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負責任的把中共腐蝕垮了(多圖)
 
戚思
 
2010-9-20
 

現在的年輕人被中共忽悠的不知什麼才是「純真」。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日日、時時的刊登這樣的新聞:誰又玩兒了別人的老婆,誰的女友又被別人玩兒,誰的爸爸奸淫了自己女兒多少年,誰的小叔子跟嫂子鬼混,誰的老棺材瓤子女婿的外孫女嫁給了這位岳父。歷史上誰跟誰亂過,甚至連明代宋代的人物都敢拿出來胡編。

看新華網,常常困惑,為何新華網編輯分分、秒秒都不肯放棄這種癮好,一聽亂淫就跟抽大麻一樣無法遏制的興奮?中共國的政府門戶網站是嫌社會還不夠臟不夠亂嗎,為何天天在那裏造謠生事、挑撥離間,讓每個家庭分裂、破裂?


葉一茜出書《釣到一條幸福魚》。
葉一茜近日推出自己的愛情傳記《釣到一條幸福魚》,丈夫田亮作序,稱她為好老婆。該書被讀者評論為「情感天地中難得一見的好書」。葉在北京為她的新書做簽售,很多人都去買書,並非常羨慕他們穩定的愛情生活。

過了一週多,9月5日,新華網出了一個《高清:昔日跳水王子田亮遭偷拍,與神秘美女車庫幽會》,圖片老大老大的,絕對比胡錦濤出來講話的圖片要大出好幾倍,其實圖片上只是田亮和一位年輕女性在車庫裏下車,而且並沒有關車庫門,否則如何「高清」的了呢?就在葉一茜和田亮成為男主外、女主內的幸福家庭樣板時,新華網公然造謠說田亮在偷腥、在背叛老婆。

葉一茜和田亮的夫妻恩愛,礙著黨哪個筋疼了?莫非夫妻倆都背著對方出去亂搞,「黨和國家」才睡的安穩?

萬里在《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中說:60年了,我們黨說把國家的「治亂」系於一身。過去那麼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於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


中共的指導思想三呆婊!
真的是這樣,1989年5月上臺的「三呆婊」江澤民自己折騰,玩別人老婆,花的卻是國庫的銀子。江的二奶們基本都是公開的,例如,管教育的國務委員陳至立,深圳原市委書記黃麗滿,CCTV的新聞主播「一姐」李瑞英,到澳洲悉尼去走調兒的少將宋祖英,江利用職權把她們的丈夫都擺平了、並帶壞了整個官場上的人。全國「人大」會議時,江坐在主席臺上,明知道自己置身於世界各大媒體的攝影機鏡頭中,卻轉著圈兒的死死盯住來倒水的女服務員,恨不得把她們吞進去。這些舉動不但成為世界級醜聞,而且在教唆和墮落著整個黨和社會。

中共中央管宣傳口的李長春是江澤民提拔上去的,必然是一個淫亂好手。他每到一個新的地方就任,老同事就把控告他淫亂的信投到中央,說在本地區影響極壞。李長春一路頂著檢舉信,最後進了中共最高權力機構政治局常委會。而陳至立,一個上海研究所的負責人,因為和江鬼混,最後混到了國務委員,她治下的大學博導教授以奸淫換博士學位已經成為常態;江在電子工業部當部長時的普通女秘書黃麗滿,因為午休期間與江在辦公室裏鬼混,而提升到深圳市委書記,連廣東省委書記大小事都要向她請示匯報。新聞主播李瑞英和民歌手宋祖英在中南海撞車掐架的事,被警衛員泄露了出來。

難怪「三個代表」被稱作「三呆婊」。

9月19日,新華網又出了一個組圖《張藝謀鞏俐罕見的親密照曝光》,編輯評論說:「很是浪漫,還帶著那個年代的純真!讓人回味」。

那時張藝謀不但有老婆而且還有孩子!老婆肖華是在張藝謀最不得意的時候與他結婚的,他的這種不道德行為不但給自己家人帶來極大的精神創傷,而且鞏俐當時的男朋友也把她揍了一頓後兩人分手。

純真什麼、回味什麼?

後來,張藝謀離婚了,大家以為,這下他和鞏俐結婚總算是「有情人終成眷屬」。但是,直到今日,張藝謀也沒再結婚,但沒誤了「夜夜做新郎」。葉一茜認為「不以結婚為目地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不以結婚為前提的同居,同樣是耍流氓」。按照這個衡量標準,張藝謀是個玩弄女性的十足大流氓。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府門戶網站新華網時不時出一個組圖,說傍老江的宋祖英如何超可愛、超清純,如何從一個窮山村姑娘成為腰纏萬貫的少將富豪。於是,二奶宋祖英成了中共國眾多女性的「偶像」。

60年代,聽說香港那地方「 笑貧不笑娼」,感到匪夷所思。現在中國大陸,為了錢什麼都肯幹,女當雞、男當鴨,這只不過是其中的一種烈性傳染病,治都沒的治,止都止不了。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把這個社會的空氣變的清純,因為連「清純」這個詞都已經變的餿臭,「清純」「純真」的真實含義是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都不知道了。

共產黨為了怕國人指責他們的貪污腐敗,每天拼命出各色各樣的新聞腐蝕社會,教導民眾追求享樂、不擇手段的去拜金。現在,人幹壞事已經剎不住閘了,此時中共才知道是它把自己腐蝕垮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