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高智晟律師的惦念
 
章天亮
 
2010-1-1
 
【人民報消息】年終歲尾,正是親朋好友間互致問候,送上祝福的時候。而我此時,卻格外掛念高智晟律師的安危。

自從高律師今年二月被綁架之後,便杳無音信。他的太太耿和帶著兒子天昱和女兒格格歷盡千辛萬苦流亡海外。語言和交通的障礙所造成的生活不便暫且不論,高律師的失蹤讓母女三人日日憂心如焚。

十六歲的格格在三年前被國安騷擾、羞辱,情緒起落不定,更在逃離中國前幾次試圖自殺。來美國之後,格格日夜盼望著父親的零星消息。聖誕節前,格格突然感到身體不適,並由此產生父親身遭不幸的不良預感。壓力之下,情緒失控,不得不住進醫院治療。五歲的天昱每天幾次到十幾次默默流淚。

耿和一方面為丈夫揪心,另一方面還要照顧兒女,本已心力交瘁。女兒住院則讓她的精神壓力達到了極限。在今日與朋友們通話時,耿和痛哭失聲,而竟然無人可以想出一句話來安慰這個無助的女人。

耿和是一個非常溫和、善良的人。她失去了在北京優越的生活、住房、汽車、存款以及自由;丈夫被酷刑毒打,受盡變態狂的折磨,身體受到極大的傷害;女兒產生心理疾病;自己流落異鄉,需要學習語言、養家糊口、拉扯兒女;每日像衝鋒打仗一樣奔波於學校和住處,時間緊張的以分鐘來計算和安排。而這些都沒有讓她有一絲的怨言。她依舊溫和地笑,依舊在今年法輪功被迫害十周年的集會上、在華盛頓DC的國會山前說“雖然高律師因三封公開信,而給他自己和給我和孩子帶來了如同法輪功弟子所受的迫害一樣,現在高律師還不知下落,但我們沒有後悔過,高律師說過,結束這個民族所受的災難,需要有高尚道德的人來擔當,法輪功弟子做到了,我們也要做到,別說還有神在呢,天意難違,神和我們並肩作戰,黎明肯定會來臨。”

唯其如此,我們就更看到中共的邪惡、變態,不僅對高律師用盡酷刑,對流亡海外、孤苦伶仃的耿和及孩子也要想盡辦法給他們製造痛苦。一年了,哪怕是一個簡單的問候,只要是高律師的聲音,對這母女三人都是極大的安慰。而這麼簡單、這麼輕而易舉的事情,邪惡的中共卻絕不做。

從根本上解決母女三人這些不幸的鑰匙,都在於高律師的安全和自由。這正是我們需進一步努力的。

我也正告那些能夠接觸到高律師的人:中共的垮臺已近在眼前,到那時,你們針對高律師的所作所為都將面臨審判和報應,未來的善報還是惡報都取決於你們現在的選擇。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