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已遭不测!高智晟曾以“唱红”维持生命(图)
 
李子木
 
2010年1月16日发表
 

高律师,你在哪里?!
【人民报消息】自从高律师2009年2月被绑架之后,便杳无音信。他的太太耿和带着儿子天昱和女儿格格历尽千辛万苦流亡海外。

十六岁的格格在三年前被国安骚扰、羞辱,情绪起落不定,更在逃离中国前几次试图自杀。来美国之后,格格日夜盼望着父亲的零星消息。2009年12月圣诞前夜,格格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并由此产生父亲身遭不幸的不良预感,情绪失控,住进医院治疗。五岁的天昱每天几次到十几次默默流泪。

高智晟八成已遭不测

随后,周永康把持的公安发出一个假消息,说「据公安内部消息,高智晟在中共的体制内失控了,高智晟老家的公安接到上面的命令,组织了20几个人在他的老家找人。」听到这个言语不通的「内部消息」,很多人都估计高智晟已遭不测,周永康不过是想推卸杀人责任而已。

近日,美联社又披露了一则消息,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受弟妹耿和委托,到北京找弟弟时被警察告知,高智晟已于2009年9月25日「迷了路,走丢了」。和去年12月制造的那个假「内部消息」是一脉相承。

高智晟妻子耿和得知这一消息后非常震惊,2010年1月14日晚,日夜盼望丈夫消息的耿和接受了希望之声电台记者的采访。

采访报道说,耿和表示,自己1月14日下午才获知高智晟「迷路」「走丢」的消息,她认为中共在高智晟失踪3个多月以后,通过一个警察的口给出的这个说法十分荒唐,也令她感到非常震惊。

耿和说:「高智晟律师是09年2月4日在陕北老家被北京市公安局、榆林市公安局警察和佳县的公安局警察三地的警察绑架走的,到今天已经一年的时间,一年以来我们全家人一直没有高智晟的任何消息,中共没有给我们家人任何交待,特别是我带着孩子逃到海外以后,我们娘仨度日如年,望穿双眼。唯一想知道的就是高智晟他在哪里?他是不是还活着。 今天我从网上才得知美联社的报导,中共警察说高智晟在去年9月25日迷路走丢了,这令我非常震惊。」

耿和认为,被中共作为重点监控对象,高智晟几年来从没离开过公安局的视线,而且是近距离的,高智晟的突然「迷路」「走丢」令她大惑不解。「听说过高智晟的人都知道,高智晟几年以来是中共的严密监视对象,没被抓之前,他出门是要中共警察的车跟着,被抓起来以后,也被中共作为头号的监控对像对他进行残酷的迫害,高智晟几年来从没有离开过中共警察及便衣的视线。」

耿和情绪激动的说:「如果中共说高律师他丢失了,那必须解释丢失前他们对他做了什么?丢失后他们又做了什么?事情的经过和细节是什么?高律师他又不是两岁的孩子,他又不是个智障人士,他又不是没有嘴巴,怎么能丢失?我们初到美国,我们语言都不会,我们也没丢失呀! 所以中共必须回答这个问题。」「他怎么可能走失呢?他怎么可能迷路呢?他干什么去了迷路的?在什么地方迷路的?中共怎么知道高智晟是迷路了,而不是别的什么呢?迷路走丢后,在什么地方走丢的?根据什么判断是走丢的?既然9月25日就走丢了,到现在也已经4个月了,为什么不向家属做任何的交待,甚至通知?有这样的事实存在么?如何来解释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简直就是一个流氓政权。」

作为妻子,耿和对高智晟的了解超过任何人,她说:「作为妻子,我了解高智晟,他手无分文,甚至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如果按照中共的说法,高智晟走丢了,那高智晟该如何生存?如果高律师他摆脱了中共的监控,他怎么可能四个月一点消息都不给我呢?不给家人呢?」


耿和及儿女离开中国后的照片。
耿和称高智晟是自己的精神世界,如今高智晟生死未卜也把她的一家人拖入了苦难。「我们娘仨啊不像高智晟,高智晟他有广阔辽远的思想境界,他在最苦最难的时候他都不觉得,我的精神世界呢,真的,只有高智晟。所以,高智晟他这一年杳无音信,真正的使我们娘仨落入了一种无边的黑暗,这种苦就感觉每天都是让你有一种苦胆的那种苦,天天让你尝这种苦。」

对耿和来说,希望和失望在每天日出日落的煎熬中度过。「每一天我们是迎着太阳,迎着希望起来的一天,一天的盼望,每天晚上就是一天的失落,就是这么一天一天的盼,盼了将近11个月。11个月来,就得到了这么一个震惊的消息,所以,我也不能给两个孩子讲。有高智晟的消息,有高智晟人在,一切对我来说都没有困难。」

肝胆俱裂的性酷刑

在2009年初,高智晟曾经把在2007年遭性酷刑的过程以《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为题曝光了出来。有的网站以《肝胆俱裂!看了就知道!中共不亡 是无天理!》迅速转载。

抄录其中一段:「你丫的听着,今天几位大爷不要别的,就要你生不如死,高智晟我也实话告诉你,现在已不再是你和政府之间的事啦,现在他妈的已经完全变成个人之间的事啦,你丫的低头看一看,现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没有,呆会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你他妈一会就会明白这水从那里来 」。王姓头目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开始电击我的脸部和上身。『来,给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数小时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身体抖动的非常剧烈,清楚地感到抖动的四肢溅起的水花。这是我在几小时里流出的汗水,我这时才明白『呆会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之意。」

「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这是人吗?这让人很容易联想到薄熙来任期内的一件事,事情发生在2002年4月9日,一位三十多岁修炼法轮功的漂亮女教师被活摘器官,证人在现场担任警卫。证人说:「在这之前,她受过的羞辱更大。我们的民警有不少就是变态的那种,给她进行,用钳子、用窥视器,都是不知道哪来的仪器…反正我都亲眼所见,我当时没照照片就是遗憾,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对她进行强暴……,太多了!」

高智晟的证词和担任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警卫的证词都说明那些顶着「人民警察」头衔的警官和警察从思想到行为都已经是地狱里的鬼了。

「打黑除恶」的真实内容

高智晟写道:新进来者开口说话了:「高智晟,耳朵现在还能听到吧?算你点背,这帮人都是长年打黑除恶的,出手狠着呢。这是这次上面专门精心给你挑选的……」。从高智晟的遭遇就可以知道薄熙来、王立军的「打黑除恶」的真实内容是什么。

高智晟回忆道:电警棍塞进嘴里后并没有用电击我。正不知所故,王姓头目发话:「高智晟,知道为什么没废掉丫的嘴吗?今晚上几位大爷得让你说上一晚上。甭跟大爷们扯别的,就说你搞女人的事。说没有不行,说少了不行,说的不详细也不行,说得越详细越好,几位大爷就好这个。大爷们吃饱喝足了,白天也睡够了,你就开始讲吧」。「操你妈,你丫的怎么不说呀,丫的欠揍,哥几个上,王头目大叫」。大约三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毫无尊严的满地打滚。十几分钟后,我浑身痉挛抖动无法停下来。我的确求了饶:「不是不说,是没有 」,我的声音变的很吓人。「哥几个,怎么搞的呀,伺候了几天怎么把丫的伺候傻了?给丫的捅捅『灯』(生殖器),看丫的说不说」。接着,我被架着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

在那里,人的的语言,人类的感情没有了丝毫力量。最后我编了先后与四名女子「私通 」,并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详细」描述了与这些女人「发生性关系」的过程。直到天亮,我被抓着手在这样的笔录上签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内让丫的变成臭狗屎。这事整出去,你身边的那些人会像饿狗碰了一嘴新鲜屎一样高兴的!」王头目大声说。

对待人权律师高智晟是这样,体制内有头有脸的人被中共打倒时也是个个面临「让丫的变成臭狗屎」。罗干在位时曾下令陕西省委迫害70多岁的胡耀邦秘书林牧,罗干说:「你们不要去抓他的政治问题,如果抓他的政治问题,国际上就要造反。你们就捏造他有经济问题,制造男女关系的绯闻。」中共就好这一口儿,咬烂模特乳头的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连重庆前司法局长文强的弟媳都给捏造有16个情夫。

高智晟以「唱红」维持生命

薄熙来的「打黑」打手是什么东西,在高智晟律师的文章中已经明了了。至于薄熙来的「唱红」,也不是他的新发明,高智晟描述自己在2007年被绑架期间是如何以「唱红」来维持生命的。他写道:「每至饿致眼冒金星时,他们会拿出馒头来。每唱一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即可得一个馒头。我当时的心理底线是除非万不得已即设法活下去。死对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太过于残酷,但绝不玷污灵魄。在那样野蛮的氛围里,人性,人的尊严是毫无力量的。如果你不唱,你不但会被饥饿折磨,而且他们会无休止的折磨你。」

那些随着薄熙来在重庆津津乐道「大唱红色歌曲」的人,你们看到高智晟的描述,会不会毛骨悚然,会不会明白薄熙来的险恶用心?

活见人死见尸 耿和跟中共要人

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中,高智晟写道:这时又有人走进来的声音,「甭他妈的跟他练嘴,给丫的来实在的」,我听出来者是王姓头目,「高智晟,你这几位大爷给你准备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给你伺候了三道,大爷我就不爱罗嗦,后面还要让你丫的吃屎喝尿,还要拿签子捅丫的『灯』(后来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丫的尸体都找不着。……」

耿和表示,对她来说最紧迫的就是要知道高智晟的下落,「人是中共警察抓走的,高智晟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到底对高智晟做了些什么?中共你必须给家属一个彻底的交待。我今天就是跟你中共要人。高智晟就在你们手里。你还我的先生,还我的高智晟!」

最后,让我们用人权律师高智晟的揭露文章结尾:「在这五十多天中间,还发生了一些为人类政府记录史所不耻的肮脏过程,更能使人们看到,今天共产党的领导人,为了保卫非法的垄断权力,在反人性的恶行方面会走得多远!」「在每次的折磨我的过程中,他们都会反复威胁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把这次的经历说出去,下次就会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大个子每一次都抓住我的头发告诉我:『把这次的事说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几位大爷随时找你败火』。这样的警告不知被重复了多少次。这些东西的心里也清楚,这样的残忍暴行并不十分『伟大光荣正确』。」

高智晟最后说,「我还想再说一句不太讨人欢颜的话,即我想提醒今天共产党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共产党对国内人民愈发蛮横及冷酷的十足底气,是被我们和你们一同给惯出来的。」

如此,我们就应该顺应天理、同心协力,让把中国变成炼狱的中共早日灭亡。△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40,09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