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穷的光剩下钱了(图)
 
黄天辰
 
2009-12-30
 
【人民报消息】中国闹萨斯那会儿,有次跟大学同学通话。同学在北京开公司,家有娇妻和骄儿,日子一向过得不错。问他近况,他来了这么一句:“不怎么样,我发现我现在非常、非常穷,穷的光剩下钱了。”此外他还谈了很多、很多。

这些年来,同学的话一直梗在心里,无法释怀。在当今传统文化和道德观念几乎全面崩溃的社会里,同学能有这样看法,并非突发的奇想。

斗狠狂砸宝马 孩子两头挨耳光

这两天读到网上一条消息,成都一个四岁男孩不小心把一辆宝马用玩具划伤,被宝马司机打了一记耳光,小孩到奶奶那里哭诉。穿着体面的徐老太马上拨电话召来小孩父亲。

那位父亲立即带着自己公司6辆奔驰600赶到现场,当场将宝马用180万买下。父亲对小孩说:“儿子,看叔叔们把这辆车砸烂了耍。” 然后叫手下人将宝马狂砸了个稀烂。之后向目瞪口呆的司机索赔100万打小孩耳光钱。司机吓得求饶,待叫来真正的宝马车主一看,原来是同行兼熟人。




因斗狠被砸烂的宝马。(网络图片)

事情大概私了完事,如果那两辆车主不是熟人怎么办呢?

这件事说起来,那个4岁孩子是真正的牺牲品。开宝马的司机——一个大男人能对4岁小孩扇耳光,而当父亲的又以更激烈的砸烂宝马行为来教育儿子。实际上,这孩子是挨了两面的耳光。

一个耳光是司机叔叔打来的,这还是明面上的耳光。而另一个耳光,则是他的爸爸、甚至也包括奶奶在内打来的,是暗藏的耳光。可这一耳光比前一个耳光更狠、更响、更恶,更能将幼小的心灵揉碎,把人性中善良的一面彻底打烂了。这样环境下长大的孩子,能不可怜吗?

放弃传统文化给中国带来的灾难

中国人以前是这样吗?在传统文化中,儒家讲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佛家讲与人为善,道家讲顺其自然。几千年来中国就是礼仪之邦。家喻户晓的《三字经》中,就是教导儿童,让孩子从小就熟习不同场合的各种礼节,以及在日常衣食住行、待人接物等方面的礼仪规范。行为合于礼,是有修养的表现,反之则不能登大雅之堂。

中共党文化中有进化论的弱肉强食部份,用一种非正常思维来解决事情,利用强势压人,气势上胜过对方,掌握“主动权”,强制对方按自己的意愿行事。没有提倡对个体的尊重。体现在言语上就是带有斗的意识,语气带有质问、反问和挑衅的意味,说出的话刺人。不讲道理,无理辩三分。说话脏字连篇,举止粗鲁专横,遇到纠纷或不顺心的事大发脾气,恶语相向,缺乏基本社交修养。

“我是流氓我怕谁”,这就是中共几十年流氓治国的恶果──国家流氓化。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虚假繁荣,是整个社会道德的全面下滑。当善良百姓被中共教唆成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道德败坏,什么坏事都敢做,满嘴谎言,行为低下时,其恶果相当可怕。这样的民族如何能在世界上“崛起”?

频发的天灾人祸,悄悄肆虐的甲流,不该引起人们的重视和思考吗?

那次和同学的通话,聊了很久,除了上述他提到“穷的只剩下钱”之外,印象更深的还是他当时的语气,是一种从未听过的绝望。同学的太太在医院里工作,也许知道一些萨斯病情的内幕。

“你不在北京不知道,萨斯有多恐怖。我这辈子从未对什么害怕过,但我现在真的很害怕。”记得他是这么说的。

《九评共产党》为中华民族带来希望

五年前《九评共产党》问世,给中国人带了希望。因为不管社会道德下滑得多快,在中国人内心深处,依然埋藏着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的种子。当人们从内心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抛弃了中共,人们内心善良的种子又开始重新发芽。

这点从网友对当今社会一些现象的评论中,就可以明显看出,有正义感、同情心、有良知的人越来越多。这种现象和不断增加的三退人数呈现出了正比。

如果全社会的人都看清了中共,放弃被党文化扭曲的思维方式,中国人就不用再害怕了。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一个遵循传统道德伦理的社会,一定会远离天灾人祸。

 
分享:
 
文章二维码: