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還說過什麼》出書秘辛(視頻)
 
2010-1-18
 
【人民報消息】1月17日是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逝世五周年,北京再次風聲鶴唳,多位維權人士受到嚴密監管,禁止出席悼念趙紫陽的活動。但趙紫陽的老部下、前中共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最近卻成功頂住壓力,在香港臺灣同時出版了一本悼念趙紫陽的書籍,光看題目就已經很吸引人了,叫做《趙紫陽還說過什麼》。本臺記者最近專訪了作者杜導正,一起去聽聽他的故事。

「文革前我也很左,文革後我痛定思痛,改弦更張。」在深鎖的高墻下,被中共軟禁長達15年之久的中共最高領導人趙紫陽,一次次的向部下訴說著自己對中共專制體制的反思,以及對中共領導人的率真批評。

「中國不論搞什麼,首先要解決專制問題。」
「(民主政治)這條路非走不可。」
「主動改革,社會進步;被動改革,可能導致革命。」
「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是要堵住政治改革的嘴;是為一黨專政製造理論根據。 ”
「領導人現在為什麼說話、寫文章盡說空話?」

《趙紫陽還說過什麼》是趙紫陽的老部下杜導正依據20多年的日記整理而成,經過將近10年保密封存,在趙紫陽逝世五周年之際,於今年1月5日在香港臺灣同時面世。

86 歲的杜導正,官至中共新聞出版總署署長,六四時因支持趙紫陽反對鎮壓學運,被免職處分。1991年創辦以紀實為主的月刊《炎黃春秋》,但多次遭到江澤民派系整肅。去年六四前夕在香港出版的趙紫陽回憶錄《改革歷程》,就是在他和其他三位老人策劃下,先秘密錄音,後整理成書的。

杜導正新書主要記錄趙紫陽秘密錄音過程及《改革歷程》出版內幕,並首次披露了秘密錄音之外他和趙紫陽的30次秘密談話。杜導正形容,如果《改革歷程》是正本的話,那他的書可以看成是副本。

前中共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他(趙紫陽)正式搞回憶錄音是2000年。1992年到2000年中間是8年,這8年裏我們談話就很多,這些問題都已經涉及到了。他那個東西更正規、更嚴肅、更正式的東西,(我的)這個東西作為副本,作為民間讀本,也很有意思,而且我的東西它是口語話的,是記者筆下的東西,讀起來比他那個好讀。」

新書選擇在《改革歷程》出版後面世,也是費盡苦心。

前中共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我的棋是一步一步走的,先出版了趙紫陽的口述稿,後來叫做《改革歷程》。這本書,我的自序(一)2003年就編好了,2005年又編了一次,我寫自序(二),後來因為那個書出版後加上別的東西,我也86歲了,我希望在我離開這個世界以前能夠出版更好。」

出版前有關部門曾找他談話施壓,要他不要出版此書,但遭到他拒絕。

前中共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打過了招呼。大意就是,能不能不出或晚出?我嚴詞拒絕,這是個大是大非,因此本人一步不退,我一個字也不讓,我一定要出版。」
至今為止,有關趙紫陽的話題仍然是中共禁區,杜導正以這種方式表達對趙紫陽的無聲悼念。
前中共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軟禁了他那麼多年,到現在沒有一句平反的話,北京報刊趙紫陽三個字還是不能見報的,不能評價他,不能歌頌他,我《炎黃春秋》發了幾篇,中央有的部門就非常惱火,就懲罰我,這個很不高興,不對。我 反正對這段歷史負責,我對良心負責。」

新書還首次發表了四十多幅趙紫陽生前的珍貴相片,曾出版過《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一書的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相信,以杜導正和趙紫陽的密切關係,相信此書會有很高的史料價值。

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我想《改革歷程》也好,《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也好,都沒有把趙紫陽的東西都還沒有說盡,還有很多東西,那麼這本書就是另外一個角度另外一些資料的補充,所以我覺得非常有意義。」

書中記錄了趙紫陽十多年來的省思徹悟之論。蔡詠梅表示,趙紫陽在晚年時思想已經跳出了中共專制體制,轉向追求西方民主,相信他的言論對中共當權者是一個極大的衝擊。

香港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他對中國民主化的一些思考,中國轉型的思考,對中國專制的一些批判的話,那份量跟普通人、其他人說話的份量就不一樣了,他會對中共黨內的很多人,體制內掌握權力的人,會有很大的啟發、會衝擊。」

趙紫陽因六四下臺,江澤民成為六四鎮壓最大的受益者。書中也披露了不少趙紫陽對江澤民執政的批評,以及很多中共高層權鬥的內幕等。



(新唐人記者 梁珍 陳香雲 香港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