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共訃告見其魔教本性
 
任百鳴
 
2010-11-11
 
【人民報消息】中共在對黨內死亡領導人的訃告中,給予“最高”評價的是稱其為“馬克思主義者”,根據情況還要加上諸如“偉大”、“傑出”、“堅定”等形容詞語,顯然馬克思是中共的祖宗。訃告是在評定他們作為馬(克思)列(寧)子孫,在宣揚馬克思共產邪教方面的賣力程度與傳教等級。

中共成員們表面上是黃皮膚,但是喝西洋馬列狼奶長大,根本不認為自己是炎黃子孫,是中華兒女。不僅如此,中共篡權六十年來,一直不停的使用精神洗腦手段,強迫中國幾代人統統轉型為馬列子孫。

例如,從童年到成人,中共設立誘使國人變性馬列子孫的三重毒誓鏈:即入黨、入團、入隊,成員莫名其妙的就要發毒誓為所謂的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生。“終生”是什麼含義,說白了,就是“一直到死”為止。雖然,一般老百姓不會被中共評為“馬克思主義者”,但是,炎黃子孫一旦發毒誓獻身馬列事業,等於是對天誓言自我退出中華兒女的名份,登記註冊為馬克思子孫,另外空間也是有據為柄,將來不去見“馬克思”可能也不行了。

可是,這個馬克思是個什麼樣的人?最近在海外網站上發表了數篇對馬克思魔性人生與其共產邪教的根底,給予徹底曝光的文章。

原來,馬克思年青時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認與撒旦簽了契約。其後,馬克思大行魔鬼所為之事:詛咒全人類下地獄,包括工人和那些為共產主義而戰的人。 “馬克思主義”之邪經正是在其加入魔教後誕生的,它裡面的邪惡能量正因為來自於魔王撒旦,才具有如此大的迷惑性和破壞力。

結果,有列寧、斯大林與中共等馬氏子孫的鼓噪,一場共產主義運動幾乎席卷了半個地球,是凡中其邪毒的國家,其人民的命運都是極其的悲慘。僅在中共統治下,非正常死亡人口就有8千萬。被轉型為馬列子孫的人民,必須習慣相互殺戮,相互鬥爭,生活在獨裁專制的恐懼之中。直到90年代,東歐與蘇聯的共產模式一夜之間解體,馬克思主義被歷史證明為人類最大的邪教,只有中共還竭力撐著這張畫皮,為避免眾人驚覺,以所謂的改革開放等遮人耳目。

但是,從生命歸屬的角度上看,中共追隨馬列邪教的嚴謹態度未曾變更。數十年來,從給其高級黨徒蓋棺定論訃告程式的絲毫不變,就可看出其甘為馬列子孫的忠心不二。

各類長期使用的名頭,中共不僅有“馬克思主義者”極品檔、還有所謂的“偉大”“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無產階級政治家”高級檔;“久經考驗”、“傑出”、或“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三流檔,以及“優秀”的“中國共產黨黨員”等基本檔。人們可見,無論中共如何搖身變化,卻始終如一的把這些給其成員死後,在馬克思邪教冪界的評職定性作為最高的獎賞。不僅對內,對國人也是如此,幾十年來,一直用於把中華兒女魔化轉型為馬列子孫的加入黨、團、隊的宣毒誓方式,也從未有所松動。

這些形式上的東西之所以被中共如此看重,是因為那是授之於撒旦魔界控制世間生命的權柄,對無神論的國人來講,或許還一時難以理解。但是,大家不妨反過來想一想,中國是一個有著五千年中華傳統文化的國度。一個中國人的“偉大”,首先就是應該其在弘揚和承傳中華傳統文化上的重大貢獻,一個人受到敬仰,應該是其教化人民敬天知命、重德行善的巨大付出和成效。可是,中共統治中華六十余載,其成員亡故了一批又一批,卻都是一色的選擇去見馬克思,甘當馬列子孫,卻沒有一個稱自己是承傳中華文化的炎黃子孫。

為什麼?原因在於馬克思其人、其經的撒旦魔教的邪惡根源,繼承魔教的整個中共體系實際就是撒旦魔教的一個分支機構,它是以毀滅一切為使命,哪裏會在意什麼中華傳統文化的承傳。這也就不奇怪,馬克思被揭露讚美鴉片戰爭把中國投入大混亂狀態。他聲稱英國是在推進中國的文明,通過消滅中國的古老文化,打開中國的門戶來迎接國際經濟。他甚至讚許地報導,英國的政策造成了中國這麼多失業人口,這樣中國難民才能被用來在全世界做奴隸工。

事實上,到今天為止,被中共變種為馬列子孫的中國人,必須要面對一個不可回避的選擇:是繼續當馬列子孫?還是要恢復名份,做炎黃子孫、中華兒女?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國人要加入“三退”大潮的重要原因,目前已經有超過八千萬民眾同意並聲明退出黨、團、隊,取消與魔教的誓約,生命的未來也由此定奪。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