忒能拽!人類基因咋也“突變”不成這樣(多圖)
 
喻梅
 
2010-9-21
 

象皮病到底是咋回事,咋只「突」在一條腿上?



【人民報消息】由於傳媒的發展,世界變的很小,全球發生的事一下子就都知道了。現在越來越多的怪事出現,現代科學還真的說不清。有些項目雖然花費很多很多經費在研究,但都不得其門而入。例如八種看起來很令人頭痛的疾病:獨眼畸形、樹人、美人魚綜合症、狼人綜合症、巨人症、侏儒症、象皮病和阿諾德綜合症。現代醫學家們認為是他們的基因發生了問題,伴隨而來的是研究基因和基因突變的問題。


2006年,印度出生一個獨眼女嬰,出生時前額有一個單眼,但沒有鼻子,她的大腦合成單個半球。幾天之後這個女嬰才死亡。

「獨眼畸形」這個稱謂讓人得知只能用一隻眼看世界,這種先天畸形一般在250人中會有一人患有。科學家們認為是「人類基因突變」,突變的原因是「遺傳因素」或外來因素「因為母親身體攝入了毒素」。難道母親身體攝入了毒素就會使嬰兒「獨眼畸形」嗎?是什麼原因造成這種「遺傳因素」的?倒是聽中國老輩上的人常說一句話叫「祖上不積德,殃及後代」。還看過一個佛教故事,說有個人上輩子總看淫穢色情的書,這輩子一生下來就是雙眼瞎。


這個男子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樹人,手腳上都有樹的分支。20年來,他一直都是這樣的生活,他全身上下都有苔蘚,這讓他看起來像是在森林裏生長的植物。這些在他身上的苔蘚可能有12多磅而他總身重也就100磅。他走幾步道就會覺得很累,因為全身上下多餘的體重很沈。

「樹人」簡直就更嚇人了,這種人看起來就像是一棵樹,手腳上都有樹的分支,全身上下都有苔蘚,看起來像是在森林裏生長的植物。科學家們也認為是「人類基因突變」。可是有點說不通,人類基因突變能突變成植物?這絕對不符合達爾文的進化論學說。


2005年,醫生為女孩米拉格羅斯的腳進行了分開手術。


在美國緬因州肯尼本克波特市女童夏伊洛·皮平患有罕見的「美人魚綜合征」。她拒絕做分腿手術,她已經先後接受了至少123次手術!儘管一直無法走路,但夏伊洛始終笑對人生,她甚至還學起了跳舞!夏伊洛說:「馬特醫生問我,我是否願意讓自己的雙腿分開,我說我不想」。母親艾爾瑪承認說:「夏伊洛一點也不想擁有兩條腿,她總是說:『我現在很好。』」儘管夏伊洛無法靠雙腿行走,但她最喜歡的活動之一卻是舞蹈。她不僅參加了芭蕾舞的學習,並且還參與了一個舞蹈表演會的預演活動,夏伊洛的「舞蹈」就是坐在舞臺上,不住的搖擺身體。在堅強樂觀的生存了10個春秋後,她於2009年10月23日去世。

「美人魚綜合症」最近還有出現,就是兩條腿融合在一起,看起來像童話中的「魚美人」。據統計大約十萬個新生兒中會有一例。嬰兒通常會在出生後一兩天內死亡,醫學上認為這是一種罕見的「先天性缺陷」。不過,最近有報導說,在海洋中確實有「美人魚」存在,它們或者上身是人下身是魚,或者下身是人上身是魚。所以,看來還不好下結論。也許它就是那樣的生命,或者投錯了胎,或者到世上來一次就是為了告訴人童話中的「魚美人」是真實存在的。


長的象個狼,決不是什麼基因突變造成的。

「狼人綜合症」聽這個名字就夠可怕的,看圖片簡直不敢相信他是個人,夜裏要看到能把人嚇昏倒。現代醫學稱,「是一組極其罕見的體毛生長異常,」常伴發牙齦增生和面部特徵「畸形」,是一種什麼「可表現常染色體顯性遺傳的CGH」。但這完全是現代科學瞎子摸象的說法。

中國古代科學非常發達,大醫學家孫思邈、華佗、李時珍等都是特異功能者,例如華佗,不但能看到曹操頭痛的原因是因為腦子裏長了瘤子,而且還知道長瘤子的原因,並居然可以實施麻醉下的腦部手術。現代科學的發展研究怎麼能與之相比呢?

現代醫學家動不動就講「人類基因」,得了難以解釋的病,用「突變」大帽子挨著個兒的往上扣,好似一扣一個準兒。其實,基因是怎麼來的?沒有人說的清。就像我們小時候讀的那本書《十萬個為什麼》裡面的問題至今科學家們都無法回答,比如那個最簡單的問題:小雞是從蛋裏孵化出來的,但雞蛋又是雞媽媽生出來的,那麼到底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無神論者碰都不敢碰這個問題,而信奉神佛的人認為這個問題太簡單:是造物主造了雞的同時又造了蛋,然後讓它們在人類空間裏,按照人所能理解的存在方式去繁殖。


查查歷史,曾有過巨人和小人,所以不是病。

至於說「巨人症」「侏儒症」,其實都不是什麼「症」,也不是什麼「病」,古代記載有巨人有小人,現在考古學家也發現了他們的蹤跡,證明過去一個時期他們是存在的,只不過現在沒有了,偶然出現一個半個,就被當成「病」去治、去研究,這「病」沒治好,倒研究出不少「醫學家」和「博士」來。

美國的魏斯博士在80年代初寫過一本《前世今生》,說明人不只就這一生。在他相信此之前,已經在現代科學領域「學有所成」,他曾發表過40余篇科學論文及專著,在精神藥物學與腦部化學領域裏,獲得了國際認可的聲譽。他對「非科學」的領域,如「超心理學」,曾經是徹底的懷疑,而對於前世輪回的概念一無所悉,也不屑一顧。1982年,同一診所工作的年輕姑娘凱瑟琳來找他做催眠診療時,魏斯博士的後半生由此而徹底改變。

魏斯回憶道:「1982年,在我安靜微暗的催眠診療室裏,凱瑟琳以如雷貫耳般的奧秘向我揭示有關我父親與兒子的訊息,震得我雙耳欲聾……我的手臂起雞皮疙瘩。凱瑟琳不可能知道這些事,甚至也沒有地方可查:我父親的希伯來名字;我曾有個兒子,死於千萬分之一機率的先天性心臟缺陷;我對醫學界的看法;我父親的和我女兒的命名。太細緻、太充分了,不可能是假的。如果她能說出這些事,是不是還能說出更多?我想要多知道一點。有關我父親與兒子的訊息,打開了我的曾經封閉的心靈,我開始認真面對來世與超異能現象的可能性。」

「誰在那兒?」魏斯問催眠中的凱瑟琳:「誰告訴你這些事?」
「大師們。」她輕聲說:「他們告訴我的。他們說我活過86次。」

而另一個被臺灣催眠治療師治療的尼姑,過去世是一個侵華日軍戰士,殺人如麻,這一世肚子痛跟前世造孽有直接的關係。在催眠治療師的引導下,她對自己殺過的人一一道歉後,肚子痛的老毛病沒吃藥頓時就好了。

如此看來,那些稀奇古怪的「疾病」,都是有其深層原因的,可不是現代科學說的什麼「人類基因突變」造成的。△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