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島 中共沒牙老太太吃鐵蠶豆(多圖)
 
李子木
 
2010-9-29
 

中共問:日本希望從詹其雄船長口裏獲得什麼?
世界問:中共害怕從詹其雄船長口裏說出什麼?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9月27日有新聞報導說,被扣漁船船長詹其雄回家了,並且出了一張圖片,上面有一行字:「日本希望從詹其雄船長口裏獲得什麼?」,這句話倒讓人反問一句:「中共害怕從詹其雄船長口裏說出什麼?!」

據美國之音報導,中共當局上星期六(9月25日)凌晨派專機接回被日本扣押的船長詹其雄後,一直沒有讓他公開露面。此外,近兩星期前被中共當局接回的14名船員也一直沒有對外露出蹤影和言語。中共把他們「綁架」了。

一個小動作敗露間諜船的真面目

9月22日上市的日本「周刊文春」指稱,造成中日外交風波的中國漁船,是一艘漁船偽裝的間諜船。肇事後,這艘漁船以「特殊的通信」方式,用比一般漁船快的不知多少倍的速度向中共通報。這引起了美日情報搜集人員的高度懷疑。

周刊說,釣魚臺海域最近數個月間增加不少中國漁船,其中不少是偽裝的間諜船,隱藏在漁船船隊裏。美日情搜人員特別對出事的這艘漁船的「大拿」表示懷疑,認為漁船上主持大局的,應該不是船長,而是偽裝成船員的中共情報機關人員。

詹奶奶什麼時候去世的?

日本當局聲稱對它所稱尖閣列島的釣魚島擁有主權,並以非法作業為理由將9月7日駕船在釣魚島附近與日本海上巡邏艇相撞的福建船長詹其雄扣押10天后,宣布再扣押10天。此間中共高調聲稱,疼愛詹其雄的奶奶去世,全家等他回去奔喪、下葬。新華網報導刊登出大圖片,並重墨渲染了盡這個孝道是如何的緊急和必要。

奇怪的是,日本當局沒有被「感動」的手腳錯亂時,中共就不再提詹奶奶去世了,好像這只是一個失敗的戰術,與「孝道」根本不沾邊。詹奶奶到底什麼時候去世的?

間諜船船長被拘,中共緊張弦要崩斷

據報導,受此影響,一系列中日貿易和交流計劃被取消,例如:

北京宣布停止雙方省部級會談,中止雙方有關增加航班。

原定於今年10月在武漢舉行的紀念辛亥革命百年慶典的日中交流活動,都被取消。

原定於10月9日、10日在上海舉行的日本人氣男聲樂隊SMAP演唱會已暫停出票。

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取消原定10月12日至13日出席在北京召開的一個論壇計劃。

中共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李肇星臨時決定不出席南京中日企業家論壇。

日本國土交通大臣馬淵澄夫拒絕會晤在日本參加亞太經合會議的中國國家旅遊局副局長祝善忠。

原定9月21日一千名日本大學生應邀參觀上海世博的項目和原定於9月24日在東京舉行的中國旅遊介紹活動均被取消。

重要的是,9月23日,官員阻止已經裝載特別重要的出口礦物產品「稀土元素」的貨船開往日本。稀土用於混合動力汽車、風力發電機和導彈等關鍵工業產品的製造。

最重要的是,23日晚間,中共官方通過官方新華社宣布,河北石家莊安全機關以涉嫌擅入軍事禁區並拍攝為由抓捕了4名日本人。

一招耍賴的笨棋

石家莊市公安局宣稱,「近日,高橋定等4名日本人擅自進入河北省某軍事管理區並對軍事目標進行非法錄像。河北省石家莊市國家安全機關接到報告後,即對上述人員依法採取措施,並對其問題進行審查。目前此案正在審理中。」

稍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馬上使用這招笨棋:「你扣我一個人,我扣你4個人!」呵,中共等於是再一次向全世界宣布自己是流氓痞子。

這4個日本倒霉蛋兒到底是什麼身份?

日本外務省已證實四名國民在河北被調查,日本共同社引述消息人士指, 四人是一家日本建築工程公司的員工,他們當時正在河北參與日本二戰時遺留中國化學武器的清理工作。

日本公司要出面清理二戰時遺留在中國的化學武器,這消息前不久在新華網看到過,並沒在意。沒想到現在被綁架,成為中共間諜船事件的人質。

破毒餃子案的石家莊市公安局再立新功

為何選中石家莊市公安局出頭來處理此事?因為此市公安局和日本打交道不是第一次了,尤其是對毒餃子事件的處理,在日本已經達到了家喻戶曉的程度。

2008年成為中日嚴重外交事件的毒餃子責任問題。中共說死了不承認有毒餃子是「中國製造」,堅持說在石家莊製造後運到日本,在完全密封的情況下被加進了「料」。

共同社採訪後發布消息說,河北省石家莊市有關人士透露,該市公安局「毒餃子事件」專案組認為該事件可能是不滿廠方待遇的人蓄意作案。

2008年2月13日新華網出消息澄清說《質檢總局:「毒餃子事件是不滿廠方待遇的人蓄意作案」系猜測性報導 》。

同時,新華網出現了大批有關毒餃子事件的新聞,時任中共質檢局副局長的魏傳忠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據質檢總局向河北警方核實,自1月30日起公安部門介入調查至今,在生產環節沒有發現異常」。「河北省公安局調查顯示,生產冷凍餃子的天洋食品公司從生產加工到運輸出口,人為破壞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他同時又稱,「任何人都可以打開封口,然後再封上,這不能成為殺蟲劑是在工廠內投入的根據」。言外之意,是日本超市老板吃飽了撐的,把進口餃子的密封袋打開、投毒,再用特殊機器進行密封,然後賣給顧客。

中共還專門派了赴日調查組,說,「帶回的水餃樣品中未檢出甲胺磷、敵敵畏」,所有官方新聞一面倒的譴責日本,稱是小日本兒自己有問題。發生毒餃子事件的日本德島縣官員幾乎要精神崩潰了。

08年2月14日,日本德島縣知事飯泉嘉門召開記者會說,日前在該縣回收的中國產冷凍餃子「外包裝」上檢測到的微量敵敵畏已基本可以確定是來自日本銷售方店內使用的殺蟲劑。日本低頭認罪了,事情解決了。

但兩年後,2010年3月26日,中共突然又把此新聞翻出來,並顛覆了兩年前的一切說法,說,「2008年初,河北石家莊天洋食品廠出口到日本的餃子發生中毒事件後,中國政府高度重視,經過連續兩年堅持不懈的努力,近日查明此次中毒事件是一起投毒案件,中國警方已將犯罪嫌疑人呂月庭抓捕歸案。」「現已查明,犯罪嫌疑人呂月庭(男,36歲,河北省井陘縣人,原天洋食品廠臨時工),因對天洋食品廠工資待遇及個別職工不滿,為報復泄憤在餃子中投毒。呂月庭對投毒作案供認不諱。公安機關已提取到呂月庭作案用的注射器,並收集到大量的證人證言。」

戲劇性的是,當日本的毒餃子冤案被洗刷掉之後,日本記者不幹了,他們置疑:原臨時工作案後扔在陰溝裡的注射器,兩年後還能提取到、還能當證據?大量的證人證言為什麼兩年後才收集到?中共象得了腦癱一樣,不再接下文。

「英雄船長」詹其雄回國隨即遭軟禁

間諜船船長詹其雄被日本宣布扣押兩個10天,那就是到9月27日,日本才最後決定起訴不起訴他。但9月25日凌晨4點,被「保留處份」的詹其雄就乘中共政府安排的專機回到福州。

文匯報9月25日為此發表了文章「日方低頭中國船長凱旋」。

詹其雄真的凱旋了嗎?沒有。他隨即遭到單獨軟禁。到機場歡迎他的老婆和孩子都成了官方表演的托兒,而十萬火急給奶奶奔喪的事也和宇航船沒上天已經轉了31圈一樣,都只是革命的暫時需要。

據美國之音報導,詹其雄船長在中共外交部高級官員與福建省政府官員的簇擁和夜幕的掩護下抵達福州機場。他在機場貴賓室接受官方媒體短暫採訪時,用官樣語言盛讚「黨和政府以及人民的關懷,並聲稱會再去釣魚島捕魚」,隨後就被送往福州的一家療養院,沿途對所有境外媒體的詢問一概奉命不予答覆。

報導說,在官方車輛的護送下,詹其雄在清晨到達福州金雞山療養院,之後立即被送到後區的一棟樓房內,並與外界隔離。在場的保安人員對希望採訪他的記者們說,上面有規定不能讓新聞媒體接近他,也不能透露有關他的消息。

中共害怕從船長家屬與船員口裏說出什麼?

兩星期前,另外十四名船員在獲得日本當局釋放後,也由北京派專機接回福州,被安排在同一療養院。官方同樣將他們與外界隔離,不允許他們對外發表任何言論。

美國之音採訪了臺海兩岸的保釣人士,得知這艘船船員被釋放後,許多人很希望知道他們的狀況,希望表示慰問和支持,但都無法接觸到他們。

廈門的保釣人士李義強說,看到報導的第二天,他們就去了船長的家鄉探訪他的家人,想對他奶奶去世表示安慰之情,但被政府官員擋在門外。「人家(政府)都不歡迎我們去關心他。不是我們想關心人家就歡迎,人家其實是不願意的。當地的政府不歡迎嘛。我們想關心,政府也不會讓我們去關心。」「有些情況它不願意讓人家知道,很多負面的東西它不想曝光。」

臺灣中華保釣協會執行長黃錫麟說,他也曾多次試圖跟早前獲得釋放的14名船員接觸,但都沒有成功,「我們透過很多方式跟他們聯繫,都沒有辦法,完全沒有辦法!」

中共當局的解釋是,「安排船員和船長到療養院並與外界隔離是為了讓他們接受身體檢查」。那14個漁民根本就沒有離開過自己的漁船!難道每次漁船出海回來,漁民們都與外界隔離,接受身體檢查? 漁民們說,政府從來沒有這麼關心過他們。

中共害怕從詹其雄口裏說出什麼?


在回國的專機上,手捧鮮花的詹其雄神情明顯焦慮不安!

9月25日凌晨,在回國的專機上,手捧鮮花的詹其雄神情明顯焦慮不安,剛出機艙口,兩手笨拙的比畫著代表勝利的「V」形手勢,看的出來是現學現賣的,堪比劉姥姥進大觀園。在飛機場拍攝的一組高清小家庭「溫馨」圖中,從舉止、動作、表情可以感覺到這對夫妻、父子、母子之間的關係非常微妙。如此表現無親情的鏡頭,在電影裏是絕對通不過的。

9月27日,政府在新華網發表文章《外媒:中國船長詹其雄在日本拘留所中表現非凡》。在日本拘留所中表現「非凡」,怎麼回國反而變成狗熊了?

在日本被拘押了十幾天、回國又被隔離了2天半,福建「閩晉漁 5179號」漁船船長詹其雄,27日上午終於在官方規模浩大的歡迎陣勢下回家了。

新華網報導說,「27日上午9點,港阜村到處洋溢著喜慶的氣氛。家鄉群眾得知詹其雄將於今天回家的消息後,早早地自發趕到村口,迎接他的歸來。村民們搭起了十多個拱門,上面掛著『熱烈歡迎詹其雄船長平安歸來!』『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等橫幅」。

這種報導是典型的做賊心虛的黨文化,拱門都搭起了十多個,何必還說是「自發」去迎接呢?村民們不知道詹其雄要被政府關門訓教幾天,如何能在準確時間去呢?這種報導就不是愚弄讀者,而是中共拿自己當猴兒耍了。

讓人噴飯的還有「一碗太平面 溫馨一家情」


詹媽媽倒成了局外人!

報導說,9月27日,福建晉江市深滬鎮港滬村。當地鄉親熱情迎接他歸來,鄉親為平安歸來的詹其雄送上太平面。可是鏡頭裏,真正日夜為他擔心的媽媽坐的遠遠的,顯然是個被排擠到只能觀望的局外人。而那兩個能靠近詹船長的、能遞上一碗面的,能是「鄉親」嗎?

報導說:「親人捧上一碗太平面,詹其雄接過來,輕輕地吃了一口,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這只是文字。圖片上,詹其雄和那位主要「親人」,連同他親媽都沒露出久違的笑容。

據境外媒體報導說,詹其雄終於回家與親人團聚。可是面對大批大陸記者,經過訓教之後的詹船長守口如瓶,被記者問到心情如何,詹船長面無表情的回應,「高興,很高興」,此外再無其它回應。詹家也被公安圍的密密實實,未經許可不得進入。

據香港星島日報報導,詹其雄返鄉後一直沒有離開家門,看到媒體立即把門關上,不讓拍照。為免記者進入,詹家大門及2個後門都上鎖。屋內客廳一直有幾名便衣公安和當地宣傳部官員駐守。詹妻也不理會記者的提問。兒子詹德嘉放學回家吃午飯,一見記者立即跑進屋內。有村民27日晚與詹其雄泡茶至深夜,後透露說,「政府吩咐阿雄『不要多說』。」

讓閉嘴的詹媽媽氣的要尋死

不甘心空手而歸的記者隔窗問詹媽媽:「感覺兒子怎麼樣?」詹母說:「瘦了!」「他都跟你講了些什麼呀?」「他說要我不要跟你們亂講東西!」

報導說,詹母受訪時表示,兒子回來後,家人都不讓她跟記者接觸。不讓她接受記者訪問,也就是不許媽媽隨便對外實話實說。採訪詹母不到3分鐘,一名駐守在詹家的宣傳部官員便強行把窗戶關閉。詹其雄母親陳婉如憤怒道:「我氣到想死,我說的都不是壞話,為什麼不能說。」

有香港記者不滿當局做法,隔著窗戶批評中共官員「不尊重老人家」。香港回歸黨懷抱時間還不長,香港記者還不完全明晰在當局眼中,中國人都屬於「P」民,不分年齡性別。

日本政府以民為本,凸顯中共殘忍

在中共間諜船船長被扣後,中共6次召見日本駐華大使,進行了10多次外交「嚴正交涉」,網民戲稱日大使丹羽宇一郎是「應召男郎」。而4個日本人被扣,中共卻拒見這位「應召男郎」。

23日,4個被藤田建築公司派遣來中國的日本人被捕,他們是為一項清理二戰遺華化學武器的競標工程進行拍攝工作的。

隨後,日本立即決定提前釋放中共間諜船船長,以換取該4名日本公民的自由。

日本時事社報導,這4名日本人僅獲准和日本駐華使館人員會見過一次面。日本外相前原誠司召見了中共駐日大使程永華,要求定期會見4名仍被河北當局扣留的日本人。

文匯報9月25日為此發表了三篇文章,一篇是「日方低頭中國船長凱旋」,第二篇是「日在野黨轟政府外交失敗」,第三篇是「日方要求與被拘日人見面」。其實,這只是共產黨的思維邏輯。

日方保留處份,釋放詹其雄,並不是低頭,而是日本政府把國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這和中共前不久任由槍手殺害赴菲旅遊港人的殘忍和冷血,形成了鮮明的對照,讓中國人從中品味到什麼是「以民為本」,什麼樣的社會制度可以做到這一點。

日本媒體27日報導說,在中國,日方希望商討被中國扣押的4名日本公民的問題。中共外交部回絕了日本駐華大使的會見要求,日本《朝日新聞》北京記者形容,這是外交禮儀上極為少見的「異例」。

日一提有錄像,黨馬上喊「相互退讓」

9月28日早上,日本參院外交防衛委員會就撞船事件舉行閉門聽證會,並觀看了海上保安廳拍回的錄像。日本外相前原誠司在回答議員提問時稱,根據錄像,「中國漁船當時是改變了航道撞來的,如果是無心之失的話,相撞後理應將引擎『倒車』 離開日方巡邏船,但完全沒有這個跡象」。他指,由此可見,詹其雄是故意撞向日方巡邏船的。

連個勝利手勢都做不好的詹其雄,哪有那麼大膽子故意跑到釣魚島去衝撞日方巡邏船?

中共連詹奶奶出殯、綁架日本公司工作人員都想到了,單單沒想到在釣魚島海面上會有錄像!

一提有證據要公開,中共頓時就癱軟,黨馬上喊:「相互退讓!!!」

沒牙老太太用牙床子硬磨鐵蠶豆,直磨到滿嘴出血沫子,最後還得把鐵蠶豆吐出來,吃進去時什麼樣,吐出來時還是什麼樣。△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