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最擲地有聲的一句話
 
2009-5-19
 
【人民報消息】作者陳破空日前在自由亞洲電臺發表《趙紫陽的良心》文章說,“六四”20周年前夕,根據趙紫陽生前秘密錄音,香港和美國兩地的出版社,隆重推出這位前中共總書記生前的最後回憶錄:《改革歷程》(英文名:“PrisoneroftheState”意為:《國家囚徒》),震撼海內外。

文章指出,“不想當一個對人民開槍的總書記”,這是趙紫陽錄音中,最擲地有聲的一句。這句話,發自趙紫陽的良心,出污泥而不染的良心,與鄧小平的境界,有若天壤之別。

趙紫陽顛覆中共領導群集體囈語

文章說,回憶中,趙紫陽比較了各國政治,他說:縱觀二十世紀以來的各種政治制度,君主專制、法西斯獨裁、軍人政變、無產階級專政,多已退出政治舞臺,唯獨議會民主制顯示了它的生命力。他進而指出:如果中國不實行議會民主制度,不推動新聞自由,就無法解決腐敗及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就不可能建立健康市場經濟和現代法治社會。

這番道理,對已經享有民主或正在追求民主的人們來說,明白無誤;但這番論述,出自一個深陷專制傳統的共產黨前總書記之口,仍然令人刮目。它直接顛覆了中共領導群“中國決不能搞西方民主”的集體囈語。

鄧小平利用中共竊取“總設計師”頭銜

“六四”之後,通過黨的喉舌,中共密集宣傳鄧小平為“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據知,這一提法,最早出自趙紫陽秘書鮑彤之口,應是趙對鄧的“禮數 ”)。但趙紫陽在最後的錄音中暗示:鄧小平僅僅是“支持經濟改革”,並非“總設計師”。趙舉例,諸如農村改革、以出口帶動增長的中國模式、“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說法,等等,都是他自己,趙紫陽,首先提出來的。

有人據此得出結論:“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應該是趙紫陽,而不是鄧小平。但在趙本人的錄音中,談到這些,卻毫無自我誇耀的口氣,僅有客觀而樸實的陳述。

事實上,很難設想,高齡的鄧小平,為中國的“改革開放”設計了什麼。且不說他那些怕腦袋而出的口號,諸如“讓少數人先富起來”、“摸著石頭過河”等,給中國留下何等後患;人們熟知的是,鄧熱衷打橋牌,是癮君子,沉溺其中,難以自拔;抱孫子,冬眠上海灘,夏遊北戴河,是鄧打發時間的主要形象。自恃大權在握的鄧小平,有的是逍遙遊。

負責黨政一線工作的,是胡耀邦和趙紫陽。尤其趙紫陽,涉及面更廣,當過總理,也當過總書記。在此之前,趙還曾先後主管沿海大省(廣東)和內地大省(四川)。而正是主政四川期間,趙紫陽,和主政安徽的萬里,率先試行農村“聯產承包責任制”,開農村改革之先河。短短幾年間,中國農民,由饑饉變溫飽。在中國,一度留下“要吃糧,找紫陽;要吃米,找萬里”的美談。農村經濟改革的成功,為中國全面經濟改革,奠下堅厚基石。

鄧小平“名言”還有鮮為人知的含義

文章指出,“ 六四”之後,中共當權者轉向集體保守、集體左傾,只有維持局面之人,沒有開創局面之人。並非他們認識到其中有什麼深理,而僅僅因為,黨內嚴酷形勢使然:鄧小平嚴厲叮囑於前:“絕不能變”;特殊利益集團虎視眈眈於側:“誰變誰下臺”;兩任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的悲劇下場昭示全黨:牢記既得利益,休要追求真理。

可以說,鄧小平一手製造的“六四”屠城,不僅嚇住了一般老百姓,也嚇住了中共高官:看吧,弄得不好,就是這等結果,血流成河!

於是,中共當權者,都不惜耗費巨大人力、物力、財力,防堵一切,哪怕那些根本不需要防堵的事情,諸如:居民抗議拆遷,民眾鳴冤上訪,豆腐渣或毒奶粉受害者的法律行動,等等。習慣性地防堵一切,不惜代價,為壯大軍隊、擴充警察、訓練特務,中共就不知花費了何等天價。

錄音中,趙紫陽證實,鄧小平談民主,“不過是空話。”這符合人們熟知的鄧小平本來面目。正是八九期間,鄧小平留下“名言”:“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穩定。”許多人已經認識到,這種提法,不是為了國家穩定,而是為了政權穩定;但鮮有人知道,這一 “名言”,還有另一層含義,事關鄧小平自私的個人願望:至少讓他自己安度晚年。“任我生前榮華富貴。我死後,哪管它洪水滔天!

趙紫陽留給中國的政治遺囑

文章最後說,趙明確提出,西方民主,議會制民主,是中國的必由之路。這,應是趙紫陽留給中國的政治遺囑。

軟禁中的談話,秘密錄音,敘述改革歷程和“六四”內幕,還有未知下落的文字材料,這一切,都是趙紫陽留給世人的珍貴遺產。趙的責任感,也在這裏表露無遺,對歷史負責,對民族負責,對世界負責。被軟禁16年的趙紫陽,做到了他力所能及的極限。

當權時,作為改革家的趙紫陽,是勇者,不屈不撓;下臺後,軟禁中的趙紫陽,依然是勇者,孤軍奮戰。生命不息,奮鬥不止。趙紫陽的良心,中國的良心。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