭和相互傾軋,毫無政治倫理和正常的政治運作秩序,這使中國人民喪失了基本的社會生存法則,不得不生活在一個事事仰仗權力、依靠關係、充滿了你死我活的惡性鬥爭的“叢林社會”之中。這也是共產魔教毀壞中國正常政治體制和社會法則後社會關係退化降級的必然體現。

從經濟層面來看,共產魔教附體國家機構和社會機構之上,全面控制了國家財政、金融、大型經濟集團、全國礦產資源、土地以及能源供應,使中國人民喪失了對最基本生產資料(如土地和資源)的所有權和支配權,也等於間接的剝奪了中國人民的生存權。在魔教控制下,中國人民不但沒有生產經營所必需的硬件——基本生產資料的所有權,也沒有生產經營所必需的軟件——正常的法制環境和公平競爭的經營秩序,而且中國人民的財產也不能得到法律的保障,處於隨時都可能被魔教組織非法掠奪的境地。魔教不稼不穡,只知劫掠和控制,不但搶劫了中國人民的絕大部份經濟資源和勞動成果,造成中國人民物質生活貧困、民生雕蔽,更破壞了中國社會自古以來正常的自給自足的經濟和民生系統。今日,中國正常的經濟環境早已經不復存在,惡性的環境破壞,惡性的政府性投資,惡性的GDP“增長”,惡性的權貴資本主義經營模式,惡性的兩極分化,惡性的圈地拆遷,惡性的高房價,惡性的增印鈔票、惡性的通貨膨脹,……經濟災難正開始全面展現在國人面前,這一切正是共產魔教在壟斷性經營中只顧掠奪而不顧基本民生滿足所帶來的災難性結果,是其對中國傳統自然經濟系統和近代市場經濟系統全面摧毀的可怕後果。

從生態環境層面來看,共產魔教不僅通過搞運動來毀壞生態系統,如大煉鋼鐵、砍伐森林,圍湖造田、消滅湖泊,開墾草原、破壞植被,大修水壩、截斷江河等,在 80年代以後還形成了公有私營制——這一毀滅生態環境的第一制度殺手,是中華近30年來環境毀壞的罪魁禍首。所謂公有私營制,就是全國的資源和環境都是公有的,無主的(無明晰產權),而經營活動卻都是私營的,人們可以申請開發無主的共有資源,但是卻沒有人去保護共有的環境,這樣就製造了“共有地悲劇”,造成生態環境不可逆轉的毀滅性破壞。這種毀滅環境的可怕制度的出現,也是共產魔教對物質資源的無限制的搶劫和掠奪的本性所決定的。今日中華水土流失嚴重,沙漠化加劇,空氣污染、水污染、垃圾污染均已達到不適於人類生存的地步,廣闊的中華大地上到處都可見乾涸的河流,縮小的湖泊,消失的森林,發臭的水源,有毒的空氣,彌漫的沙塵暴……60年來,因水土流失、沙化、鹽漬化、濫伐、濫墾、濫開採,中華損失了一半以上的優良土地面積,四分之三的原始森林,以及三分之二的草原,很多礦產資源也正在耗空,環境的毀壞已使中國在未來很難再有可持續發展的雄厚資本,中華民族有史以來第一次面臨著生態崩潰的局面。

中華民族,前所未有的災禍,前所未有的危機,均為國人無知的引進和祭拜共產魔教之所賜!

神慈悲於人,教化人行善積德,脫離苦海,魔仇恨於人,唆使人行邪作惡,永墮地獄。共產魔教是帶著毀滅人類的邪惡使命出現在世上的,而馬克思正是被撒旦魔選中來執行這個使命的首要分子,馬克思對人類的詛咒今天正成為中國的現實,這是中華的國恥。共產魔教禍國60年以來,中國社會從人的內在精神理念到外在的社會關係,從社會系統到生態環境,一切與人類正常生存有關的基本道德、法則、秩序、環境均已遭到了毀滅性的破壞,中華可謂國難深重,步履蹣跚,民族何去何存,實已到了生死邊緣,今天的中國人正面臨著一次重大的歷史抉擇。

馬克思實為魔教代言人之本質的全面揭露,真相固然是令人震驚的。但是震驚之余,它也是中國人籍此反思歷史,認清共產黨本質,從而擺脫共產幽靈,重建自己傳統文化和國家體系的一次重大的歷史時機。近日來反思文章屢見於報端,研討會不停於各界,全球華人的覺醒浪潮一波緊接著一波,其景象可謂波瀾壯闊。國人趕快抓住這難得的歷史機會,認清共產黨的真實面目,拋棄共產主義,擺脫魔教的束縛,回歸自己中華兒女的善良本性,拯救民族於水火之中,此其時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