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窮的光剩下錢了(圖)
 
黃天辰
 
2009-12-30
 
【人民報消息】中國鬧薩斯那會兒,有次跟大學同學通話。同學在北京開公司,家有嬌妻和驕兒,日子一向過得不錯。問他近況,他來了這麼一句:“不怎麼樣,我發現我現在非常、非常窮,窮的光剩下錢了。”此外他還談了很多、很多。

這些年來,同學的話一直梗在心裏,無法釋懷。在當今傳統文化和道德觀念幾乎全面崩潰的社會裏,同學能有這樣看法,並非突發的奇想。

鬥狠狂砸寶馬 孩子兩頭挨耳光

這兩天讀到網上一條消息,成都一個四歲男孩不小心把一輛寶馬用玩具劃傷,被寶馬司機打了一記耳光,小孩到奶奶那裏哭訴。穿著體面的徐老太馬上撥電話召來小孩父親。

那位父親立即帶著自己公司6輛奔馳600趕到現場,當場將寶馬用180萬買下。父親對小孩說:“兒子,看叔叔們把這輛車砸爛了耍。” 然後叫手下人將寶馬狂砸了個稀爛。之後向目瞪口呆的司機索賠100萬打小孩耳光錢。司機嚇得求饒,待叫來真正的寶馬車主一看,原來是同行兼熟人。




因鬥狠被砸爛的寶馬。(網絡圖片)

事情大概私了完事,如果那兩輛車主不是熟人怎麼辦呢?

這件事說起來,那個4歲孩子是真正的犧牲品。開寶馬的司機——一個大男人能對4歲小孩扇耳光,而當父親的又以更激烈的砸爛寶馬行為來教育兒子。實際上,這孩子是挨了兩面的耳光。

一個耳光是司機叔叔打來的,這還是明面上的耳光。而另一個耳光,則是他的爸爸、甚至也包括奶奶在內打來的,是暗藏的耳光。可這一耳光比前一個耳光更狠、更響、更惡,更能將幼小的心靈揉碎,把人性中善良的一面徹底打爛了。這樣環境下長大的孩子,能不可憐嗎?

放棄傳統文化給中國帶來的災難

中國人以前是這樣嗎?在傳統文化中,儒家講愛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佛家講與人為善,道家講順其自然。幾千年來中國就是禮儀之邦。家喻戶曉的《三字經》中,就是教導兒童,讓孩子從小就熟習不同場合的各種禮節,以及在日常衣食住行、待人接物等方面的禮儀規範。行為合於禮,是有修養的表現,反之則不能登大雅之堂。

中共黨文化中有進化論的弱肉強食部份,用一種非正常思維來解決事情,利用強勢壓人,氣勢上勝過對方,掌握“主動權”,強制對方按自己的意願行事。沒有提倡對個體的尊重。體現在言語上就是帶有鬥的意識,語氣帶有質問、反問和挑釁的意味,說出的話刺人。不講道理,無理辯三分。說話髒字連篇,舉止粗魯專橫,遇到糾紛或不順心的事大發脾氣,惡語相向,缺乏基本社交修養。

“我是流氓我怕誰”,這就是中共幾十年流氓治國的惡果──國家流氓化。伴隨著中國經濟的虛假繁榮,是整個社會道德的全面下滑。當善良百姓被中共教唆成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道德敗壞,什麼壞事都敢做,滿嘴謊言,行為低下時,其惡果相當可怕。這樣的民族如何能在世界上“崛起”?

頻發的天災人禍,悄悄肆虐的甲流,不該引起人們的重視和思考嗎?

那次和同學的通話,聊了很久,除了上述他提到“窮的只剩下錢”之外,印象更深的還是他當時的語氣,是一種從未聽過的絕望。同學的太太在醫院裏工作,也許知道一些薩斯病情的內幕。

“你不在北京不知道,薩斯有多恐怖。我這輩子從未對什麼害怕過,但我現在真的很害怕。”記得他是這麼說的。

《九評共產黨》為中華民族帶來希望

五年前《九評共產黨》問世,給中國人帶了希望。因為不管社會道德下滑得多快,在中國人內心深處,依然埋藏著中華民族優良傳統的種子。當人們從內心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拋棄了中共,人們內心善良的種子又開始重新發芽。

這點從網友對當今社會一些現象的評論中,就可以明顯看出,有正義感、同情心、有良知的人越來越多。這種現象和不斷增加的三退人數呈現出了正比。

如果全社會的人都看清了中共,放棄被黨文化扭曲的思維方式,中國人就不用再害怕了。一個正常、健康的社會,一個遵循傳統道德倫理的社會,一定會遠離天災人禍。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