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英首相官邸與中共官場有的瞧(多圖)
 
蕭良量
 
2010-9-26
 

英首相卡梅倫對剛出生女兒疼愛有加。
【人民報消息】本來只想說說發生在英首相官邸的幾個溫馨小故事,但畢竟咱是中國人,不能不聯想到自己國家發生的那些屬於「內幕」的事情,於是此文就成了內幕。

英國首相卡梅倫上任以來,有很多新聞衝擊人們的眼球和心靈,顛覆了很多對首相工作和生活狀態的老觀念。比如,卡梅倫還沒有搬入首相官邸時,是乘地鐵上班;今年8月小女兒出生,夫妻倆竟沒有買床,而是讓她睡在紙盒箱裏。當然倒不是故意的,而是5歲的大女兒臨時起意。但是女兒的臨時起意和父母平時的教育是絕對分不開的。

英首相的小女兒睡紙盒箱

英國首相卡梅倫的小女兒弗洛倫斯沒有按照預產期來到這個世界上,而是在卡梅倫夫婦在英格蘭西南部地區康沃爾度假時,於8月24日提前報到了,讓首相和妻子措手不及。當時,寶寶的小姐姐南希做了一個小紙盒箱,還把它弄的漂漂亮亮的,成為了妹妹的小床。

一個多月過去了,卡梅倫在接受英國《每日電訊報》採訪時表示:寶寶「現在還睡在那個紙盒箱裏」。這樣弗洛倫斯將來長大了之後就可以說「我是在唐寧街的一個紙盒箱裏長大的」。

要是在中共官場,新聞一出,說黨的一把手在度假地生了孩子,那回來時,住家門前各種各樣新奇昂貴的小嬰兒床就得堆成山,而且紅包也得匯成「紅色的海洋」。這不是胡扯,想當年江澤民當上海市委書記時,為了給八大老之一的李先念的私生子送生日蛋糕,竟在賓館門口紛紛揚揚的雪中站立了4個多小時。但在老牌英帝國主義國家,卻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這種對比的事很多,例如中共一直告訴百姓,自己是「以民為本」,但8月23日發生了港人在菲綁架案後,大陸網民貼帖子說:如果香港還沒有回歸,英帝國一定會把他們贖回來的。

首相父子情深感人肺腑

尚沉浸在女兒出生喜悅中的首相卡梅倫,不久就遭遇了父親突然去世的悲痛。

在接受採訪時,卡梅倫表示,父親去世前不久,他剛剛幫助父親完成了一件心願,那就是帶著父親參觀了首相鄉間別墅的美麗頂樓。如果是一個身體健康的人,這並不是什麼難以完成的事情,但卡梅倫的父親卻不同,他已經離不開輪椅了,而通向頂樓沒有電梯,只有樓梯。

對於中共官場上的人,哪怕是個七品芝麻縣官來說,沒有電梯也絕非難事。找人抬著輪椅,老爺子就順順當當、舒舒服服的上去了,連個汗珠子都不需要掉。而且好多人會把這看成自己被提拔的捷徑,說不定為了爭搶擡輪椅還幹起來了。

但是,在英帝國首相的鄉間別墅,卻發生了讓中國人感慨的父子情深一幕:

首相說,那一天,他推著父親的輪椅,「我下定決心讓他上到樓梯頂上,……那裏有一個非常美的房間,裏面有克倫威爾的劍還有其它的東西」,「他也想上去,沿著樓梯有一條繩子,他用力的拉著繩子,我用力的推輪椅,最後我們終於上去了,所以我與他的最後的記憶是非常美好的」。

要說明的是,首相官邸和首相的鄉間別墅等等,都不屬於卡梅倫本人,只是每屆當選的首相的臨時住所。所以,卡梅倫希望父親在有生之年可以享受到兒子當政期間的這一點兒特權── 參觀首相鄉間別墅的內部。

首相的父母親攜手一生影響後代

首相卡梅倫生長在一個道德倫理完整的家庭,他回憶自己的父親時說:「他擁有一個了不起的人生,他在和一個他愛了45年的女人在一起,還有朋友們。」


02年出生的長子伊凡患腦性癱瘓,09年去世。
再育有現年5歲的長女南希和3歲的兒子亞瑟,
這是過去一家5口出遊的留影。
首相的父母親攜手一生,使孩子們有樣學樣,卡梅倫和妻子薩曼莎互相忠實、彼此信任,使他們的下一代也生活在溫馨的家庭氛圍中。

談到剛出生不到一個月的寶寶弗洛倫斯時,卡梅倫欣喜的說,「非常好,很乖,吃飯和睡覺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在恰當的時間。她是一個讓人愉快的孩子。其他的孩子(5歲的姐姐南希和3歲的哥哥亞瑟)都喜歡她,都很喜歡逗她」。

當被問到他的家人是否已經適應了首相府的生活時,卡梅倫稱讚妻子道:「薩曼莎做的非常好,把那裏變成了一個家,讓人難以相信的那麼快,孩子們適應的也非常好」。

好爸爸和好丈夫卡梅倫接著說,「在辦公室樓上居住有些怪,但是它有好處,你可以更多的看到孩子們。午飯時間我可以上去、幫幫忙」。不過「我敢肯定,隨著工作壓力的增大,將來會變得更加難一些。」

中共國官場醜聞

毛澤東當政時,自己縱欲無度,卻出版《為人民服務》之類的書欺騙國人,老婆甚至要討好陪床的女人,才能偶爾見到毛一次,江青不敢聲張,也只能在中南海的庭院中暗自流淚。

據官方統計,50年代後期至60年代中期,城市居民離婚率為萬分之二,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中期為萬分之四。那時中共剛剛建政初期,存在人們記憶中的民族傳統和觀念還沒有完全褪去,道德還沒有被中共教唆到無法收拾。


秘書黃麗滿與部長江澤民通姦而升官。
1982年後,江澤民任電子工業部第一副部長、部長時,生活秘書黃麗滿就利用午飯時間幫助王冶坪超額完成「晚間任務」,江當政後,普通秘書黃麗滿很快連跳數級,升任深圳市委書記。

現任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原是1985年江調去上海之後才去電子工業部的一個秘書,因為對黃麗滿亦步亦趨,終於爬到深圳市長、市委書記的位子上,在江與胡鬥爭失利後,被胡調去湖北。

江當政期間,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李長春,因為巴結黃麗滿,2002年被江塞進政治局常委會,分工負責宣傳、意識形態,並且兼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主任。

李長春原是河南省委書記,在河南任職期間利用職權亂搞兩性關係,影響極壞,被江調到廣東後,還被河南省委繼續追告到中央。

2000年初,在廣東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協四套班子會議上,省委書記李長春居然說:「幹部離婚率很高,接到搞婚外情、生活腐化墮落的舉報很多,不要大驚小怪。廣東地理、生活、文化都有其特殊性。誰要離婚再婚,只要說明原因就照批,不要卡住。這方面思想認識要和境外接軌,要放的開。在生活意識領域有人愛打擦邊球,有本事你打,不要當作一件事來關注。」

李長春還說:「外國政壇上搞婚外情的做總統、當州長、任議員的好平常」。李長春不敢說,外國政壇上搞婚外情的被曝光後,他們立即得宣布辭職。

在民主國家裏,這些人不辭職也不行,他們是代表自己政黨來參政的,他們個人出了醜聞,會使所在政黨的名譽受損,下次大選時,可能失去民心,失去執政黨的地位,所以非同小可。

而中共是獨裁黨,非法執政了60年,還想永遠執政下去,所以中共的做法與世界並不接軌,中共為了表示自己是「偉光正」,在執政危機時揪出幾個過了氣的黨官,把他們的腐敗糜爛添油加醋的渲染一番,有「一」要說成「十」,為的是表明自己還有執政、執法能力。很滑稽、很腦殘。

中共官場離婚率名列世界第一位

2010年8月中旬,中共民政部披露:中國大陸城市離婚率平均超過38%。國務院研究室於7月10日調研報告中指:城市離婚率為45%,名列世界第一位。離婚率最高是官場,攙水後的統計為62.5%。保守數字:自去年至今年7月底,已有1220多名省級、地廳級高官申請離婚,其中,正省級7名、副省級55名,正部級9名、副部級44名。

官場離婚率最高前三名為:

冠軍──黨政、國家機關部門中高級幹部,特別是政法、公安系統;

亞軍──新聞界和文化、藝術界;

季軍──專業界。

地方官場離婚率高企的前十名,依次是:上海市、廣東省、浙江省、北京市、福建省、天津市、山東省、江蘇省、遼寧省、重慶市。

上海市委九名常委,僅兩名未查出婚外情,其餘七名常委均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被迫檢查、交代有生活腐化、婚外情史,包括現市長韓正、時任警備區司令員王文惠、時任市政法委書記、江的姨外甥吳志明。

卡梅倫的孝道與毛澤東的無情

首相卡梅倫接受採訪時說,父親的突然去世「非常具有悲劇性,發生的太快了」,卡梅倫雖然知道父親的健康每況愈下,但是父親的去世,對於他來說「那還是一個可怕的讓人震驚的事」。卡梅倫欣慰的說,能夠在父親最後彌留之時,「趕到那裏和他道別真的非常好」。

相比之下,毛澤東對待最最疼愛他的母親卻冷酷無情到了極點。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第一章裏,張戎談到毛的母親文七妹非常虔誠信佛,毛愛他母親的原因,是因為母親溫和寬容,從不訓斥他。而對於指摘他的父親,毛澤東一副無賴嘴臉、並以死威脅。在母親病重時,毛澤東對母親說要離開家,因為他不想看到母親臨終的樣子,希望在記憶中永遠保留母親「美好」的形像。心如刀攪的母親點頭答應了!在母親最需要孝子床前服侍的時候,毛離開了,走的那麼瀟灑和絕情,並且永遠沒再回頭……

張戎在「楊開慧之死」這一章節中,透露了楊開慧未發出的一封信,其中有一句寫道:「父愛是一個謎,他難道不思想他的孩子嗎?我搞不懂他」。

在妻子楊開慧帶著三個兒子為毛坐牢時,毛已經和「永新一枝花」賀子珍「結婚」了!而老婆賀子珍在蘇聯養病時,蘇共報紙刊登消息說:「毛澤東攜夫人江青出席會議」!

中共國的「紅太陽」毛澤東還算是個人嗎?!

執政者首先必須是個「人」

從英國《每日電訊報》近日對英首相的專訪報導中,我們看到的卡梅倫首先是一個人,一個忠實妻子的丈夫、一個疼愛但並不嬌縱孩子的父親;然後才是一位可以管理英國的首相。

人們無法想像,一個在外面偷雞摸狗、吃喝嫖賭的惡人,一個讓孩子炫耀揮霍民脂民膏之能力的父親,能管理好一個國家。

正因為此,得到政權後,毛澤東組織寫作班子,把自己在30、40年代出過的著作、文稿,也就是把寫過的所有文字、所有的歷史記載,全部抹掉,重新編寫,而不是改寫。

於是,正直的前人大委員長萬里出來了,輕輕一段話就把這篡改的歷史恢復到本來面目。

萬里說:我知道,90年代時,出過一本書,書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很快被查封了。我讓秘書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個週末的兩天,我全部看完了,我還找了一些專門研究那段歷史的專家來問了情況,他們告訴我,這本書裏收集的,全部是我們黨在三四十年代公開發表的社論、評論、聲明,沒有一份是偽造的。當時,我們黨向全中國人民做了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這些承諾的確吸引了無數志士仁人。那些犧牲的人就屬於這部分人。其實,那些承諾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許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個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修改掉了。我看到過一份文獻研究室送來的原稿與修改稿,當時讓我心裏震動很大。現在,我能公開說出二十多年前我腦袋裏就產生的疑問,這麼個修改法,那幾千萬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那是白紙黑字,確實推翻了當年我們黨的承諾。

有人說,如果毛澤東死在萬里後頭……,沒有「如果」,連萬里的長壽也是為了在中共垮臺前夕出來發表《談話》這一天安排的。△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